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没头没尾的大逃杀paro

#如标题(。

#正事没干我就摸个鱼(……

#打开TXT没想法我就打开了world!!!我真棒!!!!(烦死

@折音 想看的大逃杀paro,然后其他什么我都还没写(……

#微妙的写得非常顺手虽然不是我平时的文风!!!

#。凑合着看咯

#肯定不会有前因与后续的。嗯。

#这样居然有1500你们造吗。





黄少天到达指定区域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他开始清点包里的东西,必要的干粮和水和自己分配到的武器——一个扩音器。

黄少天瞬间有种微妙的脱力感。所有人都想隐藏自己的行踪,消除掉自己的一切痕迹包括气味,他倒好,拿了个怒刷存在感的扩音器?

这个扩音器和平时的扩音器有些不同,全金属制成的扩音器通身都是黑色,橡胶包裹着金属的触感让他有点怀念自己惯用的冰雨,沉重而冰冷的手感让他确认了一个事实。

这个是武器,可以用来杀人的武器。在训练营里发生的一切和在这个岛上都不是梦,这是真是存在的游戏。

弱肉强食,只有在这场残酷的战争里不断获胜才能活到最后的游戏。

 

总之先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吧。

他这么想着,握紧唯一的武器蹲着静悄悄地走到一个利于隐蔽的地方。蓝雨训练营以机会主义者而著称的黄少天非常会忍耐,同时也非常会寻找让自己活下去的机会。

他伏在树丛中,扩音器放在他最顺手的地方,要是有什么动静他可以向一头矫捷的成年猎豹一样猛然跃起,瞄准目标的要害挥下手臂。

不远处传来了军靴碾压枯叶的声音,对方显然佷刻意地放轻了脚步却无法避免发出声音。

来了。狩猎者本能的觉醒让黄少天兴奋起来,带着半截手套的手心微微出了些汗,他兴奋得快要颤抖起来了,舌尖舔过滑过嘴角的一滴汗。

近了,近了,不过不行,还要更近一点。黄少天屈起膝盖,脚尖蹬地随时准备向前奔出。等到猎物到了自己的狩猎范围时,他握紧了手边打的扩音器,脚尖猛然蹬地向前跳出,尖锐的树枝和锋利的叶片边缘划伤了他的脸和衣服。

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看清来人的身份,身体的反应超越了大脑控制的速度,紧握着扩音器的手向下用力挥动的时候,金属与金属碰撞发出了“当”的一声几乎要震麻他的手臂。

偷袭失败后黄少天以左脚为轴转了一圈以保持平衡,压低身体准备进行下一回合的近身搏斗。

 

“少天。”

 

黄少天现在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叶修收了伞,将伞扛在肩上,嘴里依旧叼着根烟懒洋洋地看着黄少天。

“你这欢迎方式太特别了哥承受不来啊,下次换点温柔的?”

“我呸!”好像是觉得现在这个姿势太蠢了黄少天恢复了原来的站姿,没有全神贯注的他仿佛注意到了自己脸上和身上细小的伤痕,随意地拿手臂抹了抹脸,“谁特么要迎接你了我这是准备……”

话说到一半便卡住了。这对于黄少天来说是很难得的。

准备什么呢?刚刚自己像那样突然跳出去,拿着重型扩音器的边缘瞄准别人的头部,然后等待他从头部迸出的血液和脑浆沾满自己的双手和身体么?如果是玩笑的话未免也太过分了一点。

“准备什么?准备杀我?”叶修通常懒洋洋的目光一瞬间变得犀利起来,黄少天甚至可以清楚地感知到他一瞬间绷紧的肌肉。令人兴奋得发抖。

令人战栗的气氛也只出现在一瞬之间,叶修慢慢走近黄少天然后拉住了正准备逃的黄少天的手腕。

“你看看你,把自己搞得这么脏。”

“我靠你以为你自己好到那里去吗?!你说你心本来就黑,现在人也搞得不干不净的真的是从里脏到外从头脏到脚!我不嫌弃你不知道几天没洗过的手就不错了诶诶诶别摸我脸疼……!”

叶修帮他把衣服上和头发上粘着的叶子挑掉以后,温热的指腹贴上了他脸上的细小伤口。还没有愈合的伤口碰到皮肤上的盐分传递给主人的神经麻痹般的刺痛。

叶修把伞扔到地上,双手捧住黄少天的脸,靠近他的脸侧伸出舌头舔了舔耳旁的伤口,叶修的呼吸打在黄少天的侧颈上,撩动着他的发梢。

昨天他们是恋人,拉着对方的手因为无聊的事情争吵,咬着对方的嘴唇不甘示弱地纠缠着舌头和鼻息,扯着对方的衣服留下自己的痕迹,恨不得把对方连灵魂都揉入自己的身体般互相拥抱着。

今天他们是敌人,将背后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中就相当于将背后暴露于死,没有人知道在你身后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是一把能够贯穿心脏的刀。

 

“少天大大,求组队求带本啊,带我装逼带我飞。”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换上他的肩胛骨然后狠狠地咬上他的嘴唇,铁锈味瞬间在唇齿间蔓延开。

 

同盟成立。





真没了(。

评论(16)
热度(39)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