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纸箱勇者。HB to 少天小太阳

#老子居然写了4000字!!!!!!!!!

#少天my小太阳生日快乐!整个全职最喜欢你!联盟的小太阳!

#BGM非常奇怪从夏色微笑12jump!变成了麻烦鬼然后是凪学OP最后变成了cutie pather(没人想知道

#顺便,还有人记得今天是拉比的生日吗_(:з」∠)_

#梗来自微博(

#非常OOC,第一次写这种感觉的搞笑文,感觉BGM一不对感觉全部不对了(


 

纸箱勇者

 

 

每个离开家乡旅行的勇者总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叫打败魔王。

 

 

当黄少天挥着他那把小轻剑一路杀到了魔王城,附近的小村庄边上,他美滋滋地想,魔王城边上一定有各种各样的极品装备。他扔掉了那把陪了他一路现在已经弯了的轻剑,走进了武器店。

 

黄少天努力把盔甲上凹进去的一块藏到身后,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一巴掌拍在武器店的柜台上,“请给我拿最好的装备。听说你们这里

有什么很屌的刀啊可以砍一刀就直接带走魔王的,ex●libur之类的?”

 

店主摆出了一副亲切的脸,然后亲切地告诉了黄少天:“不好意思这位客人,现在本店的所有武器已经全部被买断。”

 

黄少天突然很想掀桌。“那你开武器店的意义在哪?!完售了难道不应该关店开始享受人生吗!?你开店的的意义就是来欺骗我感情的!?

 

“哦,因为本店的商品还有剩下一点。”店主说完带着亲切的笑容走进了仓库,不一会就出来了,手上拿着一把被布包裹着的看起来是棒子

一类的东西。

 

当店主把包裹着的布解开以后黄少天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那是一把,用瓦楞纸皮割出来的剑,上面还贴着一颗亚克力宝石。

 

“客人,您看看这把剑。”店主笑得十分亲切,“这把剑叫冰雨,是某位非常擅长制作武器的人做出来的,世上只有一把。重量非常轻完全

不会妨碍到行走,听说还有魔法之力的加持,现在正在搞特价,只收您5铜币就好了。”

 

黄少天最终还是没忍住,怒跳上了桌子叉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店主,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裤子早就破了好几个洞,店主正在盯着他的腿。“

你在说废话啊你就算照着那个模子再割一个也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形状还有用瓦楞纸箱割出来的剑当然轻了你重一个给我试试看啊!!魔法

之力是个什么东西啊不就是从小孩子玩腻了的玩具上随便拿了一颗亚克力再贴上去而已嘛还有5铜是怎么回事啊还有搞特价?!你用纸箱割

的东西你搞啥特价!?我跟你说勇者我才不会蠢到在你这买东西我要去别的村子买东西了再见不用送了。”

 

“客人慢走,顺便一说,魔王城周围这圈村子只有我这一家武器店了。而且这也比你手无寸铁好得多吧。”

 

黄少天不想讲话。

 

 

总之黄少天非常嫌弃自己手中这把瓦楞纸箱裁出来的剑。

 

接着他准备走进防具店了。身上的防具和之前那把剑一样,耐久度都见底了,黄少天索性就脱掉了身上沉重但是已经没什么用了的盔甲,只

穿着里面的布甲走进了防具店。

 

黄少天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防具店店主那双眼睛简直亮得可怕。

 

“欢迎光临!请问这位客人需要点什么呢?”

 

“请给我最好的。”刚经过了重创的黄少天惜字如金。

 

“好的!”店主眨了眨他的大眼睛就跑到柜台后的仓库找起了什么,过了不久他就抱着一大个纸箱出现了,他把纸箱放在柜台上,并没有发

出黄少天所期待的重物撞击木质柜台以及金属与金属之间相互摩擦的声音。

 

黄少天有不好的预感。

 

“这是刚进货的强袭,还有之前的扎古,不过是男人就应该开铁球嘛!怎么样铁球性能不怎么样不过这样才能体现出男人的魅力!还有比较

早的EVA型号,我个人是比较推荐十三号机啦!还有……”

 

“等等等等!!!”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店主,他一边从那个大纸箱里拿出了各种各样颜色的小纸箱,每个纸箱都

长得不太一样,不过还是能辨别出来是纸箱造型好以后喷上喷漆之后的,纸箱。“你这拿出来的都是纸箱吧,你刚刚说的是什么鬼,强袭,

扎古还有,EVA十三号机?都是啥?”

