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ハニーミルクはお好みで

*你没有看错,这不是es同人(。

*我流联动,懂的人懂(……

*不是我说,我觉得乐园和蜂蜜牛奶真的很,很,我流(你什么流

*因为box发售和一些不可告人的交易(……)突然重新燃起了对硅素的爱,希望他们结婚的人真的有很多请总一现在就结婚。







契机只不是无聊的报复心。


随着快乐的门铃声,进门的却是连站都站不稳的幼驯染。

总士踉踉跄跄地走到床边的沙发坐下,眼镜都不脱就这么倒在了桌上。店内现在只有在做晚饭准备的一骑,即使心里十分不快(单方面的),他拿围裙胡乱地擦了擦手站在了桌边。

“总士。”趴在桌上的尸体勉强动了一下。

“要不要回去睡?”摇了摇头。

“那吃点什么吗?”点了点头。

“喝东西吗?”点了点头。

看这个样子通宵三天肯定是有的,一骑只能稍微撑起他的头,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拿下来不会压到他的鼻梁,作业中途还被大型猫科动物用鼻子蹭了蹭手心。

总士在通宵作业过后总会随着本能来到乐园讨饭吃,为了提神醒脑会要求一杯咖啡,一次两次后便成了一种惯例。餐前咖啡会直接刺激到由于饮食不规律造成的脆弱的胃粘膜,一骑第一次瞒着他偷偷放了些蜂蜜和牛奶意外地没被发现并长期这么干了。

当一骑打开咖啡机的开关,另一只手熟练地从柜子里摸出蜂蜜和牛奶的罐子时,他盯着咖啡机边上摆着的两个罐子,有些暴躁地关上开关拿出了奶锅。

总士不爱吃甜的,一骑是知道的。

温热的牛奶在奶锅里滋滋地煮了几分钟后从锅内腾进杯子中,放进两勺蜂蜜然后将蜂蜜与牛奶非常用力地混匀。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不满,只是因为昨天的定期检查过后顺路去研究室准备远远地看一眼幼驯染的身影,顺利的话还能将他抓去吃个午饭。然后不顺利地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幼驯染和同一个研究室的女孩子抱在了一起。

女孩子化着对这个孤岛来说过于艳丽精致的妆,白大褂下穿着现在流行的连衣裙和高跟鞋(应该是吧,虽然也是只在岛上流行的),在问总士问题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扑在他的怀里。她的假装过于明显,就连一骑都看得出来她在假装头晕站不稳太过做作,明明心里明白那只是个意外却还是抑制不住黑暗情绪的泡泡卟滋卟滋地想上蹿,事后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太过于幼稚。

反正每天喝咖啡对胃不好,偶尔也要减少咖啡的量吧。一骑将自己的恶作剧正当化,反正都是总士的错,将对总士的不满混进了蜂蜜牛奶中,一杯包含着诅咒和怨恨的蜂蜜牛奶就这么做好了。

“总士,总士。”他轻轻拍了拍尸体的肩膀,等总士缓缓地做了起来后将杯子递到他手中。

总士只是顺从地接过了杯子,眼睛甚至困得睁不开,没有闻到咖啡的香味也没有质疑,一手握着杯子的柄,另一手包着一骑握在杯子上的手将嘴巴对着杯子口。

事实上在总士将嘴唇靠上去的时候一骑就后悔了,本来想拉着杯子离开总士,却因为一瞬间的由于错失了那个机会,总士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喝下了包含着别扭与迁怒的,对于总士来说过于甜腻的蜂蜜牛奶。

当一骑准备抽回手后好好道歉时却被抓住了手。

“一骑。”

“对、对不……”

“这是,什么啊。”

眼前是一双像小孩子一样,亮晶晶的双眼。


总士喜欢蜂蜜牛奶是少数人才会知道的最高机密,并且发现这个最高机密的第一人还是由于非常无聊的动机。

将全脂牛奶放入奶锅中,让牛奶慢慢贴近人体的温度后盛入杯中,加入两勺蜂蜜后,最后加入母亲特制的咒语——在自己还小时,父亲教给他的母亲的咒语,最后用勺子搅拌均匀以后端给外面那个人。

“你不是不喜欢甜的东西吗。”一骑坐在总士对面,看着与那一天状态无异的总士正握着自己的一手慢慢地喝着一骑特制的蜂蜜牛奶。

“不是不喜欢,只是太甜的吃了会头痛。”总士含着杯子含糊不清地讲着。

“但是这杯牛奶很暖和。”他将杯子放到桌上,比一骑还大的手将一骑的手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拉到唇边依次亲吻他的指根。

“甜得恰到好处又很温柔,”先是拇指和食指的指根。

“喝下去以后胃都暖起来了,”亲吻过中指后跳过无名指,亲吻了小指的指根和指尖。

“到最后有种全身都被满足了的感觉,”用嘴唇含住了无名指的指根。

“我很想你,一骑。”最后在手心落下了亲吻。

他从自己的指缝中间看到了总士鸢灰色的眼睛,仿佛被融化在蜂蜜中一样温柔。

笨蛋。总士大笨蛋。

他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牢牢握住,总士的睫毛刺激着指尖让一骑忍不住想躲开,最后只能尴尬地撇开脸。

总士。明明只是40度左右的牛奶为什么手这么烫脸也这么烫。

总士。明明也就没见几天你为什么能说出这么让人害羞的话啊。

总士。明明就不是抱着很干净很漂亮的心情做出来的东西。

总士。为什么你……

红音曾经教给丈夫,将来教一骑做饭时,为了防止他乱洒调味料,要吃自己做的饭的人的名字字数来抖调味瓶。

总士。他将总士的名字,随着砂糖的瓶子落下,一起融进了这杯牛奶里。

总士。

“我……”一骑一副快出哭的表情,红着脸,将自己的心情笨拙地告诉了总士。

融进蜂蜜里的眼睛像个小孩子一样闪闪发亮,然后填满了一骑的世界。



“一骑……?”

房门外突然传来了小孩子微弱的声音,一骑连忙合上了正在看的书打开房门。房门前站着一个刚到一骑腰部的小男孩,柔软的长发,鸢灰色的眼睛,没有一丝伤痕的白净可爱的脸。

“怎么了睡不着吗?”一骑连忙蹲下,像对待艺术品一样温柔又小心地摸着他的头。

“一骑、一骑……”

小孩子刚睡醒,有些口吃不清,弱弱地一直重复一骑的名字。不是爸爸,不是叔叔,只是一骑。

他将小孩子楼进胸口,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背。总士有时候会做梦,醒来以后梦的内容一点都想不起来,只能一个劲地扒着一骑的睡衣却又不肯哭出来。

“我在,我在这里。”

当怀中的孩子终于平静了下来,一骑握着总士的肩膀,看着他的脸。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孩强撑着睡意,眼睛里都是期待。

他不由得苦笑,“要喝牛奶吗?”

总士大大地点了头,啪嗒啪嗒地跑到客厅乖乖地坐好,一边念着不能睡着,不能睡着死命地盯着一骑的背影。一骑拿出冰箱里的牛奶倒进奶锅中,然后拿出了蜂蜜和砂糖的调味瓶。

还有一小会,还有一小会就有最喜欢的一骑的味道了。小孩子的眼睛闪闪发亮,然后接受了那声温柔的祝福。



评论
热度(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