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一篇深夜和纪老师谈人生谈出来的灵魂创作。

 

★三年生毕业两年后的捏造。因为是自己心中的捏造所以不一定和你想的一样。

 

★羽风薰和守沢千秋的友情向发展,并没有黄。

 

★真的没有黄(不要强调

 

★因为是灵魂创作所以写得不怎么好,意会(。

 

★基本上全是对话,对不起(。

 


 

讲台上的讲师宣布下课以后羽风薰非常安定的朝坐在身边的女孩子搭了个话,下午没课了要不要去哪里吃点甜品?

 

按照平常,他的邀约有80%会成功,剩下的20%他会约别的女孩子一起出去玩。而今天刚好就属于那20%。

 

“啊,抱歉啊薰,”女孩子合起双手对着他,“今天我们学校会有特摄的剧组来取景,我想去看一下的。”

 

“诶,没想到你还会特摄感兴趣啊。”他一边聊着天一边收拾着书本,说到特摄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嗯……也不是,今年的战队红长得还挺帅的。薰你应该也认识吧?现在很红的那个守沢千秋啊。”

 


 

啊,和心中浮现出来的名字对上了。

 

和自己同班的那个总是会来跟自己讲话的热血过头的特摄狂。

 


 

“好像机会蛮难得的,我也去看一看吧。”

 


 

结果,拍摄现场早就被粉丝们们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说前几年还在当偶像的时候就见过了这种场景,许久不见还是感到了粉丝们的热情和一点点的怀念。

 

他找了个人相对少的地方,凭着身高的优势轻松地看到了站在一堆器材中间的守沢千秋。

 

他突然明白了这里为什么人少了,从这里他只能看到守沢千秋背影,还被器材挡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压低声线说话的原因,守沢千秋的声音比起三年前更加沉稳,声音里蕴含的感情色彩也比起三年前无头脑的热血更加的深沉而复杂,羽风薰突然就有了一种我家儿子长大了的欣慰感。

 

他不记得站了多久,在这期间他一直盯着守沢千秋的头发发呆,直到导演宣布休息以及迷妹们大喊守沢千秋的名字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感觉这个时候还呆在这里会很惨的羽风薰准备先走的时候被那个他刚刚自己研究过的声音叫住了名字。

 

“羽风!!!!!!”

 

然后他看着守沢千秋拿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圈子的那边跑到了他这头,他稍微喘了两口,然后超夸张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哇真的是羽风也!!!!!诶我们几年没见了??两年??三年???”守沢千秋就这么勾着羽风薰的脖子开始笑了起来。

 

他的脸比高中时有棱角了点,眉眼间更加深邃(也有可能是因为扫了鼻影吧),哇这会受欢迎也没办法吧,他一边想着一边拉开了守沢千秋的手臂。

 

“千秋くん,你这样真的会死人的。”

 

“多亏我一看到你就认出来了你就不能给我一个久别的热情的拥抱吗。”

 

“你又不是女孩子我才不要啊。”

 

两个人就这么讲了一会无聊的话,然后看着对方的脸又笑了出来。

 

“好久不见啊,羽风。”

 

“我这边其实经常看到你啊千秋くん。是说你是不是长高了点?”他一边抬手量了量自己和守沢千秋肩膀高度的差距。

 

“啊,当特摄演员需要运动的地方比较多,不知不觉的就长高了!”

 

“哇,你是那种过了生长期还会长高的类型吗,好火大。”

 

“羽风才是,你之前有带眼镜的吗?”

 

“啊这个,上课的时候会带一下,刚刚忘记拿下来了。”

 

“不过那个时候你选择当个普通学生继续学大学我还真的吓了一跳,”守沢千秋歪了歪头,想到什么又笑了出来,“仔细想想也蛮像羽风的作风。”

 

“我也没想到千秋くん真的能当上特摄演员,对你来说演特摄英雄很开心吧?”他拍了拍守沢千秋的肩膀,然后那只手被守沢千秋紧紧地握在手里。

 

“超——开心啊!!!!!!长久来的梦想实现了难道你不开心吗?!我变身给你看哦!!!!!!”

