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puppy love❤

成都传说only用来垫桌脚用的超突发小薄本无料><




★食用前须知★


路德加艾路父女向(?)+ 凯卢克父嫁养成向(???)


卢克真的只有七岁,内心可能只有三岁


擅自改了一下Q娃和来打的播出时间,就当是财团B大礼包吧,吧(。


作者可能有病。


写得特别差,不嫌弃的话就翻翻; ;










路德加放下勺子的时候抬头看了眼时钟,马上就要上午十点了。他苦笑了一下,客厅的两个小家伙又要开始吵起来了。当他再次拿起勺子的时候,果然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吵闹声。


“今天是艾露要看Q娃! ”


“哪有今天明明是我看假面骑士! ”


两个小孩子一人站在茶几的一端,一个叉着腰,一个抱着胸,而茶几的中央放着一个灰色的遥控器。


路德加的哥哥尤里乌斯和卢克的临时监护人凯在同一个职场上班,早出晚归的上班族的生活让凯不放心把正在放暑假的卢克一个人扔在家里,曾经把卢克带去上了两天班之后发现就算卢克乖乖在办公室里看一整天的特摄片也没有办法做到无时无刻都照顾着卢克,这个时候尤里乌斯提议要不要让卢克在上班的时间呆在自己家里,家里有目前还是个无业游民的弟弟和一个八岁的小妹妹。


自从卢克在上班前被凯带到路德加家里,两个小孩子的战争每天都没有停止过。艾露想看最近在女孩子之间人气很高的公主Q娃,而卢克想看的是英雄主义和刑事片完美结合的假面骑士drive,两档节目刚好完美的冲突了,所以在客厅里每天都要发生一场充满了孩子气却十分认真的战争。


之前的解决方法都是把露露抱上桌子,看他在比较靠近谁的地方翻开肚皮就是谁的胜利,然而今天的艾露像是做了什么非常严肃的决定,瞪了卢克好一会以后把遥控器往卢克那里一推。


“艾露,艾露可是姐姐!而且艾露已经是大人了才不想看Q娃呢! ”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一步,将手背在身后,紧紧闭着眼睛别过头。


过了一会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戳着自己的手,睁开眼睛一开,卢克就站在眼前,他一手叉着腰,另外一手把遥控器往艾露手里塞,咬着嘴唇含糊不清地说:“凯说男孩子要大方一点!而且,而且,英雄什么的其实土爆了我才不喜欢!! ”


艾露不高兴了,鼓起了腮帮子抓着遥控器的一边就往卢克手里推,“都说了艾露是姐姐了!姐姐要让着比自己小的孩子才叫大人!卢克你看嘛! ”


卢克干脆就放开手,双手叉腰头往边上一撇,“男人要心胸宽广一点,这样,这样自己就能变成超级英雄了! ”


“明明才七岁……”


“七岁也可以当英雄的啊! ”


两个人把手中的遥控器推过来推过去折腾了好一会,还是没得出个结论。最后艾露拉着卢克的手,另外一手拿着遥控器戳了戳在厨房削苹果的路德加的腰。


“路德加路德加,你觉得今天我们两个看什么好。”


路德加看了两个人亮晶晶的眼睛,沉思了一会,“……超级战队?”


 


在享用过路德加做的午饭,两个小孩子顺便在餐桌上一边吃一边挥舞着儿童用的叉子争了一顿自家监护人做的午饭更好吃以后,很快就带着一脸明显的困意揉着眼睛。小孩子很有活力,越会闹腾的困得越快。路德加单手抱起冲他张开双臂的艾露,另一手拉着走路有点不稳的卢克,领着他们走向房间。自己的床虽说是单人床,睡两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


领着两个小家伙上床躺好后,路德加帮他们拉好了被子,起身准备去准备下午当点心用的桃子派,艾露突然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眯着眼睛看了一圈,把已经睡熟了的卢克身上的被子再往上拉了拉,然后保持着一只手搭在卢克身上的姿势又倒了回去,彻底睡熟。


当路德加一脸复杂地再次帮艾露盖好被子顺便将她的手也收进被子里,为了不吵醒两个小孩子轻轻地走出房门后,拿起GHS拨通了裘德的GHS。


“裘德,裘德你下班了吗。”


“啊,我在午休,怎么了路德加?”


