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厕所的奇妙偶遇

※所有人都还在学园里还没失忆也没有变成绝望

※……大概当成学园paro看也没关系(

※日向君还在预备学科((((对不起日向君

 

狛枝凪斗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并且相信自己的“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才能且深沉的爱着它。

抽签总是能抽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猜拳想着赢就绝对不会输。

对于此,狛枝凪斗亲切地称呼他的才能为十分便利但是也十分无聊的才能。

 

——不过最近他的才能有点背叛他了。

 

一二年级分担校内的清理的时候,想着去天台偷懒的狛枝在和后辈猜拳的时候残忍的输了被派到了男厕所,当狛枝看着自己的手郁闷为什么会输的时候左右田略带怜悯略带幸灾乐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提着水桶走向了天台。

 

不过输了就是输了,用田中的话来说就是要尊重因果律定下的规则,简单易懂的就是愿赌服输。狛枝还是略不情愿地提着水桶和拖把走向了二楼的厕所。

 

“啊……”

 

“啊……狛枝学长。”

 

很偶然的,在厕所的门口遇到了一年级的苗木诚。手中也提着水桶和拖把的苗木诚。

 

“啊,真是奇遇啊,苗木君也是来扫厕所的吗?”狛枝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少年,头上的呆毛看起来有点没精神的半耷拉着,空着的那只手别扭地轻轻挠着脸颊。

 

“啊,嗯,抽签刚好抽到了……”

 

“啊哈哈,苗木君还真是不走运啊,这么说来苗木君的才能是和我一样的,幸运是吧?这样看还真是不幸啊。”狛枝笑着拍了拍苗木诚的肩膀,眼前的少年则偏过头小声地说了句狛枝学长不也是这样吗。

 

希望之峰学园其实每周都会雇佣清扫工人进学校大扫除,平时也有环卫工人在负责环境的美化和绿化等等,但是校长以让学生们体验生活为由让本科学生们进行校内的保洁工作,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月一次的校内大扫除。一年级和二年级采用的方式都是抽签或者猜拳这种公平的方法。

 

估计是自己的幸运难得的离家出走了一下吧。狛枝这么想着,率先打开了男厕所的门,然后保持着开门的状态退到了一边,让身后的少年走进来再关上门。

 

“那个……狛枝学长,开个门什么的我觉得我自己能行……”

 

“别在意,只是为了好玩。”狛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走到一边的水池拧开水龙头往水桶里装水。

 

苗木诚觉得自己是一辈子都不能理解这个学长的奇怪的思考了。

 

拥有才能的人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性格,比如十神白夜[划掉]教科书式的傲娇[划掉]傲慢的性格,比如腐川冬子的双重人格,再比如楼上的前辈们,中二到匹敌山田一二三的田中眼蛇梦,和涉猎范围非常广的花村辉辉。

 

不过苗木诚觉得最无法理解的还是狛枝凪斗。每天都很和善地笑着却总是有微妙的隔阂感,和班上的江之岛盾子关系非常恶劣,偶尔会碎碎念着希望啊杂碎之类的奇怪的词,无法让人理解。基于这种诡异的思想而做出的行动则是更无法令人理解。

 

“苗木君?不快点打扫的话赶不上吃饭时间哦。”似乎是在自己想事情的时候战到自己身后的吧,从耳边不远处传来的和自己非常相像的声音让苗木诚不禁缩了缩脖子,转过头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狛枝,左手水桶右手拖把抹布,为了不影响动作而吧长风衣绑在了腰上,裸露出的手臂白得像没有出过门一样。

 

“今天的中饭好像是花村君做的,啊哈,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厨师呢做饭果然很好吃。”

 

“啊……嗯。”

 

“相比我这种像垃圾一样的幸运的这种无聊的才能,果然大家的才能好耀眼呢,苗木君也这么想吧?虽然是这么无聊的才能但是却能和大家站在一起,啊真的,怎么说呢我还是挺幸运的吧?”

