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叶黄】论驯服狼人的正确方法【02】

#这章的名字叫如何给未驯服的野兽戴上项圈

#。啊我觉得少天越看越像小野猫,我得去看看动物世界了(

#舔毛的那段如果想到某某BL游戏的某某主角请联系我(*´艸`*)

#这次竟是有3000字被自己感动哭!有史以来单发的最长记录!(表脸

#审到一半就没审啦有错别字记得告诉我今天手癌特别严重((

#写了一个晚上到现在是五点半我觉得我也是蛮拼的(只是单纯的无聊睡不着(

#红色是个人兴趣!我是红色狂魔!

#这样的排版看起来会难受吗(

#其实我还在思考要怎么谈恋爱以及没有啥合适的BGM求推荐><

#我,我去睡觉了_(:з」∠)_






黄少天有在睡前理毛的习惯。狼人族虽不会像猫又族一样把自己的毛理的非常精致,日常最基本的打理也不会少。卸下手甲,带了点倒刺的舌头细细的梳理手背和手臂上的毛。黄少天很享受用舌头梳理身上毛发的感觉,手上传来些许麻痹的快感不由得让他轻轻摇晃起尾巴。

狼人族不喜欢下雨,下雨的天气会让身上并不明显的体毛湿成一坨,也会影响身体的活动。所以在雨季时黄少天总是会特别注意体毛的打理。

“少天还真是好情趣。”黄少天正在用手背理着耳后细细的毛,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的时候,他现在并不想听到的声音骤然从门边传来。

叶修像是刚从王城回来,正规礼服上沾着雨水和雨后清新的泥土味,白色的裤子上也染上了些泥点。最让黄少天不爽的是从叶修身上传来的酒味。

“刚喝完酒的醉鬼就乖乖地滚回去睡觉少来我这边丢人,明天你还有国例会议不怕迟到被国王重罚么。”黄少天停下理毛的动作皱了皱鼻子。叶修身上传来的酒味让嗅觉敏感的黄少天十分难受,仿佛只是闻到就已经要醉了一般的感到了头晕。

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解开了礼服最上方的两个扣子,靠在门框上眯着眼看黄少天。

“我说你……”

“少天,我觉得红色挺适合你的。”

“什……!”

“没什么,晚安。”

叶修扔下一句晚安就转身准备回房间,摇摇晃晃地姿态看起来马上就要摔在地毯上。他替黄少天关上门后黄少天便不意外的在十几秒后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接着是家仆们的惊呼。

黄少天顿时便没了仔细理毛的兴趣,熄了燃油灯便窝进了被子里抱着自己粗大却柔软的金色的尾巴缩成了一团。

脖子上红色的项圈硌着他让他十分难受。

 

距离黄少天来到舞鹤区已经有三个月,黄少天住进叶修在舞鹤区的宅邸已经有两个月了。

 

与喻文州不同的是,黄少天并不擅长应付文书工作。他看着桌上一大堆的文件,以及又有新的文件送过来,他觉得比战场上有十个叶修还可怕。

送文件来的狼人看起来有些胆小,将文件叠在桌上就准备跑,黄少天看着他做贼一样的背影觉得有些好笑。

“诶诶诶诶你回来你回来,说你呢对就是你。”黄少天抬手将走到门边的狼人叫回来,被点到的狼人的耳朵一下子竖得老高,转头看着黄少天。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黄少天。在年轻狼族的心中,黄少天就是他们的战神。金色的毛发威风凛凛,火红的双眼像太阳一般闪耀夺目,在战场上能冷静地找到机会然后毫不留情地刺中要害,而在日常生活中就像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一样与战友们嬉戏打闹。

没有人不喜欢黄少天,也没有人不崇拜黄少天。

“我说啊,一直坐在这边也很累的我也只会打架看文件啊做出改进方案什么的我也完全不会我觉得这种事交给文州他一定非常擅长不过他还在塔里没得帮我,其实我想说的是……”

“我想出去走走。”

 

换上平民的服装后黄少天光明正大地走在阳光底下。许久没有直接碰到过阳光了黄少天恨不得在地上打几个滚再拉伸一下坐僵了的身体。

现在正是准备收成的季节,田间传来了小麦的香味。金黄色的麦粒颗颗饱满压歪了麦秆,在田间劳作的狼人口中唱着收成时的歌,互相吆喝着去树荫下休息,怀中捧着一大捧刚从麦田中割下的麦子,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和笑容。

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变。这里依旧是狼人族富饶的领地一般恬静。

黄少天接管舞鹤区后,人族并没有派兵驻扎,也没有让人族与狼人族一同工作,只有一些有闲情和闲钱的贵族到舞鹤区盖了休假的别墅还在地方法规上加了几条摆着好看的法律,这倒是避免了黄少天在解决两族纠纷时用尖锐的爪子划破人族自以为是的嘴脸的局面。

人族并没有来干涉舞鹤区的生产与生活,狼人族屈居在下无力发起战争,战后的舞鹤区保持着原本的节奏继续与留在这块区域的人民一同生活。碧蓝的天并没有褪色,金黄色的小麦在上缴应有的所得税后仍可以满足人民的日常需求以及供给路过的旅人,族人脸上依旧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这就很好。这就够了。

黄少天在草坪上翻了个身,被太阳晒过的草地散发出一种好闻的味道,软和得让人昏昏欲睡。再翻了个身他就看到一双眼熟的马靴,再往上是白色的军裤、黑色的军官制服,将军勋章别在胸前耀武扬威般反射着阳光有些刺眼。

