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夜盲

#Just一个小脑洞
#其实只是因为PO主自己夜盲……。
#大学同宿舍的私设
#手机打的所以不太长可能会扩写吧(
#网页版LOFTER怎么用哦……
#什么你问他们的舍友?我怎么知道嘛。


大学的期末考总是来得很突然,当你还沉浸在刚开学的激动中结果发现离期末考只剩下两周了。
这下连黄少天都把持不住了,当他想起没事我不还有老叶吗的时候顺便也想起了他去年的奖学金,只能在对方熄灯后还在打游戏愤怒地抱着一叠厚厚的书上去啃。
临时抱佛脚也比裸考好,来自重考了两次四级的黄少天同志。

当他趴在床上支着小台灯盖着被子,一边看马克思和恩格斯说了一堆他完全看不懂可是又必须要考的话,一边迷迷糊糊地看到了挥舞着冰雨的夜雨声烦的时候,他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得,现在是彻底醒了。
黄少天有些郁闷的搓搓鼻子,刚打算再看两页就算了,睡意走了尿意也随之而来,他只好认命的穿上裤子和外套。生理问题总要解决,不然晚上把持不住可就不妙,会被下铺那个贱人笑一辈子的。

叶修早就关了电脑去睡了。虽说他有资格嚣张但也不能太嚣张。
脚底板踩在了冰冷的铁制楼梯让黄少天一阵哆嗦,一边想着明天分分钟要在前面垫点什么然后一边往下走着。
然后他想起来他忘记数踩了多少层了。
还有一个更悲伤的事,叫做他夜盲。
身边的黑暗让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伸手出去晃了晃也只能感受到从指尖掠过的蚊帐的一角,没有实感的黑暗让他不怎么敢往下走了。
一直停在半空也不是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凭着印象和身体的记忆,好在楼梯也不是很长。
好不容易踩到了自己熟悉的触感——他的棉拖鞋,其实整个过程也没有多久吧。
他踩着棉拖准备寻觅一下厕所的方向,然后哐——地一脚踢到了一个铁制的栏杆,那是叶修的床。
从小腿穿来的痛感立刻就席卷了全身的感官,真他妈的疼,他小小地操了一声然后捂着自己的小腿弯下了腰。叶修就在他身边不远处,他不怎么想吵醒他然后让他来嘲讽自己。

“诶我说。”然后熟悉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睡意传到了自己的耳边,黄少天决定要离张佳乐远点。“大半夜的睡觉呢干嘛动静那么大?”
叶修一睁眼看到的就是站在自己床边捂着小腿,小心翼翼地倒吸凉气的黄少天。和黄少天不同,他的夜视力好的很,他甚至可以看清黄少天扭曲的表情。
他觉得有点好玩同时又有点心疼,伸出手叠在黄少天手上轻轻地揉了起来。
“我说啊,你以后上厕所直接叫我起来带你去,每次都这么踹一下我床都快被你踹弯了。”
“我操老叶你有人性吗有吗有吗?不来关心我的腿居然关心起了你的床!!!”
还能放文字泡,说明没事。
“哭了没啊?”
“哭你妹!!!”
叶修忍着笑从手边抓了件外套穿上,掀被子翻身下床,揉了揉黄少天的头顶。他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很舒服,然后拉起了他一边的手。
“走走走,带黄小朋友上厕所去。”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也就大我两个月你造吗!!!”

接下来就是很正常的去上了个厕所,打开了厕所灯的一瞬间黄少天弄名其妙地想到了点中二台词。
神说要有光。
呸呸呸那个不是那个不要脸的的小号吗呸呸呸。来自内心情感丰富的黄少天同学。
解决完了生理问题又被叶修领了回来,叶修拉着他的手摸到了楼梯,想了想又拉回来往自己的床边拽了拽。
“喂神烦。”
“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干嘛让人睡觉!!!!”
叶修盯着黄少天微微鼓起的腮帮子,捏了捏他的脸差点惨遭啃手。
“反正你半夜也要起来上厕所,干脆睡我床。”
“你床那——么小好意思叫我一起睡吗?!掉下去怎么办?!”
“莫慌抱紧我。”
“……滚!!!!”

在一边碎碎念地黄少天最后还是乖乖地爬上了叶修的床,脱掉外套哆嗦着钻进他怀里。
“下铺怎么这么冷啊老叶你平时是怎么过的?”
“所以我需要有人暖床,接不接受业务申请啊黄舍长?”
“走开走开,自己买个热水袋去。”
叶修握住了黄少天的手,感受着微凉的手在自己的体温中变得暖和起来。
他看到黄少天在黑暗中撇了撇嘴,然后无奈地往自己身边缩了缩。
似乎是已经熟悉了黑暗了,对方凑了过来啃了一口他的鼻尖,然后是嘴唇,轻轻贴了一下就离开了。
“就这么一次啊一次!明天记得帮我画重点!”
“行行行。”搂紧了身边人,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晚安。



……完了写完我都醒了
评论(7)
热度(27)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