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这是哪我是谁

#标题并没有什么联系(。

#难得有点点产出,大家不要把我当成只会点赞的僵尸粉我是活的还会挑食(。

#我明明是想打开文档做正事的结果我按不住我的麒麟臂。

#有时候啊,人一摸起鱼来就停不下来了!!!!!虽然这条鱼也是挺小只的(。

#鱼摸得赶还一边休闲肝船没有检查错字和语法错误凑合着看,凑合着看(。

#啊,干完这票我就回老家结婚了。(认真

#没有后续,没有后续,没有后续。

#有兴趣可以去百度一下绣球花的话语(。






斯雷在火之试炼神殿的入口看到了一个天族。

他不知道为什么条件反射地躲了在石门的背后,他只是觉得刚刚看到的天族全身散发着一股清凉甜美,又十分熟悉的味道。他明明只看到他的背影,水色的长发束成马尾在脑后摇晃着,明明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但是斯雷微妙地觉得他的皮肤一定白的有些透明;他的肩膀不宽,手握着的长杖比他的身高还略高一点点,斯雷比划了一下大概只到自己的耳朵边上,他可以轻松的吻到他的鼻尖。

看着看着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斯雷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胸口涌上了一股暧昧的情绪,喜悦、怀念、悲伤,还有点什么连着一个词堵在了喉咙。

眼泪很快就被火神殿的热气蒸腾干净,甚至都没有留下泪痕。斯雷与前面天族保持着些许的距离,努力地隐藏自己的气息和脚步只是为了看着那个天族的背影。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了跟踪,大概是火神殿太热了脑子有点不正常。

那个天族在火神殿最中央的雕刻中停了下来,他单手支撑着下巴,另外一手抱胸撑着手肘,长杖则支在一边。他的头上下移动着,偶尔伸出带着手套的手去抚摸雕刻上的纹理。

斯雷在偷偷向他走去的时候踢到了脚边的石块,天族抖动了一下肩膀迅速转过头来,斯雷则迅速地躲到了烛台的背后。

他看到了天族的脸。

他长得十分精致,好看到任何出自名家的艺术品都黯然失色。他的皮肤就如同斯雷所想的一半白皙到透明,并没有因为火神殿的炎热而泛起红,堇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凛冽和些许的敌意,却让斯雷想到沾满露水的紫阳花。他就像个找到了宝藏的小孩子一样无声地笑了起来,食指关节搓着鼻尖就这么一直笑起来,等到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天族已经不见了。

可是他却没办法忘记这个偶然遇到的天族和那双紫阳花一般的眼睛。

斯雷想着,下次见到的时候应该可以去打个招呼吧。

他很高兴,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高兴。高兴和之前的情绪混成一团填满了整个胸口,一个词依旧卡在喉咙里,呼之欲出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发音。


然而他在水之试炼神殿也遇到了那个天族,他还是选择了跟踪这个方式。他一边暗暗怒斥自己的没出息顺便还嫌弃了一下水神殿墙上失效了的眼型天响术,一边还是跟了上去。

那个天族几乎要和水神殿融为一体。湖蓝色的衣摆和水蓝色的长发随着他的步伐摇晃着,斯雷就在水流声的掩护下这么悄悄的跟着他。

斯雷有些焦急。水神殿里一个连着一个的房间,可以便于他在石柱后藏起身形,也可能因为一个因为兴奋而不小心露出的脚步发出回音暴露出他的行径。他只好与天族保持一个房间左右的距离,在他通过门之后则迅速小跑过去扒在门边。

年轻的天族看起来心情很好,今天他的步伐有一些轻快,转身时还能看到他轻轻扬起的嘴角。这让斯雷也跟着高兴了起来,等到那个笑容消失在门边以后却涌起空虚和不满。

想看他的脸。想看他的各种表情。因为抢先一步而扬起的得意的笑容,因为不满而微微鼓起的双颊。他想看那双紫阳花一般干净的双眼因为自己染上各种的情绪。这是在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渴求过一件事,这个想法吓了自己一跳,也因为此而跟丢了年轻天族的身影。

当他再次找到天族的身影,他正站在一个小小的池中,池水漫过他的膝盖。光线透过头顶半透明的玻璃照在水蓝色的长发上就像盖上一层薄纱一样,他闭着双眼站着,顶光柔和了鼻梁和下巴的曲线。他好像在念着什么,嘴唇轻微地开开合合,斯雷却只听得见流水的声音。

他莫名地想听眼前这个天族用他的声音念自己的名字,斯雷,斯雷,然后用那双仿佛盛着露水的紫阳花一般的眼睛看着他。

天族的手放上了池子中央的石碑上,非常突然的,他腿边的水位开始下降,紧接着是他脚底的地板开始崩塌。天族猛地瞪大了双眼,他的身形开始崩溃,然后开始快速的下降。

斯雷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巨大的不安趋势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小腿和脚尖用力向前扑去,向下努力地伸出手。他不敢睁开眼睛,直到他的指尖触摸到了皮革后他想都没想就狠狠地握住了那只比他小了一小圈的手掌,他紧紧的握着那只手,用好像要把他捏碎一般的力道狠狠地抓住。


他有点害怕地睁开眼睛,然后看到的是如同雨后的朝阳下的紫阳花一般漂亮的眼睛。

啊,我想起来了。

斯雷空着的另外一只手抓住自己胸口的布料。

堵在胸口的暧昧不明的一团的感情,是再次遇到旧友的欣喜和想念,是再次遇到竞争对手的不服输,是再次遇到恋人的爱恋。

那个卡在喉咙的词在阳光下化了开,熔成温柔的清水划落斯雷的脸颊。


“拜托你了啊,快点把我拉上去啊。”一直被他拉着的天族——米库里欧笑着双手紧紧包着他的手,腰间的羽毛挂饰随着他的动作一边摇晃,“斯雷。”



评论(4)
热度(30)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