“艾露好像早恋了怎么办………………”


“啊??不路德加你先别哭!?”


 


 


 


Elle Side


看着艾露安静的睡颜,路德加一手摸着她的头另外一手放在床边撑着头。


艾露马上就要九岁了,怎么想都觉得一个女孩子这么大了还和思想健全品行良好的成年男性一起洗澡十分不合适,艾露也吵着自己不是小孩子了才不要路德加照顾,抱着路德加烘干后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就冲进了浴室,洗完澡出来湿漉漉的头发还在向下滴水,从浴室到跑到路德加所在的房间滴滴答答了一路,路德加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让艾露坐上椅子,自己则是站在一边拿了条毛巾小心地揉着艾露的头发。


艾露的头发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又细又软的头发卷出了一个漂亮的波浪曲线,平时在脑后扎成两股辫子,天真又可爱。


他一边帮艾露擦着头发,一边听艾露没什么联系的话:午睡的时候卢克踢被子了,下午的桃子派烤得有点过头了,露露好像又胖了一点抱起来好重,卢克比起drive其实更喜欢mach,之类之类的话。


“今天和卢克相处的很好啊。”


“嗯!”艾露向后靠了一点,吓得路德加怕戳到艾露的眼睛而停下了手,小孩子的行动总是这么没有规律,路德加也总是得担心着她会不会受伤。艾露顺势就抓住了他的袖口,两只眼睛直直盯着路德加的脸,“因为,路德加说艾露是姐姐,所以艾露也会帮忙照顾卢克的,尤里乌斯也是那样照顾路德加的,艾露也要当一个出色的大人,这样爸爸就会来带艾露回家了!”


路德加一下子说不出话,感觉有什么东西噎住了。


后来看着艾露的睡脸他好像明白了是什么。是无法言喻的寂寞,艾露明明只有八岁,每天每天会拉着路德加的手,想睡觉的时候会让他抱,但是艾露并不属于他,明明知道却在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了依恋的感情。


大概没有这个孩子我也很难过下去了吧。路德加狠狠地隔着毛巾揉了揉艾露的头,遭到了艾露不要把她当小孩子的强烈抗议,他笑着说抱歉,用指尖轻轻梳理好艾露被自己揉乱的头发,她的头顶很温暖,指尖传来了小小的鼓动。


“艾露成为大人了以后想做些什么?”他将手插进艾露的发间,小心而仔细地揉着她的发根,艾露头发没干就去睡觉的话会头疼。


“唔,艾露还没想好……”


“不过艾露,想和艾利泽一样去上学,交好多好多的朋友! ”


毛巾沿着发际线擦了一圈,然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向下到发尾,再回到头顶重复一次。


“像蕾亚一样写好厉害好厉害的新闻,蕾亚每次都很开心,所以写新闻一定很好玩! ”


头发干得差不多了,路德加拿起放在一边的梳子,先是从发尾开始把打结的地方梳通顺了,然后从上到下依次梳通。艾露的头发很软,每天早上头发的走向都有点不一样。


“和王大人一起吃盖亚斯馒头,和罗恩学香草茶怎么冲!罗恩的香草茶排在米拉做的汤后面的! ”


明天的早饭是牛奶和火腿蛋,牛奶要放两勺糖。


“然后,然后,和裘德和埃尔文学习战斗的方法。”


艾露转过身,抱着胸一脸严肃地看着路德加,真不知道这个姿势是和谁学来的。


“艾露可是和路德加平等的伙伴!艾露也是很厉害的大人了所以也要保护路德加了! ”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路德加为了防止她不掉下去轻轻握住了她小小的肩膀,“这样路德加就不会老是被那些人欺负了! ”


“所以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看! ”她一边说着一边嘟起了嘴,路德加想摸摸她的头,最后还是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那拜托你了啊,伙伴。”


“那当然! ”艾露咧着嘴笑了起来,仿佛是温暖的太阳一样。


 


 


 


 


