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山神》[弱虫/东卷]

瓶哥哥拖了快四个月的生贺(……)
好瓶哥!!!爱瓶哥!!!!!

魏琛:

◎Written By 颜未臣


[东堂尽八×卷岛裕介]


♥梗BY @霸龙变形金刚卡巴拉 


♥只是篇治愈的小可爱୧(๑•̀ᴗ•́๑)୨








0.


 


箱根山有个山神叫东堂尽八。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为了山神,只是回过神来就已经是山神了。


 


 


 


1.


 


他的工作内容只有一项——保护好箱根山的生态平衡。


每天没事就逗逗鸟,玩玩猫,吓唬吓唬溪边喝水的鹿。


东堂尽八的时间像是被停止了,又像是被无限延长,黑夜白昼的更替对他来说无比漫长又无比短暂,察觉不到时间留给他的痕迹。换一种说法就是,他根本理解不了时间的概念。


有时候睡着了,感觉好像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像是好几年,但睁开眼睛一看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似乎只是过去了几个分秒而已。


他好像什么都不懂,偏偏又对这座箱根山的一切烂熟于心。


包括风和泥土,还有阳光和树林。


东堂尽八整日飘在山林里,无所事事,偶文心情特好的时候会来一场雨,放个彩虹来玩玩,自娱自乐。动物们似乎天生便与他亲近,会主动享受他的抚摸,特别乖巧,对于这一点,山神东堂尽八非常满意。


可是这样的日子久了,他便开始觉得无趣。


 


因为实在太孤独。


这种感觉,他竟然莫名地觉得陌生。


像是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故事。


 


 


 


3.


 


一切的转机,发生在初夏的早上。


东堂尽八和往常一样,趴在箱根山顶的一颗树冠上昏昏欲睡地晒太阳。


公路蜿蜒在山林之间,路面飘着淡淡地粉尘,在光线里摇曳不定。东堂尽八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有只小鸟停在他身边抖抖毛,发出“啾啾”的声音。


他伸出指尖挠了挠小鸟的脑袋,它侧头用黑色的眼睛看了看山神,没有惊飞,任他骚扰,只是始终张开喙继续叽叽喳喳的叫着,似乎在表示抗议。


东堂尽八勾勾眼睛,低声一笑,深蓝色的一缕鬓发从耳后落了下来。


山里的风一瞬间似乎都变得温和起来。


链条咬合和轮胎碾过地面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突兀地出现了……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原本慵懒的箱根山神,坐了起来,往声音来源的公路那一头望去。


先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头乖张的玉虫色长卷发。


他骑着一个奇怪的东西,极大幅度的左右摇摆上坡,从阳光的尽头而来——他离山顶的东堂尽八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好像只有几个眨眼的工夫,那人就从东堂尽八待着的那棵树下经过了。


山神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紧随着他的,也是五六个骑着同样东西的人,越过了山顶,然后顺着公路一点点地离开这座山。


 


东堂尽八来不及听清他们嘴里说的话,甚至来不及记住第一个越过山顶的那个人的样子。


他只能在一片温暖的阳光里,看着那些消失在他的视野里的黑点,感觉到一种冰冷的难过。


 


 


 


4.


 


东堂尽八自从那天之后,不自觉地养成了每天早晨趴在山顶假装看风景的习惯。


从同行的人们的交谈中,他知道了他们骑行的那个两个轮子的东西,叫做公路车。


而那个人,叫做卷岛裕介。


山神乍一听觉得陌生,但之后却又隐约觉得有点熟悉。


卷岛裕介每隔几天都会骑着公路车出现在箱根山的公路上,有时候是一个人,还有的时候是一群人。


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嗓音偏低,眼睛狭长,凝着一道微亮的眸光。玉虫色的长卷发,还细细挑染着一抹红色,衬着他偏阴柔的面容有些乖张不羁,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会牵动起眼角和唇边的泪痣,下垂的眼角里押着一分冷冷的桀骜,让人感觉温和却始终不亲近。


举手投足里不经意的优雅和贵气,散发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但是东堂尽八却不觉得——他总是反复想起那个早晨,在公路那头,披着阳光揽着山风朝他而来的那个卷岛裕介。


玉虫色的长发翩乱风中,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日光。顺着鬓角一路淌下的汗水,眼里对前方的渴望和痴迷……在那一瞬间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


他开始在卷岛裕介夸张地左右骑行上坡的时候,飘在他身边陪他一起朝山顶行去。只有这个时候,他可以听见他的喘息、他心脏剧烈跳动的声响——美妙得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他感觉想要落泪。


就像是,缺失了好久好久的东西被找寻了回来。


 


东堂尽八问飞过肩膀的小鸟,问爬到他身上的松鼠,问路过的兔子和猫,问溪边的水草,问石头边打瞌睡的黑熊……没有人告诉他答案。


它们不会说话,只会看看他,漆黑的眸眼清澈见底。


东堂尽八在指间挑着一缕鬓发缠来缠去,迷惑地摸了摸它们的脑袋。


 


 


 


5.


 


这个夏天小暑的时候,卷岛裕介在箱根守林人的木屋里住了一星期。


东堂尽八自此当上了卷岛裕介全天候的STK狂。


白天陪他一圈一圈地在公路上骑行,然后聒噪地在他耳边说话。


“小卷小卷小卷,你今天有没有觉得今天比较凉快啊~~~”


卷岛裕介沿路的树荫变得更浓。


“小卷小卷小卷,你觉得这样的风会不会比较舒服?”


