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如果櫂爱性格没有变的话(取名困难(。


※如果櫂爱性格没有变的话


下午的课不太想上于是就翘了课躲到了公园的长椅上睡觉。初夏的天气不是很热,躲在树荫下还算得上清凉,偶尔一阵风吹来也觉得很清爽。


感到了后颈传来的酸胀感揉着脖子坐起了身,看到了从灌木后露出的半个头,从发色和发型上很容易的就认出了主人,与主人完全不同性格的呆毛刷存在感般的有活力地摇晃着。櫂俊树不由得有点开心,抓起了用来当枕头的提包就跟了上去,看到他完全没注意身旁灌木丛后的自己,然后悄悄地跟在了他后面。


“爱知GET————!”从后面突然地抱住了少年的肩膀,顺势拉住了少年因为自己的动作而前倾的身体。


“……櫂君,啊,下午好。”被捉住的少年微微侧过了头看着正半弯着腰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张笑嘻嘻的脸。


“现在直接去店里吗?”櫂看起来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就这么抱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少年的肩膀和他搭话,靠在肩膀上的头并没有加上自身的体重只是轻轻地靠了上去。


“啊,嗯,其实是想直接回家的……”爱知别过了头。后面那句话越说越小声直到尾音都变得像蚊子哼哼一般。


“很好!”像是直接无视了爱知想回家的意愿一般,櫂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单手揽住了爱知的肩膀拉着他往卡片首都走去。


爱知其实并不喜欢和人讲话。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和他人交流而已。


总是低着头走在最后,平时说话也很小声,和别人亲密的接触时会下意识地躲开,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这样的他,却并不讨厌来自于那个叫做櫂俊树的少年的触碰。被搂住肩膀的时候会下意识地躲开,但也只是象征性地往边上挪了挪,在櫂再次贴上来的时候并不会想着要逃开这个人。


爱知并不讨厌櫂俊树,反而从心底羡慕着他。


——那个像太阳般的存在。


下午又被同班同学威逼没有利诱地抓到卡店,一开店门就看到櫂和神居正站在桌前打牌,看两人的表情战况似乎非常的激烈。


刚进门的爱知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拨不开旁边观战的人只好踮着脚尖越过围观群众的肩膀看着战局。


两个人现在都是5点伤害。现在是櫂的回合,神居拿着四张手牌一脸紧张地看着櫂,似乎还带着一点不甘心。


理所当然的,櫂拿下了这场比赛,神居在一边气得跺脚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嚷嚷着,櫂则是一脸炫耀般的抱着胸看他。


余光似乎扫到了站在边上的爱知,费力地踮起脚尖,然后因为重心不稳往旁边倒了一下,手反射性地想抓住什么但是在伸出手前就缩了回来。


还是一样啊,这家伙。


櫂并没有理会神居还指着他的鼻子说什么,向旁边走了一步,刚好旁边观战的人都走开了无障碍地捉住了爱知的手腕。


“哟,爱知。”


条件反射地想缩回手,从手腕上传来的温度却让爱知停下了动作。


——櫂君的手,好烫。


——就如本人一样,发出的光芒太过于炽热、太过于耀眼,到了不敢正视不敢触碰的程度,却总是忍不住伸出手。


“爱知?”櫂的另外一只手在爱知眼前晃了晃,将正在发呆的爱知拉回了现实。


“啊、啊,櫂君对不起……”


“道歉倒是不用啦。”櫂松开了爱知的手腕,温热的触感从手上离开爱知竟感到了些许的留恋。“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盘?”櫂指了指一边的对战桌,因为突然跑了过来,櫂那一侧的桌上卡组还没有收拾。


“啊……啊,不用了,櫂君那么强我肯定……”爱知将刚刚被握住的手藏到了身后,并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刚刚被櫂抓住的部分,别过了头。


櫂的眉毛似乎轻微地皱了一下,刚想伸出手抓住爱知却被一边的神居打断,“喂喂喂你有好好在听本大爷说话吗!!!?”


“……嘁。”他似乎听到了眼前的人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抬起头发现櫂又站回了对战桌前开始洗牌。


注意到了爱知的视线,櫂草草地擦了擦手中的牌放到桌上,然后走到爱知跟前——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他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拉住了爱知两侧的脸颊,然后向外拉开——拉开了没一会就放开了手,大力地揉了揉爱知两侧的脸颊。


“总觉得啊,爱知要多笑笑会比较可爱,难得长了一张那么可爱的脸。”


温柔的笑脸在眼前绽放,绿色的眼中盈满了温柔的笑意。


顺手揉了揉看似在发呆又像在害羞的爱知的头顶,摆了摆手便回到了对战桌前。对面的神居等得不耐烦了开始跳脚,櫂并没有要道歉的意思,从卡组上方熟练地抽了五张牌直接进入了对战状态。


而这边的爱知好像已经丧失了观战的兴趣,有点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温暖的触感。那个是櫂君的温度。


被蹂躏过的脸颊有点发麻,红得有点诡异。


转头看着那个正站在对战桌前兴致勃勃的少年,脸上正挂着可以给所有人温暖的笑容,以及对自己绝对自信的骄傲。


他喜欢櫂这个表情,被吸引一般一直紧盯着。


爱知发现了。


他想要櫂的全部。他的温暖,他的笑容,他眼底的温柔,全部都想一个人独占。


——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那么强烈的欲望。


爱知被自己吓到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店门跑到街上。跑了一会,他靠着墙,喘着气捂住了胸口蹲了下来。


再稍微,稍微的保留一下吧。


——这种,大概能称为喜欢的心情。

评论(9)
热度(46)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