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スレミク】布丁

我要,严肃的怀疑一下你真的爱我吗。
给你的,读后感。
……………………好长啊(淦
我最近不是在看来打吗卢克和石磊好像剑和加贺美我有点想笑,嗯,卡布头的。
其实抱着米库撒娇的石磊和大型犬有什么区别这真是个世纪难题,以及大半夜看布丁,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
虽然是欠了两个月了的,谢谢你哦😘

鲸鱼潜艇:

# 我不知道自己写了点什么……一个假期玩过去语文水平退化到了幼儿园(痛哭。如果有看的人觉得ooc请不要打我!!!
# 给亲友卡巴巴(两个月前)的生贺!没办法嘛人一旦到了假期就会懈怠啊……生贺什么的根本肝不动。果然学校才是摸鱼的好地方……虽然当时卡巴非常凶的对我说了「爱写不写」,但我还是爱她的,虽然是幼儿园水平而且大概通篇塞满了吐槽人物还ooc但请不要嫌弃我!!!




「我们班有个转学生。」史雷看着终于做完学生会工作的米库里欧闷声开口。


「啊,我有听说。」米库里欧把眼镜摘下来,整了整手中略显杂乱的纸张。


「凯老师把他分到了我隔壁。」


「要好好照顾新同学哦。」把完成的东西收进书包,米库里欧随口叮嘱了一句。然后扭头就对上了史雷略显不满的表情,他回忆了一下自己说过的话,似乎没有哪里有什么不妥,「你干嘛不开心。」


「……我不喜欢……」史雷抱过床上的枕头,话音被闷在枕头里听得不太真切,米库里欧对着他露出了疑问的神情。史雷带着略显纠结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重复了一遍。


「我不喜欢他。」


米库里欧偏头,觉得那个新生一定是品行极差才会让史雷如此直白的讨厌成这个样子,但是他还是想知道理由,「他怎么了?」


史雷的脸一瞬间黑了下去,米库里欧的话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让他鼓着嘴抱怨起来,「那家伙没有书!普通来说把桌子拼起来一起看一本不就好了么!可是他直接把我的书拿走了!根本没问我就把我的书拿走了!然后他看见我书面的名字之后居然说了一句『啊你叫史雷啊,这名字真土气啊』!随便评论别人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啊?!!!」


这样好像确实会不喜欢呢。米库里欧这么想着默默点头。


「而且他还随便指使我去给他抢便当?!说什么『那种事情当然不适合身份高贵的我』!虽然我有听同学说他是什么富家子弟,但这个未免也太娇生惯养了吧?!而且我买回来他连句谢谢都不说!还没有给我钱?!」


……那你干嘛还给他买。米库里欧腹诽。


「这些都算了!最让我火大的是!这家伙!!!居然把你给我做的布丁吃了!!!!!」


嗯确实挺火大的……米库里欧习惯性的点点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史雷说了什么,变得有点哭笑不得,「最后这个是最无关紧要的吧。」


「――米库里欧!」史雷愤怒的拍床。


「……但是也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啊。这些你就先忍一下吧。」米库里欧叹口气,「至于布丁什么的确实无所谓吧。」