 

“哦,强袭和扎古还有铁球都是刚普拉的种类。”

 

“……所以这不都是纸箱?!为什么要特地把纸箱做成刚普拉的样子?!”

 

“这是艺术啊客人。”店主显然非常嫌弃黄少天的样子,一边拍着他手边铁球的脑袋。

 

“所以说做成刚普拉的样子属性有加成吗?!没有吧没有吧绝对没有吧?!”

 

“那当然没有了。只不过每个部件防御力都+1,但是各种属性防都-5,但是客人,”店主说着打量了一下黄少天身上的布甲,“还是比你身上这身防御力+0的布甲好得多。”

 

黄少天突然很想问他隔壁武器店老板啥关系。

 

 

总之凑齐了一身装备(纸箱武器,纸箱防具),黄少天走上了讨伐魔王的道路。

 

他出村子的时候还被村口的小孩问了,这样的装备真的,没有问题吗?

 

黄少天非常想帅气的一甩头告诉他,大丈夫だ、問題ない。可是他做不到。

 

 

走到魔王城门口的时候他还意思意思的紧张了一下,拍了两下被强袭型纸箱头盔包住的脸,鼓起勇气走进了魔王城。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里的怪一打就死了?他换了一身强袭纸箱装备的意义在哪呢?你他妈在逗我?

 

总之黄少天现在想骂人。但是对着魔王城的小怪骂人也太蠢了他放弃了,他准备等等指着魔王的鼻子骂爽了再开打。

 

打了几只小怪他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叫,他的剑弯了。

 

他看着耐久度快见底了的剑突然很后悔没有多买几把囤着。这么想着他又砍倒了一只小怪,剑身也歪七扭八的,当他想着出去再来一次的时候,小怪倒下露出了他身后的箱子。

 

黄少天简直欣喜若狂。魔王迷宫里出现了箱子必然会爆出钱和极品装备之类的东西,于是黄少天兴高采烈地冲到箱子前面虽然纸箱护腿影响了他的动作。

 

当他打开了宝箱的盖子,从箱子里发出了一道光——

 

特么的谁在箱子里放了个手电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非常愤怒地把手电筒从箱子里拿出来,然后发现了箱子里躺着一把,和他之前弯掉的剑一模一样的剑,只不过这次是PVC做的。

 

黄少天非常想回家。

 

 

他在过五关斩六将走到了魔王房间的门前,手上的剑也从最开始的瓦楞纸皮变成了PVC然后变成了三合板最终形态是不锈钢,身上的高达纸箱装备照旧只不过破了点,估计再打几下就能光荣就义。

 

总之他现在的怒气值已经爆满了他巴不得冲进去和魔王大战三百回合!!!!

 

当他一副大爷就是这么屌的样子一脚踹开了魔王房间的大门,大喊着那边那个魔王快过来和我PKPKPKPKPKPKPKPK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魔王房间里只有一对装备。擦得光亮得像一面镜子的银质盔甲,坚不可摧的铜质盾牌,以及插在最中央的银光闪闪的长剑,剑柄上镶着一颗蓝宝石。

 

……怎么看都和之前几把武器有点像,莫不是山寨的。黄少天这么想着走进了房间里,喜滋滋地想着这不会是不用攻略魔王就可以拿到一堆财宝回去的特殊福利吧,的时候,从武器堆里钻出了一个人,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黑色长袍也乱糟糟的,看起来就是很久没有打理过脸上可以看出很明显的倦意。

 

“找我有事?”

 

黄少天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这货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魔王吧,举起手中的剑指着他的鼻子,“你是魔王吗是吧是吧你是吧,黄大爷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快来跟我打一架快点快点快点!!!不然小心我剑下不留人!!!”

 

魔王冷笑了一声,“用没开刃的不锈钢刀你想干嘛?也太瞧不起我了。”

 

“少废话!!!”黄少天说着一边把身上的纸箱装备全脱了——这些东西太影响动作了,只穿着紧身的布甲直直地看着魔王。

 

魔王城已经近几百年没有人来过了,有传言这个魔王城是整个大陆最难攻略的迷宫,有许多勇者穿着最好的装备也只在迷宫里攻略了不到半天就出来了,现在居然有人拿着自己无聊做出来的不锈钢刀,穿过了弯弯曲曲的道路最后站在自己面前用笔直的眼神看着自己。

 

着实有趣。叶修想着,从武器堆里翻出了一个盒子。

 

“这个魔王城有个规定。”魔王一边说着,一边从盒子里拿出了点什么然后抓住了黄少天的手。

 

“成功攻略魔王城的人,必须嫁给魔王。”

 

 

 

 

 

 

“我屮艸芔茻!!!!!!!!!!!!!!!!!!!!!!!!”

