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恋せよ乙女

·假装是情人节贺文(。

·荒东♀前提下的新♀东♀闺蜜

·新开大姐姐=新开隼乃,东堂小妹妹=东堂八重

·↑在P站看到的名字觉得很可爱就用了【id=46602373】

·注意看是性转啊!!!!!!!啊!!!!!!!!!

·写烂了的姨妈痛梗(

·其实只是我自己痛的不能自理(

·每个月都要说一次明年的这个时候记得想我,请好好疼爱身边每一个会姨妈痛得话都说不出来的女孩子,比如我和我还有我(x

·热可可很有用啊!!!!!!(

·我爱德国妞。

·标题没什么关系的(。





周末的下午是最适合睡觉的时间,再加上前段时间自行车部的练习量一下子增大了许多,新开总觉得自己的腿都快要断掉了。

吵醒新开的是一通电话。

她迷迷糊糊地抓起手机,几乎黏在一起的眼睛懒得睁开,凭着习惯在屏幕上胡乱划动着。

“喂……”

“呜……………………”

“谁……”

“…………………………隼乃。”

当她听到夹杂着呜咽声和些许哭腔的东堂的声音,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夏天是一个很讨人厌的季节,东堂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出门没一会手臂和脖子就变得湿湿黏黏的,头发会黏在脖子和手臂上,真正热起来的时候妆没一会就会花掉了。

夏天的时候轻微的腹痛也会变得难以忍受。

她抱着肚子缩在部室的角落,把额头靠在被棉袜包裹着的膝盖上。

值日后才觉得双膝发软根本站不住,下腹部一阵一阵的胀痛,腿间异样的濡湿感,她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

下腹的胀痛越来越明显了,她并没有在烈日下能够平安地走回去的自信,只好找了一个角落,按着裙子抱着肚子蹲下。

额头和唇边冒出了细细的汗,刘海全部黏在额头上了,睫毛膏快要热化掉了,不用想都知道现在自己的脸有多惨。没有什么比这种失态的样子更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了。

“呜……”无论怎么缩紧身体也只能感受到越来越明显的腹痛,她几乎想在地上打滚。东堂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被设成屏保的荒北一脸不情愿地被她拉着手臂。荒北一直不喜欢被东堂抱住手臂,每次都会嚷嚷着太热然后推开她的肩膀,这让东堂非常不开心,没少因为这事吵过架。

收件箱和通话记录满满的是荒北和卷岛。和荒北昨天刚刚吵过架,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办法克服羞耻心让荒北帮她送卫生巾和新的内裤过来,卷岛只能起到一个远程安慰的作用,再三考虑下她拨通了新开的电话。

当她听到新开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的时候眼泪几乎是抑制不住的滚了下来,肩膀不住地颤抖把背部肌肉扯得酸疼。

东堂一边哭一边磕磕绊绊地解释完了现在的情况,电话一边的新开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被靖友甩了,居然哭成这样。”这是新开见到在部室哭成一团的东堂的第一句话。

她没让东堂等得太久,没过一会就提着一个小包过来了,贴心地帮东堂带了暖宝宝还有新的裙子。

“隼乃的裙子太短了……”她把脸埋在新开的肚子上,闷闷不乐的声音显得更低沉。

“不高兴你就不要穿。”

新开是急着出来了,和好好穿着校服的东堂不一样,上身是宽松的背心,下身则是居家的短裤。东堂现在正枕在新开柔软的大腿上,一手按着贴在裙子上的暖宝宝,另一手抱着新开的腰。


“所以这次是因为什么吵架了?”

“和谁?”

“别装傻。”

“……他嫌我新买的唇彩不好看。什么嘛笨蛋荒北,人家特地买的薄荷味的诶。”

东堂翻了个身,正面仰躺在新开的腿上,恰到好处的柔软让她忍不住多蹭了几下,本来就只能盖住腿根短裙从腿上滑下来露出了白嫩的大腿。

“你有点形象。”

“反正只有隼乃在有什么关系——”


东堂在新开的腿上仰躺了一会,再曲起腿翻回去把脸埋在新开的肚子上。

“再说啊,荒北那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东堂的声音再一次闷起来。

“跟他出去逛街抱住他手会像神经病一样把我推开,还会对我的化妆品和头箍指指点点的意见超大,还有……还有………………”东堂猛地抱紧了新开的腰,吓得她惊呼了一声,“从最开始交往到现在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一直都是我在说…………”

新开觉得自己的腹部热得不行,肚子和东堂的脸紧紧的贴在一起,东堂露出的额头,闭起来的双眼,精致的鼻梁,有点乱的呼吸,热得不行得双颊,微微撅起来的嘴,紧紧握着自己背上衣料的双手。

——你到底有多喜欢他呢。

新开对着站在门口满脸通红的荒北无声地动了动嘴唇,然后晃了晃东堂的肩膀。

“八重,起来。”

“……不要。”

“…………你起来,看门口。”

“唔……”

东堂在新开的腿上扭动了一下,然后捂着肚子坐起来,转过头是满脸通红地捂着嘴的荒北。

头发乱七八糟的,前发全都黏在脸上,蹭得差不多的睫毛膏,因为惊喜而蠢得不得了的表情以及惨兮兮的苍白的脸,只能盖住腿根的比平时短了十公分的裙子。一切都糟糕透了,没有什么比这种失态的样子更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了。

“笨、笨蛋荒北!!!!!快点出去啦!!!!!!”东堂迅速地抱住了新开,把脸背对着荒北,另一手慌忙地理起了头发。

然后她的手腕被握住,是纤细却宽大、热得不行的手掌。

“……走啦。”

“呜…………”


接着新开看着东堂被荒北半搂着拉走了,感叹着青春真好啊好好享受高中最后一年吧现充。

要好好照顾好她啊。


荒北走的比平时要慢很多。东堂额头靠在荒北肩上被他拉着走,一边想。

荒北平时走得很快,但是会停下来等东堂,这时候她就会扑上去抱住他的手臂,然后再被荒北一脸嫌弃地推开。

“……抱歉啊,东堂酱。”

“唔姆?”

他拉着她的手停下来,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落在了东堂的眼中亮晶晶的,荒北有点不敢看,抓着头移开了视线。

“不是,不喜欢被抱住手,只是,会整个人贴上来啦……”

“……诶?”

“就是啊!那个……那个…………胸部会贴上来…………”

“唔………………”

“还有,化妆品我以后也尽量不说了。还有就,那个。”

荒北勉强自己摆正视线,低头看到一个一手被自己抓着,另外一手不知道应该放哪里,满脸通红,还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东堂。

明明这幅样子一点也不好看,头发乱七八糟的,脸上贴着碎发,妆早就掉光了,荒北却突然觉得好饿。

那么,看起来这么好吃的东堂酱,应该从哪里吃起好呢。

他一手抬起了东堂的脸,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亮晶晶的双眼中突然出现了自己的脸真的是无比的破坏美感,他拉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得更近一点。

——我到底有多喜欢你呢。

难得不带任何唇妆的双唇比平时更甜。


福富走进部室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板凳上的,只穿着一件背心的新开。

——然后他马上就跳到门外去了。

“新开啊。”

“啊,早啊寿一。”

“为什么,坐在那边?”

“啊……因为腿麻了一时半会没办法站起来。”

“啊……这样啊。”

“嗯。”

新开正郁闷福富为什么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门框边露出了红透了的耳廓。

然后她突然觉得脸非常热。





新开大姐姐的大腿啊……啊……啊………………

评论(10)
热度(37)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