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I will be there for you.

I will be there for you.



#人嘛就应该遵循自己的欲望,适时释放一下心中的野兽。
#零薰,零薰,零薰。
#零薰(很重要)
#电脑坏掉,内心不屈的用手机开夜车所以很无聊质量很低,有错字不容易发觉,麻烦偷偷告诉我(……)
#羽风薰再不出新卡妈妈p要死掉了——啊————
#有捏造。
#其实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太大的联系,老板不要打我(……)
#BGM是daylight(没人问)




走在路上的时候被路边树上响起的蝉鸣吓到,羽风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啊,夏天快来了。
他并没有特别喜欢什么季节。
春天有开得灿烂的樱花可是他不喜欢路边被践踏得不成样子的落花;夏天能去最喜欢的海边冲浪可是他不喜欢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红的疼痛感;秋天并没有什么感觉,冬天太冷他不喜欢。硬要说的话,他最喜欢现在这种穿一件短袖刚刚好,不会热也不会冷的初夏,虽然现在下海还有些冷,至少在天台翘课睡觉的时候不会睡出一身的汗。
今天的目的地不是天台,他最近喜欢去学校小花园边上的树林,在树荫下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对睡醒之后掠过发梢的微风很是喜欢。
羽风薰原本以为这是只有他和他家队长的弟弟才会知道的极佳偷懒地点(之前几次来的时候看到朔间凛月躺在草地上睡得正甜,身上还站着几只正在理毛的麻雀),结果在经常睡觉的树下发现已经有人靠在树上睡着。
普通夜晚一般的黑发柔软地垂在肩上,能够魅惑人心的红瞳藏在眼皮下方。
——朔间零,刚刚提到的他家队长。
朔间零睡得并不安稳,好看的眉毛轻轻皱着。羽风薰想着白天基本上都在睡觉的朔间也会有睡不安稳的时候吗,他稍微弯下腰,一手撑着膝盖另一手戳了戳朔间零的眉间。
然后刚刚还闭着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朔间零一副不耐烦地眯着眼睛还抓住了羽风薰的手,刚想说点什么又吞了回去的样子。
“吾辈以为是谁有胆量恶作剧打扰吾辈的安眠,什么啊原来是薰吗。”
“早上好啊朔间。睡得好吗?”羽风薰一边想抽回被朔间零握着的手,毕竟和男人在树下拉着手怎么想都很奇怪。
“不是很好,坐着睡觉对吾辈来说太累了,毕竟上了年纪,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躺着睡,坐着睡对腰不是很好。”
“哈哈,那还是快点回去躺棺材里睡觉吧。”顺便把我的手放开啊,可是朔间零一点都没有把羽风薰的手放开的意思,他半强迫地拉着羽风薰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边上,然后非常自然地将头靠在他的腿上。
“这样恰到好处♪”
“!?”
朔间零一边扶着腰一边在羽风薰的大腿上蹭了蹭,头发隔着校服裤子扎到了大腿内侧的皮肤让他忍不住挣扎了起来,朔间零有些不满这个多动的枕头,单手握住了他的腿根。
“不要闹腾啊。”
“不不不不这怪我吗!?朔间头起来一下,至少把手放开!!”
“起来了以后薰跑掉怎么办,驳回。”
朔间零显然没睡醒(至少羽风薰是这么认为的),他眯着眼睛稍微嘟起嘴,又挪了挪位置,把头往羽风薰的肚子,正确来说是裆部靠。羽风薰完全无法理解把头放在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我不跑啦让我坐好点,朔间这么躺着很痒腰也很难受。”
“此话当真??”
“真的真的。”
在羽风薰的再三保证下朔间零才磨磨蹭蹭地坐起来,还顺便紧紧握着他的手腕。
到底是多不信任我啊。羽风薰歪了歪嘴,自暴自弃地伸直了双腿,还拍了拍自己的腿。
“呣,这样比方才好些。”
“躺在男人的腿上到底有什么高兴的啊……”
“薰的腿不会太硬也不会太软非常舒适哦♪而且吾辈这样躺着睡觉放学时还能抓着薰一起去练习,因为薰太久没有露面了狗狗可想你了。”
“不不不晃牙才没有想我吧。”
“可是我想你了。”
可能是因为树叶摩擦的声音,本来还在想不讨人喜欢也不粘着自己的后辈的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朔间零刚刚说了什么,猛的低头他已经单手抱着自己的腰睡着了。
“不带这样的吧…………”
他有些不高兴,轻轻扯着朔间零的头发。微卷的头发意外的有点硬,缠绕在指尖的触感却很好。这次他看起来睡得很好,眉间舒缓着,腿上能感受到他平缓的呼吸。
伴随着轻微的蝉鸣和初夏的微风,羽风薰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朔间零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是白色的衬衫。
他从那个舒适的枕头上坐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才想起来,之前听凛月说他们家那位经常翘练习的朋友最近很喜欢躲在这里睡觉所以过来守株待兔,结果真的蹲到了还获得了一个枕头和舒舒服服的午觉。
他凑近看着羽风薰。他喜欢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羽风薰,而现在平静地睡颜也喜欢得不得了。
羽风薰很好看。他一直是这么想的。
“晃牙和阿多尼斯是真的想你了,我想你了也是真的。”
朔间零有些凉的手捧起羽风薰的脸,想了想还是揉了揉那头在舞台照明和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头发。
树上的蝉鸣和心脏的声音让他有些平静不下来。

评论(6)
热度(76)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