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如果恋爱有隐藏路线(十一)

特此表彰这个把我拉进王黄的远久得我都从坑底出来了的坑又多了一捧土。

Non-Fiction:

没有比我更激动的人了,虽然大概也没人知道我是谁


幸运地挖掘出了之前这章的存稿,改了一下顺便写完了后半部分,看了看上次打开的时间隔了有点久,到底是哪个我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了也不得而知


哎,真的好瞎开心啊!




十一


 


录制到后半段的时候黄少天有些心不在焉,余光追随着手腕转动间表盘反射在墙上的光斑。间或有人把话题重抛给他也能迅速应答,充分体现出话唠的自我修养。反观王杰希的配合程度倒是要比刚开场时高了一个层次,再加上他出道的第三赛季正巧赶上叶修夺取第三冠的全盛时期,年轻回忆往事还不算困难。


“他俩的事,你算清楚多少了?”


“就刚开始听少天说过始末,不过不是直接表述的。”喻文州后来也旁敲侧击问过后续发展,黄少天大概是被吓的,当时直接一口咬碎了含在嘴里的糖,吐出的词句不自觉沾染了香甜的气息:什么都好。“我琢磨着他自己也觉得瞒不过我,就是欠个时机正式说一声吧。”


光斑移动的轨迹看似杂乱无章,如果用线条连起来勉强能分辨出一个星星的雏形。这小把戏大部分男生上学时都玩过,既有恶作剧也有对心仪对象的无声示好。


叶修未直接瞩目于黄少天,眼神游移不定。谈话间他的手下意识往兜里一揣,空的。“是吗,反正少天是不会对你说假话的。”


“虽然有点翻旧账的嫌疑,不过他每次给你打工一般还真不会坦白。”


 


录制临近尾声,主持人声调婉转,按照既定流程将公式化的结尾都念得颇具真情实感。编导长抒一口气,连声感叹幸好没出大岔子,赶紧朝他们比划了个“结束”的手势。


他作为被祝福者正端然坐于演播厅一角,恢复了原本的面貌,悠悠评价了一句:“哟盛情难却啊?其实不用太想我,指不定哪天上游戏又见到哥了呢。”


喻文州不为所动,驳回了叶修的垃圾话:“呵呵,郑轩掩护、小卢打头阵拖住你,顺便联络看看其他人有没有兴趣一起对付你。”


“然后少天再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送我一招幻影无形剑?想得美。”他陡然间站起身道:“先走了,去买包烟。”


“不送。”


王杰希刚走下舞台,就有等候在侧的粉丝递上签名簿。今天行程并不紧凑,他依次接过翻到扉页签下大名。


黄少天原本还犹豫着忙不迭跑去解释反而落了刻意,现在更不好意思上前搅了人家女生和偶像面对面的机会,快步溜到喻文州还待着的地方。“这里视角偏了点,不过看得还算清楚。话说你干啥一个人坐在暗搓搓的小角落里?还好你没穿身能融入背景的黑色不然我视力1.5也没办法一眼瞄到你啊!”


“随便拣了个地方而已,下回我挑个好找的。”


起先黄少天还能专注跟对方吐槽,后方的交谈声恰好能听到只言片语最是挠人,他还是没憋住扭头瞅了王杰希他们几眼,动作跟落枕了一样不自然。他假惺惺地作出点羡慕的样子说:“你说怎么我就碰不到美女粉丝呢?”无法忽略的主场优势,今年投票第一的周泽楷才遇上两个,王杰希可是他的平方数!


哦,不对,也就四个。


黄少天讲话时惯于正视对方的眼睛。网文里眼眸含笑普遍成了如玉美男的必备技能,此刻清楚看见自己嵌在喻文州瞳孔里的半个身影,别提如沐春风,反倒是心事被透明了更为贴切。“不过去?”三个字进一步彻底粉碎了他继续装糊涂的妄想。


“人太多了。”黄少天投降。“我说,文州,你该不会打小就那么聪明吧……”


“不记得了,可能跟大家传说的一样谈恋爱的时候智商会低一点。”


黄少天再次认栽,当着好朋友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谈情说爱,果然耻度还是高出了警戒线。“靠难道我的样子特急三火四吗?大把大把时间对着他的脸没看腻歪就很不错了!”他一口气说话不带停顿的毛病越到后面越显得中气不足,连把本人说晕都有可能。


