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叶黄】论驯服狼人的正确方法【01】

#为什么游戏宅我要作死开个连载呢(……)

#啊总之,我开了!大概有十有八九会窗(……)能在两个月内顺利写完的话就弄个无料小本本厦门O发一发了!(别信

#其实当初一看到万圣节少天的设定是狼人我就ying了(

#更新日期不定!地名来自于舰娘的服务器!

#具体设定我觉得,嗯,应该能看出来




“将……城主,这是舞鹤地区这半年来的农作物收成、矿物资源和开采进度以及地区的开发情况,请您过目。”

黄少天看着老狼人将一叠文件放在了自己的桌上,烦躁地摇了摇尾巴,老狼人看着新就任的城主一脸不愿意配合的样子,轻咳了一声。

“城主,这是叶将军让您过目的,说是新上任的城主必须清楚自己所管辖的地区的情况,才能更好地协助,”老狼人低下头,不敢看黄少天的脸。“更好地协助帝国发展自己的国力。”

“住口!”黄少天暴躁地拍了下桌子,啪地一声使老狼人跌坐到了地上。老狼人已经年过半百,在人族和狼人族中算是长者,披着较为黯淡毛色的耳朵趴了下来,尾巴也因受了惊吓而夹在两腿中间。

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吓到了老狼人,黄少天扶起了老狼人,作为道歉低下了头。“抱歉长老,我并没有吓到你的意思。长老你先出去吧我会看完这些文件的。”

将老狼人送出了城主的办公室,黄少天团成一团窝进了沙发里,蹭着自己的膝盖。

 

嘉帝国1427年,由叶修带领人族部队攻打由狼人族组成的蓝雨部落,战争历时两年,最终蓝雨部落投降,按照帝国所拟的条约,狼人族领地从此并入帝国国土,狼人族的管辖权归人族所有,赔款十万。

“不知您对这个条约有何见解?”叶修靠着椅背,看着坐在长桌另一头的喻文州。

“有一条在下想不通。”喻文州心平气和地回答了叶修,他的语气无论何时都是平淡的,不会受到外界以及自己情绪的影响。他在努力地抑制自己身为兽族的本性才能不从长桌的这一头跳起,用自己的利爪抵着叶修的颈部动脉。“第12条,舞鹤、须贺、佐世等五个地区继续由狼人族统辖,期待狼人族的各位为帝国的日后建设做出伟大的贡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叶修坐直了身体,手肘靠在桌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由狼人族来管理帝国的土地,作为两族友好的见证。希望狼人族的管理者能对这片土地尽心尽力,为两族的美好未来做出建设。”

喻文州握紧了在桌子下方的左手,兽族锐利的指甲刺穿了掌心,血珠从手掌中渗出再滴落到深色的长袍上。

“只不过……”

“叶将军有什么见解?”

“须贺、佐世、秀特和蓝德四个区的管理者我记得都是些年轻有为的人,想必他们一定能有一番作为。只不过舞鹤区,”叶修稍稍眯起了眼睛,“舞鹤区的管理者已年过半百,不适合再担任管理者了吧?”

“在下明白了,在下回部落后马上安排新的管理者就任舞……”

叶修这时候抬起手打断了喻文州,洁白的手套戴在他的手上怎么想怎么不合适。

“我心中已有了舞鹤区新管理者的人选,不知喻首领是否赞同。”

从叶修嘴里说出的首领怎么听怎么刺耳,现在的狼人族已经是人族的附属种族,本来是狼人族的最高负责人的喻文州现在也不过和其他族人一样。喻文州忍着心中的暴躁,从叶修的口气似乎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出口的语调依旧温和。“愿闻其详。”

“如您所见,舞鹤区在国境线边缘,与其他国家交往密切,天然环境也十分优良,商业与农业的发展较为繁荣。对于舞鹤区的新管理者,我不妨建议您派遣黄少天将军作为新地区的管理者,相信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也会为两族带来繁荣的未来。”

“不知您意下如何呢?”

