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关于返礼祭(2016&2017)羽风薰小论文

关于返礼祭(2016&2017)羽风薰小论文:

(特别是2016返礼祭有的地方找不太到时间点,就按照理解随便插进去了(。

(以及我发现这次虽然是三星但是剧情值得深挖的地方很多,也可能是因为有去年的铺垫)

(总之喜欢上你真的太好了。别说了,我爱你。)

(全文一共3400字,非常长,在全世界人都在吹流星队的时候我要把羽风薰吹上天。)

(CP脑发言有)



·不习惯和别人靠的太近,所以在奏汰叫他昵称的时候说希望奏汰可以叫他的名字。虽然是自己自作自受的,但是和别人保持距离的时候总会觉得很复杂,包括家人在内也没有怎么被直呼其名过。但是尽量让和自己玩的女孩子们直接叫名字。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考虑起身边管理了。

·在飒马失踪的时候考虑起要为他做点像前辈的事情,因为到最后都一直吊儿郎当的没有做过什么像前辈的事。担心飒马只有一个人清理水槽会很累吧,在海洋生物部有新入成员之前,作为OB还是会厚颜无耻地跑过来帮忙的。

·和千秋讨论毕业以后要做什么的问题的时候,说如果不能像守沢那样实现梦想获得幸福的话只能像我这样只剩下绝望了。(感觉还是有坑?)

·一应有准备认真地成为偶像了,也获得了父亲和哥哥的同意,姐姐表示会全面支援作为偶像的工作,只是如果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还是没有起色的话就必须放弃成为偶像回家继承家业。(羽風さんちの家業を継げ,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

·但是反过来说家里人为了薰以后的未来准备好了两条路?薰自己也说了是多余的关心,说自己还在反抗期。因为自己是有相当的觉悟才成为了偶像所以不希望家里人给自己铺后路让自己有犹豫的余地。

·因为觉得自己不一定走得下去所以邀请了同队的朔间零和自己组组合。(结婚吧)

·看起来知道奏汰家里的事情。

·返礼祭三年级没事情做所以在咖啡厅里和千秋奏汰玩词语接龙进行营业妨碍(没有)对比千秋和奏汰犹豫不知道接什么词薰基本上是秒答,而且说出来的词都很有文化很哦洒落(ギンガムチェック、鹿威し)

·飒马还在玩失踪,奏汰问薰知不知道一点什么。薰说我可是被那孩子当成蛇蝎那样的讨厌啊,但是还是给飒马打了几百万个电话,被飒马骂了你好吵啊甚至被拉黑了,(可能是因为女孩子吧)要电话号码很得意,不过证明了飒马还好好的活着啊!一边高兴着好孩子第一次到了反抗期,一边担心起了被朔间零使坏的自家二年生,想去关心一下但是又拿捏不好分寸。

·只有对千秋和泉才使用爱称称呼的,对敬人就是乖乖地叫莲巳君(所以你三到底做了什么关系变得这么好,在意)

·朔间零要找他商量デッドマンズ的事情所以先回学校了。这里有一句,好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都到现在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是指死男人都解散这么久了事到如今了还要搞事情吗?还是还有别的坑?(个人的思考是薰在二年级的时候曾经和死男人有些接点,所以UNDEAD过去篇呢日日日????)

·之前也说过了会适当和人保持距离,只是喜欢被女孩子追捧的感觉,要是被对方当真了的话也会吓得后退再保持一定的距离。身边整理的时候就算被打得快哭出来了还是会因为啊这是自己的错所以就这么接受了。(自我评价有时候相当的低)

·在阿多尼斯不理解薰身边整理的原因是因为想要认真地当偶像的时候觉得他是不是快跳河自杀了,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无拘无束的自由人。(我曾经也猜想过他会不会一毕业就去乖乖上大学了,事实上在八月的石油王卡池里他确实也有过这种想法)

·打扫了被晃牙他们弄得一团乱的轻音部室了,虽然后面有说自己是优良物件问安子要不要和自己结婚,但是在说要扫除的时候是说意外的喜欢打扫而不是因为要给安子表现。四月的时候只会嫌麻烦跑掉吧。

·本来朔间零真的打算随便找个什么古堡就这么隐居起来了,也不打算参加返礼祭让二年级的自己去闹(朔间零不懂人心),可以说没有薰那个时候邀请朔间零毕业以后一起组组合的话他可能真的会人间蒸发。

·朔间零是被敬人强行拉上死人的舞台的,但是薰为什么也参加了临时死人就比较迷,到底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还是敬人或者零提出来的要不要一起像高中生一样大闹一场。虽然我个人觉得要是是被拉的话一定是敬人拉的(朔间零不懂人心(第二次)

·返礼祭上半场开始前找过奏汰,想让奏汰一起去帮飒马的忙。(因为红月三年级已经把自家老大拐走了,飒马只能一个人孤零零上台,前面说过想为飒马做一些前辈能做的事情,所以在死人舞台开演前后的空闲阶段去帮飒马撑场子了)

·知道奏汰那个时候准备去八百屋帮忙,最后还是自己去帮飒马当后援了。还关心了一下流星队的一年级们,让他们适当地加加油就好。应该是预测到了三年级会把剩下的翠一起拉过来让他们不要担心。

