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关于黄少天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这个是重力太太的脑洞嘿!


黄少天的睡相很差。

以上这条在几天前只有喻文州和卢瀚文才知道,现在是蓝雨战队乃至隔壁的兴欣都知道了的事情。

事实上,黄少天并没有愧对他夜雨声烦的名字。他很吵,非常吵,特别吵,这个是基本玩荣耀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在晚上也很吵,来自蓝雨战队队长提供的珍贵情报:大晚上的黄少天会踹墙还会一边喊着PKPKPKPKPKPKPK君莫笑有种PKPK你丫别跑中间夹杂着各种技能名害得蓝雨战队队长以为这货大晚上的不睡觉爬起来打游戏,一怒之下打开了隔壁房的门差点被枕头袭击。

总之要开始找赞助商看看能不能改善一下战队宿舍的环境了特别是墙的隔音方面。这是喻文州在被烦了好几天以后得出的结论。

黄少天原来因为抽签的关系房间被安排在走廊的最后一间,而隔壁作为备用房而被放置。这几天喻文州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半夜会漏水不得不进行暂时的搬迁,等水管的问题解决了再搬回去。

而当喻文州知道了原来自己的亲友半夜也非常话唠的时候他后悔了。无可奈何的喻队只好找战队里看起来最好说话的和当事人H(?)关系最好的卢瀚文换房间。

“那啥小卢啊……”首先要装成一副亲切的样子。

“诶队长啥事?”很好对方看起来没有警戒心。

“你和少天关系不错吧?”运用和对方的关系再慢慢引出话题。

“嗯对。”

“那,和我换房间吧。”小卢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只有这个绝对不要!!!!!!!”…………任务失败小卢我看错你了。

“那个,队长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吧。”卢瀚文看着面前看起来十分想给自己加十倍训练量的嘴角僵住了的队长,“少天他,睡相非常差,而且很吵……”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一次晚上去找少天研究一下武器的问题结果一开门被……”

“剩下的不用说了我知道。”


于是在当天晚上,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夜袭了(没有)临时的邻居同时也是战友兼好友的黄少天的房间。

“那个少天啊……”喻文州打开了半掩着的黄少天的门时,他正戴着耳机双脚曲在椅子上,从屏幕上来看貌似是在竞技场。

“噢啦噢啦噢啦看剑!嘿嘿嘿过来呀过来呀你不过来我过去了哦我真过去了哦好看剑!拔刀斩哈哈哈哈”很显然坐在那边的剑圣先生并没有注意后面有人进来,直至被人捂住了嘴巴——

“圆舞唔——唔唔(谁啊)——”喻文州从后拉下他的麦,看了一眼对战对象的ID:君莫笑。

“喂喂,叶秋啊?我喻文州。”

『诶手残啊,下来打几盘。』耳机被拔下来,从音响直接放出来的叶秋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欠揍,喻文州只是笑着,然后搭上了黄少天的肩膀,后者肩膀跳了一下然后往旁边缩了缩。

“不了,我来抓少天睡觉,晚安。”然后抓着黄少天的手退出了游戏拔出了账号卡关机一气呵成一点看不出来手速只有200。

“那个……队长啊……”

“睡觉。”

“……啊?”

“快去睡觉。”

“……哦。”

就在黄少天不情不愿地爬上了床脱下了队服外套拉开被子的时候,发现喻文州背对着他,把他的队服外套搭在了自己的电脑椅上。

“……队长你这是几个意思?”

“晚上你太吵了我睡不着,等等你再吵我就直接把你的嘴堵住。”

“等等队长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危险的事情啊啊啊还有我晚上睡觉很安分的真的啊啊啊啊队长等等啊有话好说啊啊啊啊啊”

“少天啊。”喻文州坐在了床边,然后把黄少天稍微往里面挪了挪,躺下盖上了被子。“闭嘴然后晚安。”

黄少天十分无辜地看着自己唯二的两个枕头一个在喻文州的头下面一个在自己身后,轻轻扯了扯喻文州的被子,“那啥队长,没那个枕头晚上睡不着……啊也不是说像小孩子要抱个东西才能睡哦我又不是小卢只是……”

“那你抱我。”

“哈哈哈队长别开……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等等等等队长我我我我我我我你你你你你你哈哈哈哈哈队长你刚刚一定是说错了吧嗯说错话了吧嗯你一定是说把枕头还给我嗯!谢谢队长。”

“少天,你真的好吵。”

在黄少天要来扯自己枕头的时候,喻文州反应很快的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然后拖进被子里。“睡不着的话我抱你睡,所以安静一点。”

喻文州和张新杰一样有着非常良好的作息习惯,虽然没有像张新杰(那种神经病)一样精确到秒的程度,过了生物钟规定的睡觉时间还是会觉得困,不一会就睡着了。

为了兑现刚刚的话喻文州转过身,一手枕在头下方,另一手只是随意的搭在了黄少天身上。

这么说来,这么近观察队长还是第一次啊……。平时都没能好好观察的喻文州现在毫无防备地在黄少天眼前安静的睡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害羞地将头向喻文州的脸下方靠了靠,这样反而更像刚刚说的抱着喻文州睡一般,所以黄少天堵着气将背对着喻文州,一边思考着没有枕头抱着怎么睡啊还有队长的手能不能收回去啊不不不应该来说应该回去睡吧队长——,一边抱着一团被子慢慢地睡了过去。


半夜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醒了。

黄少天正面对着他,抱着一团被子而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出于担心的队友着凉的好队长心态,喻文州轻轻拉开黄少天抓着被子的手然后将他抱着的一团被子盖到他身上。

出于反抗,黄少天挥了一下手正好抓住了喻文州的袖子,然后往那边蹭了一点。

毫无意识的撒娇举动让喻文州顿了一下,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轻轻把黄少天往里面推了推却让对方直接抱住了自己。

你比小卢还幼稚啊。然后抱住了黄少天往里面挪了挪,拍了拍他的头。他突然觉得这种陪睡举动也挺有意思的。


至于第二天早上黄少天不知道为啥自己会死死抓着在家队长的袖子一急就把队长踹下去了害得队长腰疼了一天、猪队友们讨论了半天是喻黄还是黄喻究竟是官方打脸还是群众误解当今剑圣黄少天应不应该开个狂剑小号而被队长发现被队长笑着加大了任务量、在隔壁写作业的小卢表示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之类的都是后话了。

评论(2)
热度(18)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