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Twinkle × Twinkle

#写给米花巨巨 @葬我以歌 双叶本的G!第一次写双叶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写了……。好难哦抓不稳叶秋大大的性格,然后有些想写的删删改改好多次发现不合适也就砍掉了(哭着

#这只是单纯的兄弟向啦啥都没有的_(:з」∠)_

#名字是翻歌单翻到的(……)写的时候听的都是lovelive的歌画风都不对啦……

#lovelive大法好啊!(重点呢

#就算是讨厌我也不要讨厌这个本子。(那珂脸)米花巨巨和其他人一定超棒的啦我就是来拉低质量的_(:з」∠)_

#一如既往的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废话(



01.

 

叶秋有个无所不能的哥哥。

也许叶修在所有人的心中都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他会让和自己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孪生弟弟帮他顶替掉一切他不想做的事情,最后拿着弟弟的行李与证件一走就是十年。

叶秋也曾经在夜深人静的办公室里骂过叶修,这些本是长子应该承担的责任一个不差地扔到了次子身上,从学生时代不断学习如何继承家业,再到现在的半强迫的相亲。凭什么叶修在外面自由自在他却在办公室里加班?

他很生气。

叶秋放下笔,愤怒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苏沐橙偷偷寄给他的叶修的照片。前几年叶修一直隐藏身份,连名字都是用的叶秋,这件事让叶秋非常火大。叶修几乎没有什么照片,有的也基本上是来自职业选手的偷拍。苏沐橙寄给叶秋的照片上,叶修微笑着抱着挑战赛的冠军奖杯,嘴里依旧叼着一根烟,虽然笑着但不能掩盖住多日熬夜熬出的黑眼圈和满脸的倦容。

叶修有多辛苦,叶秋其实知道的不太清楚。被迫从斗神的位置上扯下来,住在一个破小的房间里当网吧的网管,在网游和身边亲手发掘有用的人才,然后亲手摧毁他曾经充满了希望的队伍。这些叶秋都不知道,他看着照片里这个有点眼熟但是又很陌生的哥哥,他突然很想抱抱他。

叶修现在正一步一步地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他双手捧着属于自己的荣耀,步履蹒跚,但是从不放弃。

叶秋又把照片放回去了。离家出走十多年的人在外面过得风生水起,我怎么能比他差,混账哥哥。

叶修在别人眼里不是个好哥哥,但是在叶秋的眼里,他无所不能。

当母亲不同意自己养宠物的时候,叶修抱起身边脏兮兮的小狗好好地给它洗了个澡,然后再抱着它走进母亲的房间。那只小狗就留在了叶家,像年幼的自己一样黏在叶修身后摇着尾巴欢快地跑。叶秋不知道叶修到底和母亲说了什么,只是那时候叶修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电脑玩只好学习,叶修被告知考了全班第一的时候叶秋气得直跺脚。

当和初中同班同学因为一些小事打起来、带着伤回家的时候,叶修一如既往地嘲笑他弱,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问了那几个男生的游戏账号,在某天叶修耳机里传出几个熟悉的声音骂他不要脸的时候,叶秋非常愉悦地给了哥哥一个苹果。

离家出走只是为了梦想也是为了阻止弟弟不懂事的行为,从三连冠的荣耀顶点一点一点滑到最低端毅然决然决定重来,说赢得挑战赛就会赢即使要斩下他付诸了所有青春的队伍,说赢得赛季总冠军就会赢,然后再一次亲吻他的荣耀。

叶秋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台上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带着明显的倦容与骄傲,双手几乎握不住奖杯,他有点想哭。

 

 

 

02.

