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在薰哥生日的尾巴里污了一通(。

国内时间没过!!!没过!!!!!没有!!!!!!!!!!(。

神父我忏悔,神父我有罪,我想上你,很久了。

 薰哥真好吃。国服ES要开了,然而还要等个几个月才能有那个腰很棒的戴眼镜的小执事,巴枯萎

 


 


 


 


 

脖子上的十字架被扯下来的时候,羽风薰才意识到民间传说都是骗人的,吸血鬼根本就不怕银质十字架。

 





 

羽风薰是镇上新来的神父。他人长得好,有些长的金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随着他虔诚地咏唱圣经时轻微的肢体动作滑落肩膀,放下手上那本圣经后会牵起前来祷告的少女胸前的十字架,俯下身在她耳边用柔软的声音祝福。


受所有人欢迎的羽风神父在某一天黄昏准备锁上教堂的门,去赴一位美丽的淑女的约。那位美丽的小姐有一头柔软的长发,蓝色的眼睛仿佛盛着一汪清泉。羽风薰哼着歌正准备关上门,一只手卡在了两扇门中间。

 

那是一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

 

“这位朋友,把手往门里夹可是很疼的。”他赶紧拉开了大门,想看看这位在教堂正准备关上大门时勇于把手夹进厚重的双层木板中的勇士是谁。

 

前来的绅士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鲜红色的领巾十分刺眼,特地压低了的帽檐挡住了他的上半脸。

 

“是吾辈太过于鲁莽。”绅士将嘴角咧成了一个邪魅的弧度。他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十分适合在女性的耳边诉说诱惑的爱语。

 

“是这样的。吾辈想向神父您忏悔一些事情,只是日间的神父忙于接待美丽的小鸟们,可能并不是很想与吾辈交谈。”

 

我现在也准备去和美丽的小鸟共进晚餐啊。羽风薰一边腹诽,一边还是帮他打开了忏悔室的门。“那么就进来吧,不过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听你可能触犯禁忌的忏悔。”

 

羽风薰正准备忏悔室的隔板后,那位绅士将他拦住了。“反正很快就结束了,神父大人不必去那个狭小的空间带着,就像朋友一样站在这里和吾辈聊聊天吧。”

 

说实话隔板后的空间实在是小得有点喘不过气,通风的只有木板上的一个小小的窗口。羽风薰可不想去那个小地方闷出一身的汗,这是对等等将要见面的淑女的不礼貌,便同意了这个提案。那位绅士随便的往墙角一靠,作为神职人员太过于随便也不太好,毕竟他的头上站着一位无所不知的神,他双手交叉握着放在小腹前。

 

当羽风薰正开口,准备倾听他的忏悔,那位绅士却自顾自地说起了话来。说实话他有一些郁闷。

 

“是这样的,吾辈自幼体弱,经不得长时间的日照。”那还真是不幸。

 

“可是最近镇上来了一个人,容貌端正,谈吐有趣,就和享用下午茶时温和的日照一样令吾辈十分向往。”哦?是哪家的小姐?

 

“吾辈可能对那个人抱有好感。”

 

羽风薰偷偷地在他每句话后面都加上了评论之后,有些纳闷,“这位绅士,对一位小姐抱有好意是一件好事,理应得到耶和华的祝福,这有什么需要忏悔的呢?”

 

“吾辈何时说过,那个人是位可爱的小姐呢?”

 

那位绅士一步一步向羽风薰走近。

 

“其实吾辈向神父大人说了谎。”

 

羽风薰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胸口被压迫着,全身上下不自觉地发起了抖,他只能随着这位男士靠近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退后。

 

“吾辈其实不是自幼体弱,只是因为吾辈的皮肤会被阳光烧焦,只能趁着日落来见神父大人一面。”

 

忏悔室很小,没走几步,羽风薰的肩膀就贴上了墙壁。

 

“为什么要一边颤抖着后退呢。”

 

最后伸出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握住了他的下巴。

 

羽风薰看清楚了他的容貌。他有一双狭长的凤眼,妖艳而少见的红瞳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这时候他想起来,有一种栖息于古书中的魔物。他们天生长着一副魔性的皮囊,他们的声音拥有魔力,可以勾走女性的魂魄,最后伸出獠牙享用她们的鲜血,因为太过于危险,所以上帝在创造他们的时候给了他们一双异于常人的红色的眼睛,并且剥夺了他们在阳光下行走的权利。

 

他颤抖着移开了视线,将胸前挂着的十字架用颤抖着的手举到他的脸前。他不敢直视吸血鬼的脸,他害怕同样被勾去了魂魄。

 

吸血鬼亲吻了他握着十字架的手指,然后一把扯掉了链子,链子在羽风薰洁白的脖颈上勒出了一条血痕。

 

“神父大人的血,只是闻着就知道和外面那些庸俗的脂粉香水味不同,真是十分干净而可口的香味。”

 

“吾辈想向神父大人忏悔的事,是吾辈准备将神父大人心中耶和华的雕像砸碎,然后,带着你一起回到那永恒的黑暗。”

 

“没关系,不会疼的。”

 


 

“所以,和我一起来吧。”

 


 


 


 

没有黄色的后续。没有。

评论(3)
热度(110)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