喻文州盯着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腮边的肌肉发力到酸疼,最后放开了在桌下捏紧的拳头。

“就照将军的意思办吧。”

 

“所以你就在谈判桌上,轻轻松松地把我交出去了,是吗文州。”

当黄少天撑在桌子上质问喻文州时,喻文州站起来走到了窗边。

“少天,你知道,我没有任何选择。”从窗口看向窗外,本该是大片大片属于狼人族的浓绿的森林,现在却因为战火变成一片突兀的荒地,几个月前还有战死的两族士兵的尸体和已经发黑发臭了的血液。

“我是狼族部落的首领,我必须保护我的族人。不接受条约的下场只有一个你应该清楚。”

黄少天很少见喻文州发火。喻文州现在背对着他,双手握紧,从一向温和的语调中却可以感受到他复杂的心情,不甘,却只能像一只狗一样屈服在人族的脚边,狼人族的骄傲在一边倒的战争中被踩得粉碎。

“这么无礼的条约你也不能答应。我们可是狼人,种族的荣耀高于一切,现在却要在人族的脚下俯首称臣,为了人族而卖命,还不如让我去死。”

“我别无选择。”喻文州近乎是吼了出来,“少天你过来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村子,现在我们已经没办法再承担一场战争了。士兵数量没有达到战争前的三分之一,再加上粮草和资金,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的族人有多少你数过么。”

“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战争结束的几个月后硝烟仍是没有消散,战争带来的巨大伤害狼人族已经承受不起,婴儿饿死于襁褓,伤兵因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而死亡,这些事在领地内每天都在上演,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

黄少天了解喻文州的心情,为自己的无能而愤怒而不甘,却只能在人族的腿边摇着尾巴示好。

他很烦。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少天你不能死。”喻文州突然说。

“别因为狼人族的骄傲而寻短见,狼人族需要你。”

“等我们足够强大,足够抗衡人族后,你必定会成为冲在最前方的人。”

“少天,我需要你。”

 

傍晚时,叶修准时来接黄少天去舞鹤区就任。专属一叶之秋的白色战马威风凛凛,叶修则以标准的骑士姿态坐于上方。他纵身一跃跳下马背,黑色的长马靴撞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黄少天将军,哦不,现在应该叫舞鹤区城主,几个月来别来无恙。”

“彼此彼此,叶将军的气色竟是越发好了。”

“可不是,两族人民友好,叶某当然由衷感到开心。”

“那我身为舞鹤区城主,人族与狼人族和平友好的代表,自然不能让叶将军失望。”

黄少天微微屈身,双手交叉于胸前向叶修行了个礼。叶修眯起了眼,抓着黄少天的肩膀让他站直,一边揉捻着黄少天头顶上被漂亮的金色毛皮覆盖的耳朵,一边说道:“我从未祈求过你会头戴百合所制成的花环,肩上停留着白鸽像我走来。”

“但愿你没有。”黄少天转身躲开了叶修的手指,金色的尾巴擦过叶修的腰带,换来叶修一声轻笑。

“如果黄城主没什么问题,不如我们就启程吧。”

 

“我该怎么做?”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平静的脸,尾巴烦躁得拍打着办公桌的桌腿。

“去舞鹤区就任。”

“叶修在舞鹤区有私宅,没有国例会议的话不会离开舞鹤区的。你找到机会便去舞鹤区——叶修的私宅那里看看有没有人族帝国的漏洞,等到时机成熟,我们便举兵讨伐人族帝国。”

黄少天低着头站了一会,便走向喻文州身侧,单膝跪下,左手放在胸前。阳光刚好从窗户照进来,淡金色的阳光将黄少天金色的毛发照得发亮,亮得有些刺眼。

“黄少天,与狼人族的荣耀和骄傲同在。”

评论(2)
热度(28)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