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给亲友的生日贺文

老婆loooooooooooooooooooove!!!!!

专业作死三十年:

*给卡巴脑公公的生日贺文 @霸龙变形金刚卡巴拉 
*设定来自志水雪老师的幻神之家
*推荐下原作很好看的!
*cp全部刷寿星喜欢的
*请谨慎阅读?




1.

尘归尘,土归土,人鱼归于泡沫,繁花归于落泥,纸人归于虚无。

2.

黑暗的看不见尽头的房间,蜡烛的星火摇曳着,没有风的地方,一切都仿佛压抑而沉默着。那个人的烟管飘出了一缕缕的青烟,缥缈而又虚幻。孙翔看着烟管上雕刻的金色花纹,看的有点恍神,不由得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又被烟味呛进了喉头。他大声的咳了几声,那个人又呵呵的笑了起来。
“还在犹豫什么,不是你要的。”
“我这不是在犹豫。”孙翔下意识的反驳道。“我只是怕万一这个跟你家那位一样聒噪该怎么办!”
“咚。”孙翔话音刚落,就听见烟管敲击门框发出了巨响,他下意识的往后一跳,才想起那位话唠可是这位得软肋,碰不得,说不了。
“噢。”他笑得意味深长,让孙翔觉得本来就温度不高的房间又骤然的降了几度。
还是赶紧开门吧,在被这位算计的骨头都不剩下的之前。他一这么想,手上的动作不由的加快了。
木质的门框被他力道有些重的拉开,更深的房间,布满了红烛正在缓缓的滴泪,被烛火明晃晃的照耀下,有个不甚清晰的身影,全身只披了一件白色的单衣。他坐在光洁的地板上,正愣愣的看着离他最近的一根红烛,噗嗤一声,烛芯爆出了新的火光。他歪头听了一会,便回头望向了拉门闯了进来的孙翔。
眼光如同白日的繁星一般,照亮了整个昏黄的房间,明明相隔不过数十步的距离,在他的注视下,却跃进了千里河山。

“不会是哑巴吧……”孙翔喃喃的自语。

3.

不可以乱说去死这种话。
他们这样的人,不可以乱说任何一种诅咒他人的话。
因为言出必行,因为说了就会成真的。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武器,悄无声息,却能刀刀致命。
如此轻易的夺取人性命的死神,必然也会承受最严厉的惩罚,杀人者也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直到有那么一天,出现了可以替代他们受伤的,如同人类一般,却又不全部都属于人的。

纸人。

孙翔看着跟在自己后面,穿着白色单衣,正停下来看着庭院里落花,看的高兴就悄悄的勾起了嘴角的某人。叹了一口气,他抓了抓头发,心里想着叶修肯定是在耍自己,才会做出一个这样的纸人搪塞他。不就是吐槽了他们家那位话有点多而已,何必这样睚眦必报。他哼了一声,制作师了不起阿。
“喂。”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碰到了这位纸人,就会不由自主的放低声音。
“恩?”纸人转过头来,俊美的容貌丝毫不比这一院的春光逊色。
“周泽楷是吧。”孙翔看向这双不待污垢的双眸,下意识的又挠了挠脑袋。
对方听到自己的名字就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话一脱出口,就有奇怪的意味,孙翔在心里呸了一声。又在面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伸出细长的手指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就如同满园的鲜花绽放一般的笑了。
这是什么意思!!!
孙翔仰天痛哭。

4.

叶修衣衫不整的叼着心爱的烟管,盘腿的坐在露台的一角,眼前的粉色小花正纷纷扬扬的落下,如同一场华美的春雨一般。他敲了敲烟管,银灰色的烟灰扬扬洒洒的下落,他盯着能反射出人影的青石板盯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
“不是我说,你也知道,林敬言他的寿命摆在那里。”
“纸人,你作为他的主人应该算得比我更清楚。”
坐在室内,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听到叶修嘴里说出这样的台词,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你可以重新做一个。”男人开口了。
“重新做一个,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了。”玩世不恭的叶修难得的目光深远的回道。
“没关系。我可以让他回来。”
“你这是在玩火,方锐。”
方锐盯着矮几上,青花瓷杯子里悬浮的茶叶盯的近乎出神。
时间像是静止了般,只得听见院子里假山落水的声音。
“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
“不就是玩火,地狱都去的了,何惧这一出。”方锐缓缓的开了口,声音镇定而又一往无前。
“啧啧。”叶修吐了一口烟圈,看着白色的烟雾消散于青空,才又笑了开来。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一个两个都是。”

5.