 

叶修有个引以为豪的弟弟。

叶秋从小就很优秀。他会按照家里人为他们兄弟规划好的未来走,品行端正,不会像自己一样沉迷于网游还会翘课,成绩优秀,典型的优等生。父母没少拿自己和弟弟比较,做事拖拖拉拉还吊儿郎当的,成绩在中上游晃悠着,晚自习翘课不知道被班主任告了多少次状,差点被父亲拖去狠狠地揍一顿。

这些叶修都不在意。因为他有另外一个世界。屏幕里的另一个世界让他无法自拔,手指按动着键盘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挥舞着战矛刺向对方的要害。那时候叶修甚至中二的认为他其实是游戏角色的在这个世界的分身而已。叶秋小时候还会坐在边上看,双眼紧盯着屏幕上夸张华丽的光影特效忘了手上啃了一半的苹果,长大以后的叶秋似乎进入了反抗期坚决不靠近哥哥,但是有时候会趁着哥哥不在电脑前的时候偷偷摆弄一下他的电脑,模仿着哥哥平时的动作让角色向前走、跑、跳、突刺,开心得整个人都发着光。

发现叶秋想偷偷离家出走是在14岁的一个晚上,那天一向早睡的叶秋熬到很晚,房间里不时传出了乒乒乓乓的响声。第二天他在叶秋的床边发现了一个旅行袋,是去年夏令营的时候特地买的,里面装满了叠得乱七八糟的衣物和一些必要的证件。

或许是被闷坏了又或许是叶家二少爷的消遣。不管怎么样,都被叶修归到了不懂事的行列。于是在当天晚上,他就带着叶秋的行李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叶秋是家里的希望,所以绝对不可以有这么不懂事的行为。

十年后叶修发现叶秋还有想要离家出走的嫌疑时,帮他收拾东西然后一起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离家出走。

春节时叶秋的不请自来让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十多年过去,叶秋长得比自己高了点,腰背笔直,将优良剪裁的大衣穿出了贵族的气质,明明是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却说不出来的陌生。叶修莫名觉得很欣慰,然后他和叶秋说,你这件大衣不错。

该说不愧是双生子,连酒量差这点也一模一样。把叶秋扔在床上的时候叶修自己都晕得直不起身,强烈的眩晕让他不得不坐下,看着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叶秋看起来很正直,没有常年熬夜熬出来的黑眼圈,没有自己懒得理会的胡茬,没有因为不规律作息引起的虚胖,头发也打理得干净清爽,衬衫的扣子包括袖口的扣子也仔细地扣好。叶修想着这样真的不会勒到吗就顺手帮他解开了最上面一颗扣子,顺手也就帮他脱下外套然后盖好被子,像包粽子那样包起来。

他戳了戳叶秋露在被子外面的脸,然后戳了戳他微微皱起的眉间。嗯,没我帅。

叶秋很能干他是知道的,他做什么事都非常认真,连一句玩笑话都会当真,所以他不得不绷紧自己的神经,摒弃不需要的想法。

叶秋帮叶修担了十年长子的担子,这个担子很重,他知道。叶修轻轻地揉了揉叶秋的肩膀,青年的肩膀已经帮他撑起了他的世界。

他以有这个弟弟为骄傲。

叶修停止了对弟弟的蹂躏,然后拿起叶秋的大衣走向了沙发。难得有一晚可以没有任何负担的好好睡觉了。

啊还有啊,新年快乐,然后晚安。

 

 

 

03.

 

“等很久?”

叶修上车的时候叶秋正坐在车上发呆,手肘靠在方向盘上,双手撑着脸。

“也没有。”叶秋看着叶修慢条斯理地系上安全带,掏出打火机和烟准备开始抽烟,伸手抢了他的烟,“车上开了暖气的你能不能别污染空气了?”

叶修撇了下嘴只好悻悻将打火机放进口袋里,看着车窗外好一会发现叶秋一点都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敲了敲仪表板,“多年不见你竟是想和你哥哥我双双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死在车里吗?到时候警方查现场的时候看到俩一样的脸得多惊悚。”

叶秋没打算理他,犹豫了好一会,“就这样走了?不再和别人告别一下吗?”

叶修只是笑笑,然后靠在椅背上。十年追梦,十年荣耀,从高处跌下再爬起,最后由自己的手拥抱梦寐以求的荣耀。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吗。他回忆了自己离家出走到现在的经历,然后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

“走吧。就这样了。”

叶秋非常嫌弃地拍开身边人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益达扔给他,“赶紧吃吃,等等回家的时候爸爸闻到你一身烟味肯定打你。”

“不,是你的益达。”

“你神经病。”


评论(6)
热度(36)
  1. 葬我以歌一只水母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我的!第二篇!G!我亲爱的卡巴巴!爱你!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