“里面太闷场地我出去遛个弯。饭店不就打车起步费的距离吗?行了行了我认得路,你先去呗。”


路人身后卷着盛夏的热浪,急匆匆地从自动门还未完全打开的缝隙间冲了进来。叶修站得离门口近,瞬间被笼罩在冰火两重天中的感官刺激使得他不由自主将目光转向来人。


“下午好。”他语气平淡的跟在赛场通道内偶然撞见黄少天一样,全无一点意外性。


何谓巧合?黄少天口型开合变换了好多个样子,呼吸吐出的气体融进周遭的空气之中,听上去好似短促的叹息声:“呃我见鬼了吧?”


叶修弹指赏了他一个爆栗:“会不会好好说话了,碰到哥有这么糟糕?”


“按照脸T第一定律:和你组队的话我很有可能被无缘无故攻击。”黄少天镇定无比,抓起一包口香糖摆在收银台上说道:“阿姨稍等让我翻翻零钱……好吧只有红色毛爷爷。”


他“啧”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刚找的二十块替他付了帐。营业员扫了他俩一眼,硬币砸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有一枚沿着边缘滚动即将下坠。黄少天赶紧在它坠地之前接住还给叶修。像小孩子耍性子似的,他故意加重了捏住它的力道好使对方没那么容易抽出来。


叶修挺配合他,手指搭在那里却不使力,巧妙地维持了平衡。营业员理完账单,抬头用瞧珍稀动物的眼神再度打量着两个人,努力去回忆网络上是用哪个词来概括这类人群的。


二人对视一眼具是了然,颇有默契地一前一后赶紧离开,不是自夸,免得过会儿该有路人开始观光大神了。


黄少天虽然不指望离乡十多年的人还能摸清周围地形,但总比自己强多了——他听着用东南西北指路就头晕。


他下飞机时收到了天气APP的提醒,今日空气质量尚可,高远的蓝天上隐约可见灰白的飞机尾迹。黄少天最后跟着叶修七拐八绕进了个类似于死胡同的地,幡然醒悟过来至少该问句话,咋又一抬腿就跟着走了。


“我又不能把你拐走。我在这抽根烟,你出去再右拐就到你该去的会场了。”


他没搭理叶修的话,一边抖落手上沾到的暗红色锈屑,一边自顾自问问道:“你今天来了现场对吧。”


叶修本来就没想过刻意要瞒他,也不包括主动告诉他。自树上传来的蝉鸣声恰到好处地填补了自黄少天再度出声期间的这段空白。


“我说呢,文州干嘛不跟别人一起,还放着两张椅子,我想都不用想就觉得是你。”


“成,剑圣的直觉我打满分。”他摸了根刚买的烟给自己点上,“求证完了?完了就赶紧回去,人生地不熟的别瞎晃了。”


“要你管。”黄少天以前只是直白,难得摆出横冲直撞的架势。叶修并非诚心惹他不快,闭嘴不言,半张脸掩在烟雾后眯起眼睛观察他的表情。


正视别人的眼睛讲话是种礼貌,可某人带着一脸玩味的表情,视线扫过黄少天,无端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安插在流水线上等待拆分的机器,举手投足间的漏洞都被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他劈手从叶修那里夺过烟盒,叼着香烟含糊不清地说:“没带打火机。”顺势凑过去借了个火。


靠得近了叶修看清他的虎牙轻轻磕在嘴唇上,偶一用力咬出充血的色泽。他心里涌上点邪恶的念头,眼神又立刻若无其事般往别处瞟去——现在关系有别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当年你在训练营里嫩得跟把青葱似的,是跟谁打赌逞强结果反呛伤了嗓子来着。”他对着黄少天向来不同于寻常后辈,在这问题上反倒端出了一点身为过来人的架子,八成是受了魏琛的荼毒。


“滚滚滚,不要执著于青少年的黑历史了好吗。我后来自然而然就会了,抽得不多也没在你面前来过。二十出头就成了老烟枪的人还是自己保重吧,啧。”黄少天的神情像是不大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三言两语就把叶修给打发了。


