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一点杂事。
半夜睡不着,结果发现lft手机不知道怎么发纯文字,也并没有拍什么新的图,只好拿上个月的图假装一下。

热死。舍友不愿意花那几个子的电费,开了一晚上的风扇,现在开起了有和没有差不多的29度的空调。
前年的时候我还和温玉岚一边喊热一边把宿舍空调调到22度,两个人都不愿意绑头发,她还穿着长裤,到熄灯时间以后两个人躲到棉被里玩手机,她有时候还会读读书,我则是摸着鱼。所以现在才会考到福州的一个小农村,想想也是很不懂事。
睡前还要把插座牵到床头,有一天晚上我床头的排插炸了,整个宿舍跳闸,然后我们就研究了一下宿舍电路,第二天刚好又是物理期末考。还好那时候是冬天,不然我们都得炸,就像我现在这样。

想想那时候双十的条件真是太好太好,今年又在教室装了空调,宿舍也换了实木的家具,便宜了高三那群小兔崽子们了。

大学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无聊透顶。本来我就怕生,特别是男生,要不是为了问明天点不点名我估计连班长的QQ都不会加。
怕生加上宿舍蹲,导致都没有多少朋友。女生关系都不错,只是问要不要一起吃饭或者一起逛街的对象永远不会是我,因为我是不可能出门的。
然而我最好的朋友永远是人气王,从高中的温玉岚到大学的李宇苈。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人气这么高,估计是长得可爱不像我这么每天死气沉沉的,估计是她们会主动和人说话不像我看到个男生就要绕路,估计是她们会和大家一起出门玩不像我整天窝在宿舍玩女人。
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人气王会跟我一起玩。温玉岚我还理解毕竟我们是舍友,李宇苈估计只是因为军训的时候我俩刚好肩碰肩,那时候熟悉起来的,其实她叫着一起去吃饭的对象也不是我,我怕热,怕人,食堂实在是太可怕了。

大学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他们的空间是校园里校园外,充满了青春与活力。而我则是宿舍的天花板。
也问过好多人,我这个病有得治吗,他们的回答不是这个人好可爱就是卡巴你该找个男朋友。完全算不上是回答。
高中那种为了一件事而努力拼搏的动力没有了,我高二高三的班级是差班,全校倒数第一的班级,到高三那会奋发图强冲上了第六,那时候真的蛮开心的,全班人为了一件事情而努力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大学就是各做各的,宿舍里经常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别人并不会管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管别人做了什么,只是有八卦会凑过耳朵,也挺好的。

高三毕业的时候曾经跟温玉岚说,我想当现充,被她嫌弃了,现在想想,嫌弃得对,我根本不可能当现充。
她倒好,和舍友一起打网游,我还在和舍友闹矛盾。
这两天自己一直在说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不要特地说出来,但是有些事不说出来真的不会有人知道,就像我初中不懂事欺负的一个女生一边哭一边说我以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想想也是恶心。
对别人的想法还是说出来的好,至少我不是这么认为的,我怂,我不敢。
我能和朋友们说舍友怎么怎么恶心,却不敢当着她的面说她恶心,我害怕,但是我不知道我在怕什么。

人真是烦。
我干嘛还越写越精神了我。

只想当个永远只有17岁的高中生,每天就是写写题,犯犯傻,无聊想想未来会发生什么。
然而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什么的。

评论(3)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