“少天大人真是好兴致啊。扔下满桌的公务在这里享受生活?”叶修带着轻笑,微微弯着腰俯视着仰躺着的黄少天。

叶修的带着似笑非笑的微笑的脸黄少天永远不可能忘,他就是带着这副让人想一拳揍过去的表情用黑色的战矛指着趴伏在地上的他的喉咙。

叶修笑着的时候,眼睛并没有在笑。

黄少天突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坐起来恶狠狠地瞪着他的双眼。他看不穿那双黑色的眼睛的后面到底有什么。

叶修也不恼,缓慢地蹲下身像是不在他笔直的军装裤上弄出一道褶皱,然后猛地扯住黄少天的领子将他拉向自己,看着骤然变成一条线的瞳孔和用力抓住草皮的手的手背凸起的血管,没由来的心情很好。

“我觉得身为一个人,哦不好意思你是狼人,应该懂得判断身在某个环境中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像一只家畜一般只懂得享受太阳和软草堆。你说是不是?”

黑色的眼睛平静得令人害怕,黄少天不禁咬住下唇别开头,紧紧抓着草皮的指尖深入泥土握着直到指尖无法发力。

“不如从下周开始少天大人就住到我的别馆去吧。在下的别馆比较偏僻,除了清晨的鸟叫和夏日的蝉鸣以外并不会扰到少天大人安心工作,想要外出散心的话也可以邀请在下一同前行,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今后的舞鹤区亦或者是两族人民的友好共处。不知少天大人意下如何?”

 

当黄少天坐在叶修为他准备的房间里的床上时,他将满腔的怒火与不甘都发泄在那个可怜的鸭绒枕头上了。握紧拳头狠狠地揍着柔软的就和打在棉花上一般,不痛不痒,却也无法出气。

他讨厌叶修脸上虚伪的笑容,讨厌他近乎于囚禁自己的口气委婉的命令,更讨厌除了仰着头瞪着他什么也不能做的自己。

战后的狼人族的地位黄少天已经从别的族人那里听说过不少。因为身体条件与体力上的优秀,许多狼人成为了人族的奴隶和取乐的对象,做一些低下的工作以讨好他们的主人,否则迎接他们的只有鞭子,想要反抗却被拔掉了牙齿和指甲,被强行带上的项圈上连着的锁链限制了活动的范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了!!!!!!!!!!!!!”黄少天最后还是打爆了那个枕头,尖锐的指甲不经意地划破了枕头的布料,打在枕头上的下一拳将枕头里的羽毛从枕头里飞出来,细小的羽毛飞到一定高度便向下飘。

叶修进房间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细小的鸭绒从天上落下,慢慢落在黄少天金色的毛发上,金色的尾巴摇来摇去,引起还在空中的羽毛再一次得到动力飘起,再落下。他不禁捏了捏手里的东西。

听见门边传来的敲门声黄少天反射性地立起了耳朵,看到是叶修走进来以后便呈现出一个向下伏趴的姿势,耳朵直直地伸出,尾巴上的毛全都胀起,瞳孔缩成一条线,喉咙里也发出了威吓的声音。

“这么怕我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叶修在离他较远的床的一角坐下,看了看充满警戒黄少天绷得紧紧的背,想伸出手去安抚一下却被打开,锐利的指甲在手背上划出了几道血痕。

叶修双眼一沉,将手中的东西扔在床上后拉起黄少天的一只手把他翻到仰躺在床上,将他的一只手折到背后去的同时一手压着他的肩膀,左膝压着他的小腹,右腿压着他的双腿,力道大得让他动弹不得。黄少天却一点都不像处在弱势一般,嘴咧开露出尖牙,喉咙中发出的恐吓声更加尖锐了些。

“本来想好好送你点东西的不过看起来你很不想看到我的样子,那我只好强硬得塞给你了。”叶修空余的那只手从旁边捞过他刚刚就一直藏在身后的东西—— 一个红色的项圈。

项圈本身没有系好,叶修将他轻巧地环过黄少天的脖颈,其间还被黄少天咬了一口。将软皮革的一端穿过了一个圈,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色的锁将皮带紧紧地锁住。

“当是你的乔迁之礼。这个锁的钥匙只有我有,你也扯不开他。”像是完成任务一般,叶修放开了对黄少天身体的压制坐会床边,并且准确地接住了黄少天朝他的脸挥下的爪子。

“明明清楚自己的处境却始终不肯屈服,该说你可爱呢还是说你愚蠢呢。”

“当我被你用战矛指着喉咙的时候我就恨不得将冰雨捅入你的心脏,然后用爪子将你的脸撕碎。”

“做得到的话就来试试。”叶修放开了他的手腕,表情温柔地帮他揉了揉手腕,手上力气大得黄少天差点叫出声。他整了整因为打斗有些凌乱的衣服,然后看也不看黄少天一眼就走出了房间,关门后传来的细小声音黄少天也懒得去管他给自己上了几道锁。

软项圈是按照他的尺寸做的,刚刚好环住他的脖子,不会勒得他传不过气但是皮革的触感时刻强调它的存在感,提醒着黄少天在现在的处境该做的不是反抗而是服从。

黄少天瘫倒在床上,脖子上红色的项圈硌着他让他十分难受。

评论(1)
热度(31)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