“我是只好奇你的事。”事在人为,叶修巧妙地把僵持的局面从悬崖边一点点扯回来。黄少天坳不过叶修,他态度一放软自己也不由自主被他带跑了节奏。


“前两天摸到床头柜里那包受潮都给丢了,一年到头也抽不了多少盒。于锋还记得吧,以前在队里就数他烟瘾最重。”


黄少天边说边断断续续吸了几口,吐气时才觉得胸腔内难以抒发的情绪随着烟雾一起被赶得远远的。叶修夹烟的手势跟他一对照就要显得娴熟多了。这也是个差距,他心不在焉地想,视线越过地上的障碍物延伸至停放在人行道上的自行车。把手上的油漆斑驳,干瘪的轮胎贴在地面上,拖到哪家店里修理一下八成还能接着用。


那什么都能修好吗,他摇了摇头,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跑题了。


“你在南方待了十几年,现在回了老家感觉如何?反正我小时候倒是挺羡慕有集中供暖什么的。”


“我要求不高,有空调就成了。”叶修站离阳光直射的区域,又伸手拽了一把黄少天,“难道你不觉得特别晒吗。”


“别说那么轻松,坑爹的地方不是冷是湿寒气啊!我印象深刻,有一回宋晓的衣服晾了四五天才干。”黄少天提出抗议,“说起来我这有个玩战法的小孩不错,好像就是B市的,人家可是把你当偶像毕恭毕敬地奉着。”


“行啊让他加点油,领着蓝雨多冲几次总决赛。”


黄少天耸了耸肩,说:“那就得看他以后的造化了。可不是人人都跟你叶修一样,功成身退,打包了行李就从H市圆润地降落在了B市。”


“难得啊,你一句话就把人生三大哲学问题给概括了。”


“别嘲我,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他没见过叶修正经打领带穿西服的模样,对方把真名改回去以后在他的追问之下展示过叶秋的照片。双胞胎的五官几乎像是复制黏贴,除了叶修的脸虚胖些。“下回见面发达了记得给张名片,等等那是不是该改口了?有没有机会叫你叶总裁?”


叶修苦笑道:“想太多,按我们家老爹的作风,把我安排到扫厕所开始都有可能。”


“让你当初卷着行李就离家出走了吧,太年轻了就是任性啊。”黄少天嘟囔了一句,他假设不了没有叶修存在的现在,对荣耀、对自己、对职业选手界的损失都不可估量。


“你问了我这么多,自己怎么想。”


“搞笑,拿了四冠才退役的人跑来问我的意思,除了想要冠军还能有点别的?”


这个我帮不上忙,叶修说。烟灰受引力作用向下落去,叶修凝视着烟灭前挣脱逸出的青烟,在空气中四散逃窜开来,化成割开希望的利刃。他尽量把语调放得平常些,像讲述春天过后是夏天这个事实一样去问黄少天:“那你想要的,我能给你的呢。”


黄少天做了两次深呼吸,硬是憋回去一口气差点内伤。他以前会不爽叶修的嘲弄,反倒这回碰上他放软了态度也拿不定主意,想明白了其实只是对这个人无计可施。


“没有,我不要。”黄少天觉得头有点疼。


黄少天做了两次深呼吸,硬是憋回去一口气差点内伤。他以前会不爽叶修的嘲弄,反倒这回碰上他放软了态度也拿不定主意,想明白了其实只是对这个人无计可施。


“没有,我不要。”黄少天觉得头有点疼。情侣绕着输赢打转的冷战终归是为了走向团圆的一步,但这三个结局没有一个能对应眼下他们的情况。“这样吧,你少给蓝溪阁添点堵我就谢天谢地了。”


叶修转身掐灭了烟:“公事公办呐,少天。”


随便了,反正也是想糊弄过去才说的,他也没太放在心上。“队长大概已经到会场了,我先走了,你自己掐着点别迟到了。”


不用等我?认路?叶修朝他做了个口型。


黄少天朝他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别跟你一起进去的好,有人可不信世界上那么多的巧合。”


他走了几步,接着就要拐弯了。叶修的声音从后面跟了上来:待会儿见。


怎么回事啊!黄少天差点就要张嘴问了,幡然领悟过来他的意思,感觉在叶修的话里计较细枝末节的自己也是病的不轻。






TBC.

评论(7)
热度(11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