卷岛裕介感觉风阻似乎变小了。


“小卷,你很喜欢公路自行车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和你一起骑呢?”


卷岛裕介无意识地往身边瞥了一眼,眼里像是怀念又像是迷惑。


“呐呐小卷,今天午后会下雨啦,早点回去,不要骑太远哦!”


东堂尽八朝他笑起来,眼睛眯成细细的一条线,温暖好看就好像落在卷岛裕介肩上的一道阳光。


——可惜你都看不到。


卷岛裕介回到木屋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淋湿了大半,他去烧水洗了个澡。头上搭着一块毛巾,他坐在书桌前打开了一本类似日记的东西,慢慢翻阅着。发梢淌下的水滴晕湿了他的衣襟,化成深色的一团。


下着雨的山林日光迷离,窗台被雨水溅了满玻璃的水滴,只能模模糊糊看得清树林的样子。一盏昏黄的台灯,在室内绽放一圈温暖的光芒,将卷岛裕介的背影勾勒出一截毛边。


东堂尽八就站在他背后,伸手想要触碰那段湿淋淋的长发,偷偷为他擦干水渍,可是……他的手总是会穿过卷岛裕介的身体,不像山里的那些动物,都能触碰到实体。


他绝望而可笑地重复着伸手触碰的动作,不去在意心口空落落的那一大块的缺口。


 


“小卷,我叫东堂尽八,是箱根的山神哦!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卷岛裕介倚在公路车旁喝着水,对面前的人说的话恍若未闻。


 


 


 


6.


 


你见过山顶的日落吗?


光线一点点沉入地平线,天空像是被打乱的调色盘,五颜六色,纤长的霞光绚丽又诡谲。


东堂尽八在卷岛裕介的身边坐了下来,一辆白色的公路自行车别停在他们背后的公路上。


他看了看那轮落日,又偏头看了看卷岛裕介的脸。


从眼睛鼻梁嘴唇,到下颌和那两颗略显妖异的泪痣……他有些出神地想,他果然很喜欢。


“你喜欢箱根的山吗?”


“我可以让你看到最漂亮的一切。”


东堂尽八呢喃出声,然后有点自暴自弃地直接往后仰躺在草地上,默默地看着天空,然后说,“我能给的,也许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


“是不是,有点可笑呢?”


卷岛裕介始终保持一只手放在一腿屈起的膝盖上,另一只腿平放在草地上,用看不分明的目光盯着落日,一阵又一阵的山风掀起他的发,在背后晃漾着。


喧嚣的知了,似乎在此时住了嘴。


直到月亮和星星升上夜空,卷岛裕介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叶离开,骑上他的公路自行车,打开车灯,沿着公路骑回去。


而东堂尽八没了继续尾随他的勇气,还是躺在那块草地上,看着夜空,选择了遗忘和沉睡。


也许一觉醒来,才发现不过只是个噩梦而已。


 


东堂尽八终于明白了此刻的这种心情,叫做孤独。


……也叫爱情。


 


 


 


7.


 


卷岛裕介这一天难得没有骑车,而是顺着山林里的一条小路去了另一个地方。


他手捧一束白色的百合,独自走进隐藏在箱根山林间的墓地。


东堂尽八跟随着他,看着他在一块墓碑前蹲了下来,将那束百合放在碑前。


阳光很明亮,山风也很温和,他看见他喜欢的人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连眼里那点桀骜和乖张消弥不见,深情而柔软的目光像是装满了一整个星空。


“尽八……好久不见。”


卷岛裕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他伸出修长的指尖,摸着墓碑上刻下的那几个字,如同是在摩挲爱人的脸颊。


 


 


 


8.


 


东堂尽八终于想起来了。


——他早已经死了。


他不仅离开他爱的人,甚至还遗忘了所有。


 


 


 


9.


 


他没有哭,只是无助地站在他背后。


伸出了手,虚虚揽住蹲在那里、和他的坟墓说着小声话的卷岛裕介的脖颈,保持一个好像是拥抱的姿势,就宛如当初。


山神让箱根山里下了一场细雨,很小很小,伴着明亮的阳光,雨滴在空气里被折射出奇异的形状。


卷岛裕介抬头,就忽然遭遇了山林里的一道绚丽的彩虹。


那样精致的颜色,在雨雾中漂亮得如抵仙境。


“尽八,好美的彩虹呢。”


他勾眼一笑,像是被全世界最好的那个人,轻轻吻过眉心的样子。


“……会不会是你,送我的?”


 


他笑着吻了吻他的鬓角。


“小卷。”


“我好爱你。”


 


 


 


10.


 


山神大人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一个人出现在阳光的尽头,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牵住他的手。


 


 


 


Fin.




(这篇就当做给卡巴补生块ヾ(*´∀`*)ノ谁让我不会写文Orz)


(最后的10是我加的,卡巴的梗到山神知道自己死了就完了ヽ(*。>Д<)o゜我可是个优质的亲妈√不许打我啊!)




评论(1)
热度(40)
  1. 一只水母魏琛 转载了此文字
    瓶哥哥拖了快四个月的生贺(……)好瓶哥!!!爱瓶哥!!!!!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