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圣光与神之子。

#可能没有后续的脑洞
#参照了隔壁游戏(longzhigu)的部分设定
#张新杰×黄少天
#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

当张新杰还在修道院见习的时候,那时候荣耀神殿的主教就已经带他去见过在圣域深处的神之子的卵。
在女神布下的圣光结界下,神之子的卵就像一颗硕大的珍珠一般反射着浅黄色的圣光,透过薄薄的卵壳可以看到卵中的神之子。
神之子还没有办法化作人性,金色的龙鳞覆盖着全身,双眼紧闭着缩成球状,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胸口的起伏。

这是未来的神。
身旁的主教看着眼前巨型的蛋,话语间是满溢出的虔诚和迷恋。
他叫黄少天,等到成年就会正式继承神位。
新杰,你将要发誓,发誓对他一世的忠诚。
张新杰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少年的他还不太懂所尊敬的主教为什么要带他来圣域,来见神之子。
张新杰很优秀,他在圣光魔法上的造诣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在修道院中的同期甚至于神殿中的骑士。所有人都相信等见习期一满主教就会把他直接带到身边亲自教导,并在他成年时将主教的头冠戴到他的头上。
少年并不了解这些。他的优秀引来了仇恨与妒忌,他只是认真的做好眼前的事情。

神之子孵化的日子在他继位的第二天,圣域的钟声传遍了整片荣耀大陆。
他穿着崭新的主教礼袍,举着银制法杖为神之子的降世进行祈福和祷告。
神之子被女神抱在怀里,双手紧紧地抓住母亲的衣服,金色的龙翼和龙尾随着圣歌的节奏轻轻摇晃着。他睁大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年轻主教。
他缓慢而庄重地说出了祷告词,最后单膝跪地,双手交叉在胸前,对幼主表达自己的忠诚。
还未习惯的头冠有些重,压着他甚至无法抬起头直视神之子。但是无论如何却无法忽视头顶的炽热的目光。
誓词早已经烂熟于心,严谨如张新杰自然不会出现自己所说出的内容和誓词有一个字的不同。
可是这次他却没有。他说出了不属于誓词的内容。
我将为您奉献出身体与灵魂,我的身体将成为您的剑与盾,我的生命将因为您而存在,无论何时何地将与您同在。
愿您身披荣耀。
接着,他像个骑士一样,亲吻了幼主的手背。
黄少天笑了。
张新杰。他用稚嫩的声音,说出了降世来第一句话。



神之子又从圣域偷跑了。
今天荣耀神殿的头条新闻又是这个。
十年过去,当年的幼童也已经成为了少年,能够自由自在的幻化成人形然后偷偷跑出去。

当黄少天路过几个正在讨论这件事情的修女和骑士的时候,在拉紧了兜帽的同时还小声的嘟囔着,圣殿有什么好玩的呀闷死了闷死了有张新杰还有韩文清哪里有人间好玩呀呸呸呸。
当他一心一意地内心吐槽并没有注意看前面的时候,他一头撞上的一个人。
「黄少天大人,您这是准备去哪里呢?」
抬头一看,一个带着金丝框眼镜、手持银制法杖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正是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主教张新杰。身边还有韩文清骑士长。
「哈哈哈哈新杰我觉得今天天气不错。」黄少天缩了缩脖子,有点心虚地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
「黄少天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是您元素理论课程的授课时间,请回圣域上课。」
「云、云秀老师说今天放假了!」
「那么,您今天还有的课程是我的圣光理论和荣耀大陆历史,以及韩骑士长的剑术指导,请您在休息室稍等,早些上课您就可以早些回去休息。」
黄少天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他想呼救,他看了看板着张脸的韩文清,刚刚几个小骑士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黄少天只好在心中哀嚎,并且下次绝对不要再找那个叫张佳乐的见习骑士切磋了。

「殿下,我三天前讲的圣光结界和魔法的使用方法还记得吗?」
「小意思!」黄少天挽起袖子,手指在空中划出了几个咒语,然后手心出现了一小团白色的火焰,高纯度的神圣火焰让张新杰在心中不免赞叹了一下。
黄少天进步非常快,无论是什么课程都可以轻松地掌握。他在剑术和骑术上的进步简直飞快,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如果和张佳乐一起参加骑士考试的话张佳乐这次又要不过了。
不愧是神之子,吗。张新杰颔首,看着面前因为一个表扬开心得乱蹦的黄少天。







(可能真的没有后续了看我真诚的双眼。(王杰西眼部特写.jpg

评论(2)
热度(36)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