「那个是――最有所谓的!!!」床又悲鸣了一声。


米库里欧叹了口气,总有些时候他理解不了史雷的脑回路,在脑内拟定了一个比较妥善的方案之后,米库里欧开口问道,「他叫什么?」


「嗯?卢克还是什么的,谁会记那种人的名字啊。」


「嘛,先吃晚饭再说吧。」米库里欧苦笑了一下,把史雷怀里的枕头抽了出来,结束了这个话题。




「今天份的便当,记得和新同学好好相处。」把便当盒放在喝完牛奶的史雷面前,米库里欧叮嘱道。


「谁要和他好好相处啊!」


……你是小孩子吗。米库里欧叹了口气,伸手弹了下史雷的额头,「好好相处。」


「…………米库里欧,我能提个意见么。」史雷捂着额头低声。


「嗯?」


「你自从当上学生会长就变的比以前还要啰嗦十倍。」


「嗯。我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成今天晚上的炸鸡还是不要做了比较好?」


史雷瞪大了眼,「……米库里欧你这个专制的学生会长!」


「炸鸡。」


「我一周就只能吃一次垃圾食品啊啊啊啊啊不要剥夺它――!炸鸡会哭的!」


会哭的是你才对好么。米库里欧叹气。拎起书包,「你不走我要先走了哦。」


「唉――?等我一下啦!」


米库里欧用有些担忧的眼神看着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史雷,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在心底希望他能成熟点。




史雷和米库里欧在班门口分开,探头向班里看了一眼,看到卢克的位置空着的时候他才舒了一口气走向自己的座位。


坐下的一瞬间他有些不能理解刚才自己的偷偷摸摸是为了什么。


但之后他的世界观得到刷新之后他总算知道自己偷偷摸摸是为了什么了――转学生居然让凯老师帮他搬书?!!!那个虽然有女性恐惧症[划掉]却最受全校女生欢迎的凯老师!!!那个连男生也会喜欢的凯老师!!!


这个转学生不得了。


这个转学生胆子太大了。


这个转学生是要变成全校女生(或许还有一部分男生)的敌人么。


我躲着他是正确的。


以上是装作预习课本实则积极关注邻桌动态的史雷同学的心境。


「等等卢克,你是不是又没带娜塔莉亚做的便当?」凯老师的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夹杂着史雷不认识的人名。


「哈?那种东西我还要自己拿太麻烦了吧。」


这个转学生太嚣张了吧?!凯老师没关系!遇到这种学生就该发火才对啊!!!我支持你!!!


「真拿你没办法啊,娜塔莉亚生气我可不管哦。你下课不然来职员室找我吧,我把我的便当给你。」


这个溺爱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请你解释一下啊凯老师?!!!


史雷几乎要把手里的书拍向桌面了。


「啊不用了,麻烦死了。那什么,这家伙会帮我买的。叫什么来着?哦,对,史雷。」


突然被点到名字史雷愣了一下。


「你可不能对同学这个样子啊。」凯老师的语气稍微严厉了一点,然后看向史雷,「史雷同学,卢克昨天没做什么失礼的事吧?有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


「喂!凯!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啊!」转学生不满的咋嘴。


居然直呼名字?!


史雷的震惊度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如果他做了的话我先向你道歉,不过卢克本性不坏的,希望你不要讨厌他。」似乎是将史雷的没有回答当做了默认,凯老师苦笑着向他道了歉。


「啊不……没什么的,他没有添什么麻烦……」对着自己尊敬的凯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话语出口就变成了这样。


「你看嘛我就说了啊,你快回去吧烦死了。」


转学生你不要这么嚣张啊小心我把你对凯老师的态度小道传播给女同学!


「老师没关系的啦!下节课您有课的吧!卢克就交给我了您放心吧。」我怎么这么话多?!


凯老师看了看表,略带抱歉的叹了口气,「……那史雷同学,卢克就麻烦你了。」


「你再这样啰嗦真的会烦死人哦。」卢克从鼻腔里闷哼一声开口。


「那我先走了,你放学等着我。」


「知道啦知道啦!」卢克有些不耐烦的摆手。又无奈看了看表,凯老师才急急忙忙离开。


史雷叹了口气,低头不想再理会隔壁的人,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你这家伙还蛮不错的嘛。」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被你这么夸。史雷翻了翻眼皮。


「啊,今天我想吃那个庶民面包。会被疯抢的那个,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你这么说小心被学校里的「庶民」们围殴啊。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史雷还是没有要理他的意思。然而对方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这点一样继续说着,「啊对了,昨天那个布丁还有吗,那个还蛮好吃的。」


…………我想杀人。


被戳到痛处的史雷终于把手里的书用力拍在了桌子上,卢克愣愣的看了他两秒,犹犹豫豫开口,「……喂,你没事吧。」


「……我没事。」史雷摆出自己认为最不友善的表情咬牙切齿。


「哦。你脸色真差啊。不舒服的话记得看医生哦,不然抢不到那个面包我饿肚子心情会很差。」


――凯老师我收回之前的话!!!这家伙太麻烦了!!!你把他带走吧!!!我想请假!!!




