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八月まとめ

这一个月写的一些零薰的合集,都不长,随便看看就好。

还带当时的吐槽,很无聊,不要认真看(。

前两个是之前的深夜60分,有发过微博,稍微修改了一点点,最后是刚刚放飞自己的产物。

明天就是深海的神秘啦!!!!




>>>

#其实是一边看FGO抽卡实况写的(………………

#清夏的衍生,帐篷不透风啊真的超热(

 

 

好热,热得根本睡不着。

虽说是在昼夜温差稍大的山里,两个男人一起闷在同一个狭小的帐篷里还是闷出了一身汗,羽风薰恨不得把肚子上的薄毯掀到身后那人的身上,再把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

他拉起睡衣的衣领抹了抹脖子上渗出的吸汗,刚刚洗完弄干的头发现在又全黏在他脖子上和背上了,这让他感到有些烦躁,虽然并不像同班同学那么有洁癖,作为一个时髦的直男他也并不喜欢身上被汗弄得湿哒哒黏糊糊的。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一条手臂环住了他的腰并把他的腰往身后拉去。本身就热得不行了后腰处贴上了另外一个人的体温,平时的话他还挺喜欢朔间零从后面抱住他的,但是现在羽风薰真的还挺想一巴掌甩到朔间零脸上的。

“朔间啊,好热啊能不能别抱着我啊……”

“不要。”

讲道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羽风薰一边在心里大叫,一边又知道根本奈何不了朔间零这个人,只能抓着他的手腕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直到背上完全贴上一个发热源。

他基本上没有拒绝朔间零的邀请,不如说他在心里的哪里期待着朔间零对他伸出的手,他很喜欢朔间零拥抱着他的感觉和亲吻他时侵占鼻腔和思考的朔间零的味道。只是他实在没有兴趣在热得暴躁得想裸奔的时候和朔间零亲热。到底是谁啊提议来露营住帐篷里的?……是我。

朔间零用另外一只手拨开他黏在脖子上的头发,含住了那块凸起的骨头。

“有些许咸啊。”

“那当然的吧?好热啊……嗯、朔间真的、放开我,好热我不想、唔——”

身上的薄毯被掀开,掀开毯子的那一瞬间肚子感到了一丝凉意,充当睡衣的T恤也被撩起,一只体温略低的手伸了进来色情地揉着他的肚子。朔间零的手的温度比羽风薰的体温还低点,手放上肚子的时候居然还有些爽,大概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是心甘情愿地被摸肚子。过了不久两人的体温就趋近相同于相同,过了那阵子凉爽之后他只觉得他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冒气,将朔间零彻底变温了的手吸在他身上。有点恶心啊,羽风薰不住想。

“那等等吾辈就抱着汝出去。”他将羽风薰的T恤撩到了胸口,食指有意无意地触碰胸口的凸起。

“趁着夜凉月色也正好,在那条清静的溪流边上洗去一身的热气。”他也掀开了自己的薄毯,有什么更热的欲望隔着两条薄薄的夏裤直接顶在羽风薰的大腿间。

“在这之前,与吾辈溺于这热浪中不也正是稍后的乘凉的铺垫吗。”他将羽风薰的身体翻了过来,含住了他的下嘴唇,温热的吐息打在彼此的脸上。

羽风薰气得一把推开他,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朔间零疼得眯起眼睛将羽风薰直接按到身下,昏暗的帐篷里那双红色的眼睛里蕴含的兽性一览无余。

“千万别出什么太大的动静啊薰。”

“烦死了。最讨厌你了。”

 

 

 

我只希望你们三年级明天能好好的练习。


 

 

 

 

 

>>> 

正在前往66号公路




#如题,是个es全员都有玩守望先锋的设定(。

#我当年都没有写过电竞主题的为什么现在写爱豆玩游戏了?????

#这居然还是零薰六十分(……)普通关键词【公路】【野战】特殊关键词【演唱会过后】

#虽然但是我还是想说,狗币麦克雷!!!!!!!!!!!!!!!!!