Luke Side


凯好不容易收拾好刚刚经过一轮猛烈的水战的浴室出来后,卢克正坐在沙发上,肩上盖着条毛巾防止头发弄湿背上的衣服,一边晃着腿一边挖着冰淇淋。


“卢克,冰淇淋吃太多肚子会坏掉的。”凯刚在他身边坐下来,手伸过去想稍微制止一下卢克的行为。他刚刚回家前吵着想吃冰淇淋,就在尤里乌斯家楼下的超市买了一根冰棒,在车上津津有味地舔得干干净净并成功的让凯花了十分钟把副驾驶席擦了一遍。卢克的肚子经常露在外面,也比一般人容易受凉,小孩子又特别喜欢吃冰的,所以凯不得不每天控制好卢克的饮食,卢克睡着了以后还要帮忙拉好被他踢开的被子。


为了拿走卢克手上的盒子凯稍微往那边挪了一点,然后被一个冰凉又甜的东西堵住了嘴巴。


“好、好嘛!分你吃了总没意见了吧。”


凯将卢克伸过来的勺子含住,眼前的卢克微鼓着两腮嘟着嘴,从下往上看着凯。在舌尖融化的冰淇淋甜得有点过头,鼻尖闻到了隐约的橙香。被迫接受了这小小的贿赂,这下他想没收冰淇淋都没辙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学会的这个方法。


“只许吃一半哦。”他点了点卢克的鼻子,刚吃了冰所以有点凉凉的。


卢克点了点头,腿晃得欢快,“反正剩下的和不吃的凯都会吃掉的! ”


凯从冰箱里拿了罐装啤酒顺便帮卢克倒了杯水坐回沙发后,卢克就双手拿着电视遥控器打开了凯喜欢看的电视节目,在还没开口说话前凯就接过了卢克手里剩下一半的冰淇淋杯。凯把剩了一半的冰淇淋和啤酒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后起身去收拾碗筷顺便准备一下明天的早饭,卢克也从沙发上跳下来跟在他后面,凯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凯也没有管他,直到他回头想把剩下的盘子搬过来的时候,转头发现卢克手上拿着盛着汤的锅,剩下的汤不多,但是对于一个七岁的男孩子来说还是太重了,证据就是卢克端着锅子的两只手不断地在发抖好像随时都会把锅砸在地上。


“卢克!! ”来不及好好放回水槽的碗砸在水槽里发出哐当一声,凯没办法估计碗有没有砸坏,他大步走到卢克面前,抢过他手上的锅,汤汁像随时都会泼在地上一样在锅口打转。卢克明显被凯的举动吓坏了,只能愣在原地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凯。看到这幅吓坏了的表情,本来想责备卢克不可以拿这么危险的东西的凯瞬间没了脾气,他半跪在卢克面前,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得近点,揉着卢克有些硬的头发。


“对不起啊吓到你了。”凯拍着卢克的背,另一手包裹着卢克的两手轻轻地揉,“不是想凶你的,只是你还拿不动这么重的东西,万一砸到脚或者拿不稳摔倒了怎么办?”


“但是,但是,”卢克嘴唇轻抿着,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看着凯,“我也想帮凯做点什么事……”


卢克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放在凯的头顶,学着凯平时摸他头一样有些笨拙地用他的小手摸着凯翘起来的头发,“凯每天都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所以也要帮凯做点事情才行。”他有些害羞地揉了揉鼻子,“虽然这是艾露说的……”


凯莫名地鼻子一酸,将卢克的头压在自己的肩上,“你的心情我很高兴啊,卢克。”他的手从卢克的头顶向下顺到背上,“那以后就拜托你多帮帮我了。”


“那当然! ”卢克几乎是贴着凯的心脏在说话的,“我可是亲善大使,是英雄哦! ”一个字一个字都敲进了他的心坎里。


 


后来,凯在教卢克怎么洗碗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卢克,亲善大使这个词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娜塔莉亚前几天看的电视剧里……干嘛?很奇怪吗?!才不是我的错呢!!!”


凯觉得自己可能要和娜塔莉亚严肃地讨论一下不要给卢克看奇怪的电视剧的问题。



评论
热度(8)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