――结果还是帮他买了面包。大概是在内心念了无数遍「这都是在帮凯老师」所取得的效果。


卢克依然没有给钱,史雷也没有指望他会给。


「布丁呢。」卢克伸手。


「没有!」史雷继续恶狠狠。


结果换回来对方一张分外嫌弃的脸,「你真没用啊。」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好吧?!!!


史雷充满怒气的打开便当盒,手指扣到盒盖上的一瞬间他想起自己应该躲着卢克的――里面有米库里欧给我做的布丁啊――然而手指在接收停止的信息前已经将盖子打开了。


「你这家伙看起来每天都吃的不错嘛。」卢克斜眼评价着,顿了一下自然的越过史雷拿出盒子一角的塑料杯,「什么啊,不是有布丁吗。」


史雷觉得心要碎了。


这次的原因不是因为被卢克拿走了布丁,而是因为米库里欧,做了,两份。


两份。


两份。


两份……


「喂……这是什么不能吃的东西吗……你脸色真的很不好啊……?要不要去看看?」转学生的语气有点慌张,「可是这个是给我准备的吧……杯子上还写了我的名字……」


史雷觉得心脏上又被补了一刀。他抬眼看卢克手里的布丁,杯身上用马克笔规规矩矩的写着「卢克君的」,是米库里欧的字。


史雷觉得自己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对着卢克摆摆手,然后默默扒起饭来。对方好像还有点担心他,犹犹豫豫看着他,然后才慢慢咬起手里的面包。


不过后来史雷觉得担心什么的大概是自己的错觉。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不等米库里欧就直接回了家。


趴在床上闻到安心的味道平静下来时他又有些后悔起来。想着米库里欧会不会担心他然后跑来跑去找他之类的。


在床上胡思乱想有些按耐不住的时候他终于冲下了楼,结果在玄关遇上了刚把门打开的米库里欧。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米库里欧先打破了僵局,「我回来了。」


「欢……欢迎回来。」史雷莫名的紧张起来,等着米库里欧问他提前回家的缘由。对方却只是把书包放下之后拎着买回来的食材走向厨房。


史雷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情,看起来也并不像在生气。


「你干嘛?」米库里欧好笑的看着跟进厨房的史雷。


「……没,没有。想着你要不要帮忙。」史雷支支吾吾。


「到底怎么了?」米库里欧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他。


「没有啊…………」史雷眼神游移着,最后还是在米库里欧的注视下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想知道你有没有生气……」


「生什么气?」


「……就是,我没跟你说,就提前回来?」


为什么要放过来问我……米库里欧叹了口气,「没有啊。」


「…………那你有没有担心我?」


「没有。你又不是小学生了我难道还怕你到处乱跑么。」


「所以你看我没有在学生会等你也没有在班里你就直接回家了对么……」


史雷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莫名觉得更难过了,米库里欧居然一点都不担心他?!虽然米库里欧说的也对啦……


抽抽鼻子,史雷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米库里欧,把声音闷在他的颈窝里,「我不开心。」


「又怎么了?」米库里欧停下手里的动作,抬手像揉邻居家那只金毛一样用力揉了他的头发。


虽然不想承认,但史雷很喜欢这样。


「转学生?」米库里欧试探道,不过他今天放学看见那个转学生和凯老师在一起了,似乎也没有史雷说的那么糟糕。倒是身边拿着剪刀的女生显得有些可怕。


「米库里欧。」


「嗯?」史雷的呼吸让他不自觉缩了缩脖子。


「因为米库里欧。」


米库里欧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布丁。明明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你却做了一份给别人。」史雷继续开口。