孙翔现在很烦恼,做为言灵师,他恪尽职守,兢兢业业。不说能出色的完成任务,至少十有八九是广受好评的。虽然言灵师这职业的副作用极大,但是好歹他也顽强的挺了过来。不过现在闹的是哪出?他抓耳挠腮了一会,觉得叶修配给自己纸人使用指南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多配一本纸人翻译手册?
他气急败坏的打电话投诉这个售后服务不够完善的时候,对方还是老样子的笑了笑。
“小周想说话的时候自然就会开口。”
说完这句以后他连一个喂都没来得及喊就就被挂了电话。
孙翔觉得自己是不是欠了叶修很多钱,大概有十几万吧。
不然怎么是这种程度的待遇。
他看向了已经坐在自己家里,正四处打量的周泽楷,开口问“你饿了吗?”
得到的回答当然是摇头。
“那你自便,我饿了。”
“吃…”周泽楷开口。
“对对对。”孙翔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理解错对方的意思,就点了点头“吃。”
周泽楷听到言灵师开了口就走到了厨房,带上了围裙,拿起了菜刀,对着案板的萝卜,一脸认真的神色,下了刀。
“你………”还没等孙翔说出你会做菜这种问题,对方就雕好了不逊色专业厨师水准的牡丹花。
其实只是家常便饭,你何必的想法刚到嘴边,就见周泽楷捧着萝卜花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应该没有对付的办法。
孙翔认真的看着这朵水晶般的花,想到。

于是一顿堪比五星级大饭店的晚餐之后,站起来负责洗碗的孙翔同学,想着等等要怎么跟这位纸人联络感情的时候,却接到了意想不到的电话。
闭着眼睛也能推测是谁打来,做什么的电话。
孙翔听完以后觉得很好,不用想着怎么沟通感情了,直接任务吧。
周泽楷看着孙翔接完电话,就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也站起身来。
“…走吧。”

6.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宛如海上吟唱的水妖一般,不断的引人下坠,直至完全迷失。
孙翔走在充满喧闹的酒吧里,眼神清明的如同黑夜里的明灯。目标人物在纸醉金迷场所的深处。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这无聊的日常下隐蔽着可怕的毒蛇,难缠且至死方休。
审判悄然的进行着,做恶多端的人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今夜月色正好,做一副只属于你的棺木如何?

7.

周泽楷自从诞生之日起,便明白作为纸人这一生,就该无条件的效用于言灵师。这是宿命,是不可逃脱的轨迹。
但是他想选,命运不可挣脱,但是主人他想选。作为被制作出来就出色的不亚于前辈的他, 想选。
“小周想要最强的言灵师吗?”那个人叼着烟管,笑眼盈盈。
“…不…”他摇了摇头。
没有最强,这个肉弱强食的世界,没有最强。不断的有人反超,再堕落。
只有那个人敲着烟管,永远嘴角带笑,站在顶端看着他们。
悲悯众生却又毫不偏袒。
“是…最适合。”
他要选最适合。
如果可以,还要加上最喜欢。

即使等过了一批又一批的言灵师在自己面前出现而后又消失。也在所不惜。

没用的纸人应该消失。
但他不是,他是最完美的纸人。
就应该找到最契合的人。

等过了夏雨,冬雪,等到了那个人不同于人的出现,他身上只是套了一件兜帽的长衫。手腕上的饰物撞的郎当作响。周泽楷透过木窗的格子缝隙,看了出去。就见他大大咧咧的站在那个人的面前,他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意。
他说“叶修,我要一个纸人。”
不是给,不是请,是要。
他说得理所应当。周泽楷听见了,看见了。
感官里充斥着他的表情。
他觉得他找到了。

而如今,清冷的月光下,那人口中一道道的言语命令,像是一道道利剑,直至对方。毫不避让。反噬的伤口在他的脸上绽开一道道血痕,这是代价,孙翔呲着牙,毫无退意。
他想,他真的选对人了。
他眼光一向都很好。
这次也是如此。

8.

纸人治疗言灵师的伤口,有两种方法。
第一,直接用言语命令转移。
第二,通过唾液。

那是一个很轻的吻,像是落花飘于水面般,轻的只泛了一圈波纹便悄无声息的消失。
在体力不支的受伤倒下以后,孙翔看着藏于乌云后的银月,眼里翻江倒海的流转着复杂的光,又消失于一片黑暗之中。
四处的伤口剧烈的痛疼着,习惯就好了。他想。这是代价。
这个世界上哪有免费的东西,只有一物换一物才算得公平。
只不过这次任务不同于往常。他好像忘记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直到那片阴影覆盖在了自己的唇上,他才发现还是有人的。
“你需要医治。”月光下,周泽楷的五官精雕细琢一般的完美。
他发出的声音如同月色一般清冷,但却很好听。
一言难忘。
原来他真的想说得时候就会说话。

那些伤口在他的轻啄下,一个个的变浅,消失。
肌肤完好如新。
“啧。”
孙翔抱怨了一声,他依旧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他看着周泽楷眼里的星光。
开口道“这辈子应该就败在你手里了。”
“挺好。” 他笑。

9.

选择一个最适合的人,来一场永远不落幕的纠缠。
这是言灵师和纸人的故事。
也是他和他的故事。

end


给卡巴脑公公。生日快乐!!!!!超级喜欢你的啦!!!!!希望你喜欢这文!!!!本来想把你喜欢的叶黄和林方一起刷的,但是太长了233333。等明年!!!


ps:关于设定。 第一句就是原作,不用挂我了。 然后 想写大家都穿西装来着的,但是翔翔还是现在这身帅! 然后敬言不可能有事情啦,看过原作的都懂?也不用挂我了。就这样,以上。

评论
热度(25)
  1. 一只水母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老婆loooooooooooooooooooove!!!!!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