 

狛枝拿着拖把认真地拖着地,没有拧干的拖把在地上拖出一道道水痕,而他只是不停地碎碎念着,不停地念叨着看起来不像是会从狛枝嘴里听到的话。不可否认的,幸运只是无聊的才能这点苗木诚自己也非常的认同。本身并没有什么特长,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哪里都能看到的中学生,只是因为被教职员随即抽中而站到了闪闪发光的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人身边,对于这样的自己太浪费了,苗木曾经这样想。

 

“不过啊……。”苗木往水桶中注满了水,拧紧了水龙头,然后转头看向正在拖地的柏枝,“幸运这种才能说到底也不是很无聊吧。”

 

“诶——苗木君这么想的啊。”

 

“因为,多亏了幸运才能和这么棒的大家相遇,如果没有这样的幸运的话大概一辈子连说上话都不可能吧……而且,大家只是性格奇怪了点,人还是很好的哦。”苗木刚想拿起拖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啊,狛枝学长拖地的话那我就来擦镜子和窗户吧?两个人一起干的话会快点。”

 

“嗯没关系哦。”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分担起任务,之后再也没人说话。

 

苗木诚正在很努力地擦窗户的玻璃,对于他的身高来说可能有点难够到,他正在踮着脚尖想要够到最上面的那块带着点灰的玻璃。努力地伸长手臂踮起脚尖,不服输地想上蹦了两下,苗木诚甚至连手上的抹布都往上甩了,最后差点把抹布扔到楼下去差点砸到楼下那个看起来很像名叫松田夜助的很难搞的学长头上都没有成功。

 

“诶苗木君需要帮忙吗?”身后的狛枝凪斗看起来像是闲了很久一样,一边靠在厕所隔间的门板上一边笑着跟他搭话。

 

虽然这种时候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很感谢啦不过狛枝学长这样靠在厕所门上搭话一点也不帅,真的。苗木忍住了给狛枝一拳和吐槽狛枝的冲动主动走上前,因为该死的20公分的身高差并没有因为狛枝半靠着门板而缩短多少而微微抬头。

 

“那个……狛枝学长,能稍微帮我一下吗……”

 

只是一瞬间,狛枝凪斗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射穿了一样。

 

“啊,嗯,好啊我帮你。”

 

 

“……那个,狛枝学长,那个,能放我下来吗?”

 

“诶?为什么?”

 

“我觉得,不用把我抱起来也可以擦完窗户的哦……”

 

现在,苗木诚正被狛枝从后面环着腰抱起来。比起普通男生(九头龙君和花村君和不二咲……君,除外)而来的更娇小的身体很轻,瘦弱型的狛枝也能轻松地抱起来。苗木头顶上那撮总是服帖不下来的头发当他低头的时候就能碰到下巴,并不柔软的头发扎着下巴有点痒却不讨厌,隔着厚厚软软的布料依旧能感受到苗木纤细而柔韧的腰,将下巴放在肩膀上能闻到闻上去很暖和的太阳般的味道。这些让狛枝就算是发现苗木诚已经擦完窗户以后也不愿意轻易放手。

 

“嗯,不过这样看起来比较有趣。”

 

“那,狛枝学长你能放开我吗……”

 

“……有点冷。”

 

“请你把大衣穿起来谢谢!!”

 

 

苗木诚对自己为什么会是超高校级的幸运感到了十分的不解。

 

其实抽鬼牌的时候经常抽到JOKER,宿舍的厕所门也只有他一个人的是坏的,经常抽到扫除当番,这次居然和那个难搞出名了的狛枝分在一个卫生区。总之后面苗木拼了命地把拖地的活抢了过来然后让狛枝去擦窗户,不然他总有种贞操不保了的感觉。

 

刚开始怀疑自己的幸运是不是临时离家出走了一下的狛枝凪斗发现,自己果然还是被幸运之神所眷顾的嘛。莫名其妙的他有点开心,看着苗木一边警戒自己一边捂着脖子走开让他莫名其妙想笑出来。

 

我果然是很幸运的。狛枝看着自己的手这么想。(不是左手

 

小小的犹如太阳一般,焕发着希望的光芒的寻在。

 

看来什么时候可以去和楼下的不是我们班的十神君和依旧是楼下的大和田君讨论一下小型动物饲养日记了呢。

评论(2)
热度(40)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