#。中间摸了摸鱼,结尾有点烂,我真的只是想看麦克雷羽风薰甩午时已到,甩完他就会被对面骂狗币(………………

 

 

 

羽风薰早上睡醒的时候先确认了一下手机的新消息,他迅速扫过了一大片未读以后平静地放下了手机。

他现在非常的平静,平静到有点崩溃。

作为一个麦克雷,一个短腿的麦克雷,羽风薰是玩得很骚的那个。他能和墙角的堡垒对射顺便切了对面,也能甩甩左轮手枪一点死三个然后(假装)耍帅地吹吹枪口,只要自己班上开高达的特摄厨没有一个高达直接清场或者隔壁班玩半蔵玩得很溜的月永レオ没有一条龙随缘到对面团灭,最佳一般都是自己,打一盘被骂一盘,世人俗称狗比麦克雷。

然后就在他昨天睡觉的时候麦克雷又被削了。

你麦爹已经不是你麦爹了,你美妈踩在你头上甩你一脸水枪。

他非常难过,可是学还是得上,迟到被抓可能还会看到副会长现场表演竜が我が敵を喰らう,仿佛自己的死亡镜头成为全场最佳那般精彩。

一到教室他先被擅长一枪爆头之后顺便在公屏嘲讽对面的濑名泉送了一个嘲笑的眼神,然后守沢千秋一个shift冲过来抓住了羽风薰的肩膀。

哎呀羽风我跟你说啊昨天源氏被削得那叫一个惨啊早上仙石都是哭着来上学的他说他不玩源氏了要去玩黑百合了羽风啊你麦克雷也被削了你没事吧???

没事个屁。羽风薰当然没说出来,他委婉地表达了一下对一年级小朋友的同情,然后冷淡地坐回座位上。又不是某位通宵死神,我特么才睡醒就来上学你问我麦克雷被削我有没事?????

所以他决定下课去问一问那一位通宵死神。虽然全是借口。

 

是这样的。

守●先锋正式上市时全世界都玩得不亦乐乎,当然包括日本的高中生。虽说需要兼顾偶像活动和学业,梦之咲偶像科大半的偶像全都玩得不亦乐乎,天祥院英智在自己跳坑了以后大手一挥给3A不包括斋宫宗的所有人、学生会和fine成员全都买了一套典藏版,更加重了这个全员守●先锋的风气。顺便一说,这位始作俑者是一个战斗天使,只会加伤和掏小手枪,听说天使应该是个奶啊。

自家的老人自从在棺材里装了个电脑以后也尝鲜装了个网游,然后玩得不亦乐乎,经常早上睡醒以后发现朔间零游戏时间八小时,一不小心他就成了第一个100级的人。到底一个连手机都不会玩的人为什么会玩网游玩得这么爽以及凌晨哪有那么多人可以跟他匹配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

朔间零是一个敢死队死神,总是在第一时间shift就冲了出去,明明有那么多绕后的技能走位非常耿直偶尔绕个后还会被发现之后群火,打得过就在没人的地方放个大打不过就shift到偶尔补位当个划水天使羽风薰身边蹭一口奶,死了回出生点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不忍直视的阵亡换来金牌的输出伤害,强,无敌。

奶了几次朔间零之后羽风薰就放弃当一个天使了。特么那死神一冲出去就濒死,想去奶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羽风薰就非常冷静地奶起了在一边自己丢了个生物力场的阿多尼斯。

自从朔间零沉迷于学习之后,说话从中二病变成了中二病后期,编舞的动作也有些死亡绽放的感觉。就连朔间零凌晨三点拉他起床双排这他都能忍。

“朔间零,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叫我来你家就是为了和我连坐一起玩双飞。”

“哎呀,吾辈早就想试试看玩一盘法老之鹰了。”

他说得理直气壮,法老之鹰的头像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外的羽风薰。

谁特么跟你玩双飞,呸!羽风薰踹了一下朔间零的腿,鼠标左键狠狠地点下了麦克雷的头像。

UNDEAD刚刚结束了一场小型的live演出,他们躲着人在后台仓库贪恋着对方的体温和气息,唇舌交缠得难舍难分。他有些难过地蹭了蹭朔间零的腰间,朔间零撩起他湿漉漉的刘海,指腹蹭着他的额头,对羽风薰说出了魔法的咒语。

薰,晚上来我家吧。

有些慌乱的气息和语调让羽风薰全身发抖,下腹部涌上来一股难耐的疼痛,处理好一切事情就和朔间零手牵手打开了朔间家的大门。

来朔间家也不是第一次了,他轻车熟路地拿拖鞋然后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勾住朔间零的脖子,朔间零直接搬出了两台电脑,然后登上了自己和羽风薰的账号。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羽风薰扔闪光弹的势头比平时凶了三倍,砸晕一个直接一枪打死,连着三盘上了最佳还抢了朔间零的输出金牌。他快气死了,难得来一次男朋友家里居然是肩并肩一起打游戏,我男朋友叫他玩双飞居然是在游戏里玩双飞虽然他现实里一点都不想玩双飞。