 

黄少天一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就在刚刚他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在梦的结尾,那个全身乱糟糟的魔王在他的无名指上套上了一枚戒指。

 

瓦楞纸皮裁的,大小还刚刚好。

 

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边这么在心里哀嚎着的黄少天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枕头里。

 

那个魔王长得还有点像那个臭不要脸的叶修。

 

为什么连我做梦也要想到他啊,黄少天你有点出息好吗。

 

距离黄少天喜欢上叶修已经有五年了。

 

现在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在国家队的训练营里,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叶修还是喜欢随手逗一逗黄少天然后按了按他快炸起来的毛,在午饭的时候给黄少天点了一叠秋葵炒百合附带一叠叉烧肠粉,在他训练的时候指出不对的地方顺便嘲讽他不能用英文刷屏怂不怂啊。

 

我到底喜欢他哪点啊。黄少天想不清楚,可是就是喜欢。喜欢的要死。

 

就在黄少天一边嫌弃自己的没出息一边昏昏欲睡时,门外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黄少天看了看手机,凌晨两点。

 

虽然很不情愿黄少天还是从被子里爬出来走到门边开了门,打算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质问敲门的那个人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会影响到明天的训练这么严肃的问题,看到了门外站的人时整个世界都被按下了消音键。

 

“还没睡啊。”很难得看到叶修没有叼着根烟,还是穿着国家队的队服外套没有换睡衣甚至穿着板鞋,头发和下巴的胡茬好像也好好的打理过了。

 

黄少天有种不详的预感。他的预感一直都挺灵的。

 

“那啥,”叶修抓了抓头,正准备开口的时候被黄少天捂住了嘴,他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想听到叶修想跟他说什么,黄少天没由来的感到了害怕,却又期待叶修想和他说什么。

 

“你让人说话。”叶修将他的手掰下来然后紧紧地抓在他手心里,顺便拍了拍他的头。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非常重要。”

 

“所以能让我进去吗。”

 

 

 

 

 

 

“诶诶诶你猜你和我说了啥?”

 

“你傻吗不会自己用千里眼继续看吗。”

 

“我凑老叶我跟你说你再用烟斗敲我头我就真和你分手了!你是不知道你那玄晶铁做的烟头打人有多疼我脑子上都快被你敲出个坑来了!真的很痛啊不信我用烟斗敲你试试看!!”

 

“分什么手啊,”叶修将烟斗叩在边上,伸手搂住了黄少天的肩膀顺便喷了他一口烟,“我们可是都结婚了的。”

 

“滚滚滚滚滚一说到结婚就来气!你怎么这么穷啊求个婚都是用纸箱做的戒指谁嫁给你啊!!!”

 

“你啊。”

 

黄少天突然被呛得说不出话了。他只好扑到叶修身上去啃他脖子,叶修也乐得让他弄,一手揽着他的腰准备静悄悄地解开黄少天身上黑色的长袍时,门外传来了挑战魔王的喊声。

 

当叶修不再到处买断附近村庄装备以及降低了迷宫的难度后,每天都有人扛着武器来挑战魔王,叶修有时候也非常火大这群KY总是在奇怪的时候闯进来。

 

黄少天打开叶修的手,脱掉碍事的长袍只留下最容易活动的战装。

 

“少天,当魔王的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他们都太弱了十个勇者都打不过一个你。”黄少天拿起了门边的配件,银白色的剑身上蓝宝石安静地发着光。“上次说好了的要陪我打一架的不许再食言了!这些小兵小将都不够我热身的我去玩一下就回来,你别跑我跟你说!反正你躲到哪我都有办法找到你的怨就怨你那时候把魔王的元神和能力都分给了我一半现在反悔也没用我还不了你了!总之别走啊别走啊!!”

 

没打算走,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全都送给你。

 

叶修不情愿地翻下床,从衣柜里拿出了那套黑红色的铠甲和一把暗红色的伞。

 

 

那么,今天来大闹一场吧。



评论(9)
热度(85)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