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つぼみ

#虽然是这个名字但是其实是又短又没意思LILIUM的paro(。

#好了我知道没人看过trump也没人看过lilium,这是个养老坑。虽然我只进去了一半。

#真的。只有。一半。

#姑且说一声是女体化。是百合。

#已经和lilium的设定不太一样了我不管我就是想看百合(强行

#大概能从名词解释里看出一点设定(小声

#人称上没有口癖,女孩子讲我辈不好听呀!!!!!

#然后啊,周子可爱哦(。

#追记:想要评论💢💢💢💢



名词解释:


茧期:年轻的吸血鬼会有一个类似于人类青春期的时期,处于茧期的吸血鬼情绪会变得非常不安定,度过了茧期就能成为成年吸血鬼。

库兰:茧期的吸血鬼太过于危险,于是建立了一个叫库兰的设施把茧期的吸血鬼关起来等他们度过茧期。






——从前,有一个园丁。


听到这个开头,薰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怎么会突然想给我讲故事呀。现在可还不到讲睡前故事的时候哦。”

看着边上掩着嘴笑得开心的薰,零忍不住蹙起了好看的眉,“汝就不能听我好好地说完话吗。”

“啊啊对不起不要生气,”她依旧笑着,语气中带了些抱歉握住了零的手,“你继续说你继续说,就当是许久没听过的睡前故事吧。”

零摇了摇头,捏着薰好看的手指缓缓张开了口。


园丁在森林里制作了一个精致的花园。

他种了许多不同季节的,不同花期的花。

Lily,Snow,Sylvatica,Cherry,Camellia,Rose,Cattleya,Nasturtium,Marguerite,Marigold,紫兰,龙胆。

可是他发现,再怎么美丽的花朵都会有枯萎的一天。

花朵因为凋谢而怒放着,但园丁无法忍受如同他的恋人的花朵们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园丁想到了,只要培育出永远不会凋谢的花就好了啊,哪怕只有一朵,能在他的花园中心不失美貌地持续绽放下去的话。

园丁日复一日的努力着实现他的梦想,花儿都跟他说,这是无法实现的梦想啊,快住手吧,这样你的身体是坚持不下去的。我只要能被记住绽放的样子就好了啊。


她讲故事的声音温柔却带着点悲伤,就跟唱歌一样讲了一个故事。

“然后呢然后呢?”薰抓着零的袖子轻轻晃着她的手臂,她眼睛里装着星星,闪闪发亮期待地看着零想要故事的后续。

“这么说来,薰你今天又溜出库兰了吧。”零似乎有意岔开话题,揉了揉薰的头发。她有些不满,她并不喜欢这种被零当做小孩子的举动。

薰从椅子上站起,站到了花坛中间,百合花上的水珠沾湿了她的裙摆。

“可是一直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很无聊啊。人类的村子离这里也有一段距离,出去了也不一定会碰上人类啊。”

“书上说,外面的世界有森林和海,森林我看过,可是海是什么呢?”她提起了裙摆,在百合花中慢慢转起了圈。

她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啊。零这么想着,眯起了眼。

“书上说海里都是水一直连到天的那一边,库兰里只有从这头走到那头只需要几步路的池塘。你想想啊,我想去看看海。”

她越说越欢快,甚至跳起了舞,齐肩的金发在空中随着身体的旋转飞起,就像百合花的花蕊一样。她在花丛中起舞却小心地不让过长的裙摆压倒脆弱的百合花茎,在月光中温柔地绽放。

她那么好看,谁不想让她永恒地绽放下去呢。

薰跳着走回零身边坐下靠着她的肩膀挽着她的手臂,仿佛为了安抚零怪她私自跑出去蹭着她撒娇。

“所以刚刚那个故事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薰觉得最后怎么样了呢?”

“总觉得这样,有点寂寞啊。”

“寂寞?”

“这样不就像永远被束缚了一样吗,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啊。”

“你到底向往自由到什么程度呢。”

零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她也拉着零的脖子给了她一个浅尝即止的亲吻,一个充满孩子气的回馈。

“茧期什么时候能结束啊,我想去遥远的地方看看海。”薰把头靠在了零的大腿上,拨弄着她裙子上的蕾丝。“如果我们的茧期一起结束的话,零也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海吗?海和天连成一片蔚蓝那是真的吗?”

一边幻想着书上的情景一边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的姿态太过于可爱,零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她抓回薰伸出胡乱比划的手在指节落下亲吻,轻轻地爱抚着柔软的金发。

“总之先睡一觉吧,这些事情等睡醒了再想吧。”

“睡不着的话,睡前故事和摇篮曲我都给你说。”

“先睡觉吧。愿你做个不愿意醒来的美梦。”

趁着月色正好。




就偷偷的放个lilium的链接(超小声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02535/

评论(4)
热度(21)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