下一张图是66号公路,最适合麦克雷的画风的一张图,他这张图也打得很好,无视了一边可怜兮兮要求他切天使的朔间零,在等待突击的时间里瘪起嘴扭到一边不理朔间零。

朔间零的死神在他的麦克雷身边喷了个喷漆,羽风薰不理。

朔间零的死神跟他的麦克雷说了声你好,羽风薰不理。

朔间零的死神……朔间零扔了鼠标,直接一把抱住了羽风薰的腰。

羽风薰一边挣扎了起来,大喊着烦死了你走开啊,那个打朔间零肩膀的手势和他平时扔闪光弹的的姿势几乎一样,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朔间零打晕。

 

 

然后他们就因为长时间没有活动被踢出了比赛。

那天他们也没有成功的玩上双飞组,而羽风薰一大早在朔间零怀里醒来的时候很想给自己开一个英雄不朽。

 

 

 

 >>>

キズアト

 

 


#标题还是那么简单易懂,没有BGM可以配,完全不知道如何下手。

#呜呜呜我本来想一边看女神的直播一边写的结果她居然是在直播恐怖游戏看画面色调不太对赶紧先退了……………………

#羽风薰再没有活动肝我要,我要枯竭了啦。

#想,想搞羽风杰西(冷静一点这位司机(希望能有懂梗的人来搭话会很开心!!!!

#额,还算是蛮短的意识流,没有在交往(。

 

 


羽风薰进轻音部部室的时候,朔间零的鼻尖掠过一丝铁锈味,毕竟吸血鬼对血的味道比一般人更加敏感。

很细小的味道,但是确实存在。受伤了吗,他坐在棺材里直勾勾地盯着羽风薰,感受到背后传来的视线,羽风薰有些羞愤地喊着不要一直看我啊一边拉开了窗帘,夏日四点的阳关对朔间零来说过于刺眼,金色的头发晃得他有些眩晕。

他在羽风薰义务扫除轻音部室的时候找到了铁锈味的来源,羽风薰的手臂内侧被划了一道口子。他长得白,肤色一点也不像兴趣是冲浪的人一般白,手臂内侧细嫩的皮肤被划出一道红色的口子让朔间零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深红色和白色的对比太过于妖艳,莫名的让人有些悸动。

被压抑多年的本能竟是被这么轻易挑起,朔间零对自己的没出息感到好笑。他对血的味道感到反胃,并不意味着他的身体不渴求着鲜血。

他趁着羽风薰一边哼歌一边拖着吸尘器来到他棺材面前的时候一把抓住他受伤的手,盯着那道红色的划痕,他说,薰君怎么受伤了?

有些腻的鲜血的味道,看来距离划伤没有过多少时间。他几乎快抑制不住自己的犬齿,指腹直接感受柔软而有弹性的皮肤,脑子里不禁浮现出自己尖锐的牙咬破皮下血管时血珠涌现出来的场景。

羽风薰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漫不经心地说,刚刚被椚老师抓住搬资料的时候不小心被纸划到了吧,朔间不说的话我都没注意到。伤口太小应该也不会留疤,不用那么在意吧。

他并没有注意到这鲜艳的颜色在朔间零眼里多有伤害力。朔间零很怪,他一早就知道了。

在朔间零仔细端详了几秒以后他放弃了,张开嘴巴含住了羽风薰的伤口。羽风薰明显被吓到了,温热的口腔让他有些惊慌地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朔间零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出血量不多,淡淡的血味充斥着他的口腔,他伸出舌头细细地舔过伤口,粗热的舌苔刮过伤口表面让羽风薰差点跳起来,吸尘器扔到了一边,空出来的手推了推朔间零的肩膀。

朔间,你,你在干什么啊……!

头顶有些慌乱的声音异样的色情啊。朔间零这么想,在伤口边上吸吮出一个小小的淤血痕,嘴唇离开了羽风薰的手。

他抬头,刚好对上羽风薰那张慌乱的脸,刚刚的挣扎让他出了些汗,刘海和鬓角乱乱地黏在脸上,脸涨得有些红,眉尾弱气地低了下来。

真是的!!突然做出这种事情很吓人啊!!他生气地一把推开朔间零的肩膀,揉了揉有些红的手腕,捡起了地上的吸尘器背对朔间零保持一定距离继续打扫卫生。

过了几分钟朔间零才迷迷糊糊地想啊,血味真的很难吃,他该是被太阳晒得有些晕了才会做出这种事吧。

他揉了揉鼻子,口腔里还留着些许的血味和汗味,还有大海的味道。

评论(3)
热度(6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