·知道飒马讨厌的是他那副自由散漫的样子。但是因为家里的气氛太过于严肃了,所以至少在梦之咲学院的时候想要当个自由的人,还劝飒马有时候也要当当笨蛋,在学校里不要活得太认真了。在红月舞台结束了以后联系了敬人让他来接孩子。

·因为组合的原则所以不能上台,就帮着宣传和集客也在后面当伴唱也跳了舞,敬人说这个是UNDEAD的十八番(十八番有拿手好戏也有老毛病的意思,从前面的剧情考据来应该是给其他的组合当后援,过激背德居委会)

·普通live的名字叫集客ミニライブ应该是指帮飒马集客,手上拿着的手机估计是那个时候坚持不懈地给飒马打了几百个电话的事吧!!课程技能名也叫アドレス交換,单方面的换到了飒马的地址了。live技能解放前是ビギナーズハプニング(开场前的惊慌)应该是指找不到奏汰。

·因为做好了足够的觉悟才进行的身边整理,至少在工作安定之前都不想因为女性的问题起争执(可能有绯闻给工作带来的影响或者浪费时间之类的理由,总之是做好了相当的觉悟)

·“毕业并不是结束啊。我们只是要到宽广得深不可测、又危险缺十分有趣的地方开始新的旅途了,用笑容送走我们吧,因为还会再见的吧?”

·和朔间零组成二人组的组合先行出道,在阿多尼斯和晃牙追上来之前先帮他们开好道路,这可是前辈的特权哦。(在这里的时候他有个那个挺胸非常得意的动作,这件事只能交给我们来做哦!的感觉。充满自豪和自信地保护好他们的未来。)

·最后过来看了看流星队的样子,三年级应该和他说了队里的情况。(题外话,他三坐在咖啡厅营业妨碍的时候真的很像家长们在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算事实上真的是这样)讲到一半说我们那边情绪好高涨还在闹所以我先走了,真是当人放不下心啊。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把UNDEAD当成自己重要的一部分了吧。轻描淡写地和奏汰说了再见了,不知道是指后面再见,还是以后在工作场再见吧。薰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奏汰的过去,奏汰也理解薰追求的自由,两个向往不被拘束的自由的人之间不适合泪流满面的别离,一句还会再见就已经够了。

·连续两年被甩(好惨)和奏汰说的时候是让奏汰不要管他,和朔间零说的时候是让他给自己一点爱安慰一下自己。(察觉)

·好了说正经的(。)被打巴掌了以后对阿多尼斯说安慰我啊抱抱我啊虽然被男人抱很恶心但是现在就忍耐一下,对阿多尼斯和对零是撒娇,对是朋友的奏汰只是让他不要管他,你觉得能让羽风薰撒娇的人除了姐姐还能有多少人,特别是男性。

·也许是家里的末子所以不喜欢被当成小孩子对待?在朔间零叫他搭档的时候明显非常高兴。(有一个猜测就是那个时候朔间零是全校的偶像,至少在薰心里会有一个他很厉害的印象,但是不会崇拜他,被这样的人承认了可以站在他身边也挺开心的?毕竟他是一个自我评价很低的人。)高兴过后又去呛他了还拆他台。

·阿多尼斯说了一句让我们变强的朔间前辈和羽风前辈。有一个比较无关的猜测,前面的剧情也写得模棱两可。海贼FES的时候二年级被薰关起来了,最后海贼剧情结束的时候薰对零说了下次再也不会陪你做这种事了。虽然我不知道关笼子到底是为什么能让他们变强,也许是物理上的变强(……)但是加上清夏剧情两个人讨论了合宿的事情、石油王剧情两枚看板十分故意的划水让二年级自己主持广播节目,可以知道两枚看板非常有意的在培养二年级的能力,至少在暑假开始前他们就有这个意图了,还是和前面说过的一样,薰可能和死人在二年级的时候有过接点,就算不是和死人也是和朔间零。(不负责任毒奶薰曾经是QUEEN)

·卡图应该是UNDEAD那边的后续,live名是対岸の延長ライブ。从主线那副明显的营业模式的脸,到海贼活动基本上没怎么出力的余裕的样子,到ROCK FES享受的演出,到现在返礼祭这么满身大汗尽情的演出。满身大汗,发型全乱了,但是这是羽风薰目前有的卡图里笑得最开心最尽兴的。解放后的live技能是不滅の仲間,UNDEAD的伙伴当然是不灭的伙伴啊,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吗。

·出番終わったのにまだ足りないって。まだまだ続けば…なんて思うよ♪ 这也许是他还是梦之咲学生的时候作为UNDEAD的最后一场演出,明明结束了但是还是不够,想和现在的成员一起干下去,从舞台上令人心情愉快的演出到舞台后毫无意义地插科打诨,这是他无可取代的高中最后一年闪耀的青春。他最近变得闪闪发光的啊,千秋这么说着。也许察觉得太晚了吧,他自己也这么觉得。所以在剩下时长不久的舞台上,作为偶像羽风薰,尽情地歌唱下去吧。

评论(9)
热度(12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