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有关于神代兄妹(所以说我不会想标题(。

※神代兄妹相关

※……我一定是要吃一辈子牢饭的节奏。

※在被打脸之前写了所以被打脸以后的剧情与我无关!(日


有点烦躁地关上了门,刚结束了打工的凌牙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黏糊糊的,身上也是黏糊糊的。

除了一身汗的感觉轮谁都不爽,本来就板着张脸的凌牙现在更是烦躁。

把外套扔到一边,只穿着一件紧身V领T恤的凌牙抓了毛巾和内衣就往厕所跑,一打开厕所的门,神代凌牙瞬间有了一种,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的想法。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代璃绪,神代凌牙的孪生妹妹,现在正发出高分贝的尖叫,一只手捂住自己光裸的身体,用另一只手投掷出离自己最近的一样东西——沐浴露。

“不是、璃绪这是误会——!!!”

紧张地关上了门成功的阻挡了投掷物的轨道,投掷物在自己身后的门上发出了很大声的一声“咚”,无法想象自己被那东西砸到之后会变成怎么样。


凌牙现在只能呆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骑水牛一边等在浴室的妹妹出来。没过了多久浴室的门就被大力拉开,穿着粉红色睡裙的璃绪气呼呼地双手叉着腰走到凌牙面前。

“神代凌牙,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刚刚那是怎么回事。”

从上而下的俯视,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怒气和一点点的撒娇。

“……谁知道里面有人啊。”

“那也、那也不可以直接进来啊?!对女孩子是很失礼的!”

“是是是。”

“凌牙你有在反省吗?!喂听我说话?!”

“……你先把头发弄干再说话好吗。”

大概是出于兄长的责任心,拉了一块椅子放在自己身前,让璃绪坐下然后拿起毛巾擦拭着少女柔软的头发。

拉起披在背后的长发后,发现了因为头发没有擦干而残留的水分几乎濡湿了后背的布料,粉红色的布料贴在少女因为热气而染上了淡淡粉色的皮肤上,撩起头发不经意露出的白皙的脖颈让人有凑过去亲吻的欲望。

似乎在不满着什么,璃绪坐在椅子上小声地嚅嗫了什么,肩膀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地让凌牙帮忙擦头发。

凌牙的手很大,抓着毛巾轻轻地揉着璃绪的头发,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觉得凌牙有属于兄长的温柔嘛。璃绪这么想着,无聊地搅着裙边。


“……哈。”头顶传来了轻微的叹气,璃绪略带疑惑地转过头,看到了凌牙微皱着眉的脸。

“……凌牙?”

“要学着怎么照顾自己,你也该长大了。”

“……嗯。”

“我不可能一直陪着你。”

“就算,”被毛巾遮住了脸的少女紧紧地扯住了裙角,然后猛地站了起来拉掉盖在头上的毛巾。“就算凌牙不陪在我身边我也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

长相可爱、成绩优异、体育万能、为人善良、就算是决斗的技巧也无可挑剔,一切的一切都堪称完美的少女,努力让自己变得完美只是为了能够和哥哥并肩前行,或者说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软弱。会和凌牙做鬼脸,会和凌牙撒娇,会在凌牙挑食的时候狠狠地嘲讽他,会在看到猫的时候躲在凌牙身后,用自己别扭的方式鼓励着凌牙。

堪称完美的神代璃绪,其实只是个普通的少女而已。

红眸中充满了不甘,被哥哥,被最重要的人所小看的不甘心。

“我要做的话,什么都可以做的很好!”

“学习什么的马上就能超过凌牙了!”

“决斗什么的,总有一天会把你一回杀的!”

“饭也能做的很好吃,然后在凌牙的便当里面放满洋葱和青椒!”

“所以……所以!”

眼前突然被一个柔软的东西所覆盖,似乎还透着某个人的体温。

温暖的,柔软的,温柔的。


“先把头发弄干,很容易感冒。”

“呜嗯……”


“这么说来璃绪。”

“嗯?”

“胸部,比以前大了啊。”

“……你给我滚出去!!!!!!!!!!!!!!!!!!!”

评论
热度(1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