「………………小孩子么你是……」


「我生气的就是这里啊?!米库里欧你根本就不记得嘛!你第一次给我做的东西就是布丁啊!我一直都以为那个是我专属的!每次都只有吃那个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被爱着的!可是你居然做给了别人!」


……你对爱的定义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那炸鸡呢……」犹豫了一会儿米库里欧慢慢开口。


「你会喂给邻居家的狗……」


「……天妇罗?」


「你喂过邻居家的狗。」


「……牛排呢?」


「你也喂过……等等!狗的待遇和我一样啊?!」


这家伙就是小孩子嘛。


米库里欧叹气,扭头吻了一下还在鼓着脸嘟囔抱怨着的人的脸颊,看着瞬间呆滞的史雷轻笑,「那这个呢?」


史雷愣愣的松开米库里欧后退一步,慢慢伸手摸上自己的脸,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在话语出口之前先捂着脸蹲了下去。


米库里欧看着他透过发丝都能映出红色的耳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脸也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明明自己刚才做的只是类似于开玩笑的举动,但是史雷的反应却让他觉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羞耻的事情一样。


「……你干嘛啊又不是青春期的人了,在害羞什么啊。」


「不……不是……只是这个……我……我没做好准备……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米库里欧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最喜欢你了!」说到最后史雷满脸通红的从地上弹了起来,重新抱住米库里欧,力道大的让米库里欧觉得肋骨都被勒的发痛。但是他脑子里的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居然是「刚才声音好大希望邻居不要过来投诉」。


「你是在撒娇的小孩子吗。」米库里欧低声,脸颊烫的他觉得说话的语气都被烫成了红色,「快点出去让我做饭。」


「不行我怕我出去会在客厅滚来滚去。」


这是什么新式撒娇么?!还是情话?!


不想一直被这个热度包裹着,米库里欧决定找点能浇熄这份热度的话题。


――「其实我今天,在学校找你了。最后从你同学口中得知你先回去的时候真的很生气。气到想着今天等你泡澡的时候把你按在水里淹死的程度。」


背后的人明显僵了一下,米库里欧以为自己语气太重吓到他了,准备开口解释说自己已经不打算那么做的时候,环着他的腰的手臂比刚才又紧了一倍――「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米库里欧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果然最最最最最喜欢你了――!!!」


在米库里欧觉得自己耳膜要被震碎的同时他隐约听到邻居的狗叫了起来。


这下邻居肯定要投诉了吧。


米库里欧很心累,「史雷。我现在真的很想把你淹死。」


「感觉那样就像是被米库里欧溺爱致死的一样想想就觉得好幸福唔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觉得我第一次被米库里欧这么直球的告白……」


那个怎么听都像是杀人宣言吧?!史雷你的脑回路给我正常一点啊!!!


米库里欧,总有个时候,会非常嫌弃自己的恋人。


具体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这种时候。




史雷心情很好。


好到就算进班的时候看到转学生已经坐在座位上的时候也能毫不犹豫的跨进班门了。


虽然不想注意对方,但是那一头长发突然变短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在史雷走向座位的时候,卢克突然站了起来,吓得史雷猛然后退一步。


――好吧之前的毫不犹豫什么的全是骗人的。


史雷在心底已经做好了听什么煞风景的话呢准备。


「之前真的非常抱歉!」对方猛地冲他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会好好反省的。」


史雷呆滞了一会儿。


「…………你谁啊……?」

评论(2)
热度(44)
  1. 一只水母鲸鱼潜艇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严肃的怀疑一下你真的爱我吗。给你的,读后感。……………………好长啊(淦我最近不是在看来打吗卢克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