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たよ〜
自我中心,自娱自乐。杂食,女体化是性癖。脑洞超大。
repo属于想到什么就加什么的类型,过段时间点进来可能会加很多东西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少看lft,评论私信可能不会回,仅支持微博寻人。

ふわふわ





*人嘛,死线前最想摸鱼。
*后天早上最后一科,我在这里摸鱼(。
*推特上有提到的梗,本来想让那个谁还有那个谁给我产,最后我自己忍不住了自己摸摸
*强烈谴责那些在推特上给我点赞又不产粮的人!!!!!!!!!(意念
*后面估计会再改改,手机摸鱼我不知道摸了多少,短哦(。




关闭了网络配信的深夜节目后,朔间零从酒柜里拿出一支红酒和两个高脚杯。今天并不是什么纪念日或者特殊节日,只是有种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喝红酒的心情。
他搬出了买回来没用过几次的家庭影院投影,因为放在柜子里积灰之前还被念了一大顿浪费钱,现在一有空就会搬出来看看之前囤积下来的录像和想看的电影。他一边小口嘬着被子里的红酒,另一只手来回翻动CD架上的碟片,想起恋人当时单手叉腰稍微撅起嘴唇的数落和窝在沙发上睡眼朦胧却十分入神地看着喜欢的电影,两种神态的反差让他十分愉快地把杯中剩下的酒喝完,兴致勃勃地寻找恋人会喜欢的作品。

片头曲刚放完的时候,玄关处穿来了小声关门的声音。悉悉索索之后,一脸困倦恋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视角的边缘。
“我回……啊!!朔间你怎么背着我喝酒,还看我之前很想看的片子!!”
羽风薰把包和外套随手挂在衣帽架上,快步走到沙发后面抓着朔间零的头发,微凉的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比起抓更像是在挠着头皮,小小地抗议着。
“抱歉抱歉,一不留神就放了起来。好了,薰君快去洗个澡,然后一起来品味平静的夜晚吧。”
他将另外一个红酒杯注入一半,然后向后仰,将杯子递给身后的羽风薰。随后便传来了别把话讲得怪怪的啊的抗议,杯子被接过,他往后仰着头,从下而上仰望着因为吞咽而上下挪动的喉结和漂亮的脖颈,舔了舔嘴唇。
“那你暂停,我回来以后才能继续看,不,干脆重新放一遍,不管你重头放一遍。”
明显困了的羽风薰用词比平时听起来年幼不少,他扒在沙发上推着朔间零的肩膀,直到他笑着按下退碟才满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深夜两点的家庭影院配上红酒,身边窝着一个硬撑着要看到结尾的小朋友。
羽风薰的腿长,这导致身高差不多的情况下,坐下的时候上半身比朔间零矮些。朔间零在拿起杯子小口喝酒的时候偷看窝在旁边专心的恋人,他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怀里塞着一个丑丑的抱枕,那是朔间零在整蛊节目里拿到的,半张脸都埋在抱枕里,迫于困意比平时更明确的双眼皮,根根分明的睫毛下是随着映像色彩频繁变化着的灰色眼睛。
朔间零伸过手,软软地揉着恋人刚刚洗完吹过后软软的金发,发丝填满了他的指间,发根抚过他的掌心,就像柔软的鹅毛。他悄悄一用力,羽风薰便顺从地将脸贴上他的胸口。
“薰君要是困了,我们改日再看?”
“嗯…………不要。”
从鼻腔中发出的困得舌头都绕不过来的浓厚鼻音和轻微的吐息隔着衣服软绵绵地敲打着朔间零的胸膛,他挪了挪头,不知道是在摇头抗议还是在撒娇。
他一边轻轻拍着羽风薰的背,一边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也快进入了尾声。
在片尾曲的前奏流入的时候,羽风薰突然把怀里的抱枕往朔间零怀里一塞,双手捧住了朔间零的脸凑近。
因为困意染上了一层水汽的双眸,因为光线咕噜咕噜变换颜色的双眸,现在只映着恋人红色的双眼的,带着些粉色漂亮的灰色双眸。
随后带着红酒甜香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头有些晕乎乎的。
羽风薰窝在沙发里,假装专心地看着电影。
在经过一天紧凑的日程之后,深夜广播实在有些累人,开门的时候眼睛都差点闭上了。
回家后不像样地对着恋人撒娇瞎闹,抱着反正那个人一定都会接受的奇怪自信。
酒很好喝,是从阿多尼斯那里拿到的高级红酒,明明不是什么节日和纪念日,喝起来还是挺像那么回事。
他没有喝多,竟觉得有些微醉,腿软绵绵地垂在地上仿佛踩在云层中,脑袋里也仿佛塞满了棉花一般软绵绵的。
他想蹭进朔间零的怀里,平时从来不会这么想的,虽然没对他讲过,羽风薰其实意外的喜欢清早在朔间零的臂弯中睁开眼睛的瞬间。
朔间零拿着高脚杯,他那双手也许是为了高脚杯量身定做的,细长的手指捏着细细的杯柱,玻璃制品竟是反射出了水晶的光芒。他的双唇一点一点的抿着红色的液体,自称不能饮血的吸血鬼优雅得看起来真像中世纪童话中的高贵魔物。
虽然不知道血的味道,但是我想知道他嘴里红酒的味道。
好想接吻。他没由来的那么想。

被摸头的触感一直以来都非常讨厌,偶尔会像顺从的猫一样蹭着他的手心。被轻轻地揉着头顶,仿佛嘴里被塞了一块云朵一样的棉花糖。羽风薰配合着朔间零手掌的动作倒向他的胸口,装作顺从的样子。
偶尔这么撒娇一次也好吧。却忍住了在他胸口狂蹭一顿的冲动。
他还是晕晕乎乎的,最后一段的剧情完全进不去被棉花塞满的脑子里。
于是在片尾曲的前奏流入的时候,羽风薰贴上了那两片柔软的双唇,将这近似于本能的冲动全都怪罪给和自己嘴里无二的柔软的红酒味。

评论(6)
热度(46)

© 一只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