 

守沢千秋急急忙忙地跑开,又急急忙忙地跑回来,腰上多了条假面骑士的腰带,他熟练地拨弄了几下腰带,卡恰卡恰地玩着用来骗小孩子家长钱的玩具,还一下子切了好多个模式,每换一个模式都要和羽风薰介绍一下。看着守沢千秋兴奋地玩玩具的脸羽风薰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千秋くん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真的很喜欢特摄啊。”

 

“特摄很棒啊!!羽风也来试试看??”

 

“我才不要。高中的时候千秋くん组织的三年A班特摄鉴赏大会什么的真是够了。”

 

“结果到最后只有天祥院一个人很认真的在看啊…………”

 

“我和泉くん全找理由跑了,最后只剩下英智くん和陪着他的敬人くん,敬人くん的那个表情现在想起来都超好笑的。”

 

“说到这个啊,我和濑名下期要上杂志哦,濑名那家伙模特的工作也做的好厉害啊,性格一点也没变就是了啦。”

 

“泉くん前几期也当了杂志封面吧。”

 

“什么啊你知道啊?”

 

“之前跟女孩子去书店的时候顺路看到了,那个女孩子还顺便买了一本送我,说这是薰之前的同学吧,都是男人的杂志我才不需要。”

 

“羽风你也没变。这么说来你跟原来同学还有联系吗?”

 

“啊,偶尔跟朔间さん发发LINE,剩下的好像就没有了吧。”

 

“你,还真是冷淡啊……UNDEAD的大家毕业以后都做了什么啊?我和奏汰都开始当特摄演员了,剩下三个刚毕业还没决定好做什么的样子。”

 

“朔间さん的话当了歌手,觉得自己学习的还不够所以又去国外学习了,晃牙くん组了乐队有时候还会塞给我live house的票,阿多尼斯くん在警校读书,很早之前让他当了一日警察好像相当中意警察这个职业的样子。然后我,”他转了个圈,仿佛模特展示衣服一样摆了个姿势,“如你所见是个英俊的普通大学生。”

 

“你意外的清楚嘛!”守沢千秋似乎完全没有接他最后一句的话的打算,拍了拍羽风薰的肩膀。

 

“你完全无视了我最后一句话吧。”羽风薰一脸冷漠地指了出来以后,守沢千秋侧过脸吐了一下舌头。“都是朔间さん擅自告诉我的啦。不过偶尔还是要关心可爱的后辈,啊不对他们不可爱。”说着摆了摆手。

 


 

久别重逢地对话没有进行多久就被迫喊停。

 

当他们越聊越上头,甚至还讲到了还在梦之咲学院时期的种种段子的时候,工作人员来通知守沢千秋是时候开拍下一节戏了。

 

“难得碰到了,不能多聊一下还真可惜啊……”

 

“快走,我也要回去赶课题了。”他把守沢千秋的身体往后转,将他推进了摄影圈里。

 

“啊羽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转过头跟与羽风薰说,“我们下次一起出来喝酒吧,叫上濑名啊还有其他人,一起出来喝酒!!!!”

 

“是是是,好好好。”

 

“就这么说好了哦!说好了哦!!!”得到羽风薰(敷衍一般)的肯定之后,守沢千秋朝他比了个变身的姿势,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器材的中间。

 

因为聊了很久再呆在迷妹中间他莫名有种不妙的感觉,稍微又观望了一下做拉伸运动的守沢千秋以后他趁着没什么人注意他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回家的路上他莫名的很开心,开心到一边走一边笑了出来。

 

这么说来忘记留千秋くん的联系方式了,算了问问别人应该会有。

 

偶尔和老同学出去喝喝酒也不错啊。

 

下次叫上UNDEAD的人也一起出去喝酒吧,去吃烤肉的话阿多尼斯くん和晃牙くん会很开心的感觉,然后给朔间さん点盘生火腿吧。啊朔间さん能喝酒吗?

 

下周杂志发售,要记得去看一眼,然后就送给女孩子好了。

 

他一边悄悄期待着未来不久以后的同学会,脚步也一边轻快了起来。

评论
热度(16)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